返回列表 发帖

是故事就有开始2

也许是时间模糊了记忆,也许是穿越时空的时候,改变了历史,总而言之即便有一万种开始,它的结局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现在的自己.历史具有顺序性,不具有可逆性!历史是健忘的,所以在时间面前,一切都是不值一提的!跟本不应该拿现在的观念去评论任何一件过往的事情,也许在现在看来,那过往的惊天动地的,一返常规的大事件,在当下今天只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有一句话说得挺好:历史预先原谅了一切!所以我们还执着什么呢?德兵就对这一句话深信不疑,比如说各种媒体不断在宣传,同志们那,千万别忘了那个国家当年对我们同胞禽兽般的行为,我们要痛恨,我们要铭记!骗他妈谁呀!那面国家领导之间都握手言欢了,我们这些草民还掐个什么劲啊!德兵在回忆过往的时候,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那开始竟是那样的单纯,所以他从碎片中又再次的拼凑出了另一个版本,一个更象是自己的,更接近真实的另一个版本.
在对外服务的合同中明确的规定出交货的时间,如果逾期哪怕只有一天或一个小时,只要分针跳过了零晨十二点属于了第二天,也都会按照违约处理,处理的办法当然是扣除部分的服务费,所以为了让一批货能够准时的交出,加班在这里是司空见惯的,经理把合同交给厂长,厂长再把任务责任下放到各班班长由班长控制着各班的生产量,班长再次把任务责任下放到个人,谁完成了当天的任务量,谁就可以回去睡觉。这一天,裁断班五男外加二名女外援正在埋头苦干,班长一语“那姑娘是来找谁的吧?”大家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抬起头,站在眼前的是一位身体颀长,头发不长,但是鬓角很长的姑娘,她刚刚来这里一个星期左右,与这个班组人员之间没有来往,谁也闹不清她究竟是来找哪一位的。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答案不猜而破,她径直的走向德兵,欲语先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这笑容象天使一般。德兵并没有用过闭月羞花,沉鱼落燕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四大美人如何如何。但是他在一部译制片《天使在人间》里目睹了天使的美丽跟圣洁。而她们的笑容如此相似。她的名字叫秋萍,一个星期前跟两个朋友一同来到这里。
“你几点能下班?”她微笑着问。
“大约还得半个小时吧!”德兵回答。
“那我等你!~”
女外援之一黄莉一直注视着他们的一颦一笑,试图记清他们的每一句对话,就在她观察的时候,她突然的发现在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一股言语道不出的魅力,这种神秘的东西足以让他的身边的女孩认为会有很多女孩会被这种魅力所迷住,所以做为他的女朋友而言没有任何安全感!还记得当初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感觉他就像一个大哥哥,很会照顾人,常会说一些什么注意安全那,多穿一件衣服呀之类的话,虽然他很少笑,但却对自己如老朋友一样,那时自己真的对他很有好感,却深谙一个道理:他的魅力远远大于自己的吸引力,所以他是危险的,她得出一个结论:他只适合做朋友,不适合做情人!
在回往寝室不远不近的途中德兵同秋萍平行的走着,太阳已经被黄昏后的黑暗吞没了,接班上岗的是道路两旁的街灯,街很静,只有两个人脚步的沙沙声。
“我发现,你每天都迟到,为什么呀?”秋萍打破了沉默。
“因为吧我没有表,前些日子当窗户的影子到达床尾的时候,我就起床,到了单位正好准时,一来二去,我就养成一个习惯,睡省了张开眼首先得看那影子到哪了,最近呢,我依然按照那个习惯起床,可就是不好使了,每天都迟到,后来我才整明白,感情季节变了,影子也跟着变那。。”德兵显然是在开玩笑,还假装一本正经。
萍附和着笑了,“懒就说懒吧,还说得这么好听!”
“如果你见着江白,你就不会再说我懒了,我每天梳洗完毕后,这哥们还在床上打呼呢,为了叫醒他,我可是用尽了办法了,有的时候我得给他唱一首《国际歌》:起来,饥寒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德兵说到这还象模象样的唱了一段,“有的时候我得给他来一段盆碗交响曲:叮。。当。。噼。。啪。。;有的时候我得给他来一招美人计:我就对着窗户喊,哎兄弟,楼下有一美少女,低胸低腰,长发披肩。。嘿嘿,说来也怪,前两招跟本就不好使,那两嗓子和那点噪音只能把楼下的大妈弄醒了,然后被她隔着门披头盖脸的臭骂一顿。当用到第三招,这哥们象他妈过了电似的一下从床上蹦起来冲到窗前,哪呢哪呢/”兵一说起来涛涛不绝,但这时秋萍已经忍俊不禁,清爽的笑声打断了他的话头。
“首先说你那《国际歌》唱的还真有点水平!就那破罗嗓子还真有点苦大仇深的味,你是不是在旧社会里要过饭,或者给富人开过车门?再说你那盆碗交响曲可就不怎么地道了,那哪是交响曲啊,活象是两口子打架,一点旋律都没有!最后说你那美人计,是不是你们男人见了漂亮姑娘都这个样?就跟狼见着羊了似的,两直冒绿光那,我都能想象出来你们扒着窗子那色咪咪的样!”她说的话还真不留情面。最狠的是脸上还保持着迷人笑容。
“秋萍同志,你跟男人没有仇吧!你对我们男同胞明显存在着偏见!你不能一棒子打死一群人那,是,我们当中是有一条鱼腥了一锅汤的现象,但毕竟也有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同志嘛,是吧?比如说我吧就不是你说的那样。美丽的东西人人都向往,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我只把美女当成是一件艺术品来观赏,观赏,这词语用的多好啊!有许多崇拜艺术的人都去观赏文艺复兴时的作品《大卫》,当中有男的也有女的,你不能说因为《大卫》一丝不挂,就说这些女观赏者是色狼吧/”德兵回击道。
“对于你所做的事,你总是能找得到许多理由,所以你是危险的!所以你应该是一个十足的会说谎的人!”萍喜欢从谈话中推论一些结论,兵好象还没习惯这种谈话方式。
“你等我就是为了挖苦我和挤兑我吗?”兵问。
“当然不是了,我来到这里见到你的第一感觉是什么,知道吗?”兵听后疑惑的摇头,她又接着说道“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好象在哪里见过,你的模样和你的的笑容都是那么的熟悉,时间久远的象是一千年以前,而来到这里似乎是我们早就定好了的约定!”
兵听得有点傻了,半张着嘴说“看来我是被洗脑了!”
萍接着刚才的话茬“在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中,我们就这么遇着了,而走在同一条街道,也许这就叫做缘分吧!对了,大兵!你相信缘分吗?”
“我相信天堂,因为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位天使!”
德兵想也许女孩都喜欢用缘分二字来给两个人相遇加上一个浪漫的光环,因为女孩子都应该是向往浪漫的,如果你把相遇简单的说成就是相遇,那么你将打碎了一个女孩的纺织的梦,秋萍的话让他想起了不久前文小可对他说的一行话:人生是戏,不容采排,相逢是缘,分手只另一种安排!她们把人们改变了的事,和无法改变的事都归功于那两字,也就是说冥冥中早已经注定好了的事,你是无法改变的。这就有点象是信祖的人们在吃饭之前做的祷告,感谢祖赐予我们食粮,感谢祖赐予我们欢乐,感谢祖赐予我们一切一切!一句话就把自己的辛勤劳动一笔勾消。说到这里,下面文小可也该出场了,她是我们故事当中必不可少的角色,没了她,就没有故事可言。
文小可躺在床上,身边堆了一些书籍,有《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服装设计〉〈红楼梦〉〈欧也妮,葛朗台〉,她随手将自己的日记拿在手中,被泪水湿皱了的那业呈现在眼前,上面隽秀的写着:等待我们的是___________一场分离
我们背靠背坐着_________狠狠哭泣
然后两颗心那,重新漂泊,还得孤寂
再也找不到当年奋不顾身爱的勇气
落花飘飘啊聚散依依
相遇时愈美丽__________此刻愈凄迷
然后留下了一个没有色彩的世界
我重新粉绘, 我还得继续
有人说这只是两面皆负的一次战役
你说这只是成长中的必须经历
我说这不过是没头没尾的一段游戏
这是千喜年那年,文小可大学毕业时她写的一首诗,当时她的男朋友为了出国深造,结束了他们之间长达三年的恋情,在文小可看来,大学里应该有一场轰轰轰烈烈的爱情,因为大学里都在玩着同一个爱情游戏,游戏的规则是不给对方束缚,不给对方承诺,如果谁玩够了,只要你开诚布公的说一声,就可以抬腿走人。文小可认为最重的是过程,谁在乎结果呀,既然可以潇洒的来,就可以潇洒的走,谁掉一滴眼泪就不算是女人。可是数千年来,没人真正搞得懂感情二字,就拿文小可来说吧,好哪有徐志摩来的洒脱,她可以潇洒的来,却没能潇洒的走,分手的那天,哭得简直成了泪人,身体抖得如风中的叶子,之后好象是大病了一场。一周没见面的同学见了面愣是吓了一跳,说她憔悴的简直成了李清照。三个月后在写这首诗的时候,思绪依然象潮涌般一浪一浪袭来,好不容易筑起的防洪大堤,顷刻间崩塌,这被眼泪浸湿的诗就成了她对那段感情永远的祭奠。后来她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终于憋出了一条出路:要想忘掉上一段感情,就得展开一段新的感情。二00一年的时候,她就职来到了这个对外服务工厂。
就在文小可在过去的时光里徜佯的时候,帘外有一串脚步声愈来愈近,直到近前,小可放下日记。掀开床帘,站在眼前的是一直同自己姐妹相称的黄莉。
1

评分人数

缘分,感觉...有的时候蒙蔽很多人的眼睛

TOP

哥们,故事还真不少呢,哈哈

TOP

太好了。支持沈阳的哥们。

TOP

缘分,感觉...有的时候蒙蔽很多人的眼睛
疯和尚 发表于 2009-11-14 17:32


有很多人愿意被之欺骗,哥们。
你不吗?/?呵呵

不以为累的朋友,待续!!

TOP

哥们,故事还真不少呢,哈哈
疯和尚 发表于 2009-11-14 17:32


还有很多呢?哥们!!
挑战你的耐心!!

不以为累的朋友,待续!!

TOP

太好了。支持沈阳的哥们。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09-11-14 20:32



我的前进少不了战友的扶助!1

不以为累的朋友,待续!!

TOP

提读。辛苦了我的朋友!

TOP

提读。辛苦了我的朋友!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8 20:08


读者同样辛苦!!欣喜你的再次到来!

不以为累的朋友,待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