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是故事就有开始5

事隔一日,小可同德兵一起阅读好长时间,室内的莹光灯将大厅燃成白昼,疏不知窗外已经是日迫西山,天色黄昏,待两人决定离开,踱步走出市图之时,天空已被淡墨轻轻涂了一层。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两人依然保持着安全距离,更确切的说是朋友距离。两人只是沉默着,一直到公交终点。而这里距离他们的寝室还有不远不近的几公理的路程,当然德兵在回忆的时候闹不清具体几公里的数字,那是因为如果跟江白一起走,只需半个小时,而跟小可一同走的时候,至少需要一个小时,而且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走着走着彼此的鱼尾纹增加了几条,走着走着,彼此的头发白了几根,走着走着,互相搀扶着,走着走着,走不动了,一块停下来歇一会。小可低声音细语的问“德兵,这两天有什么收获吗?”
“受益菲浅!”
“那分享一下吧,我在这里洗耳恭听了!”依然低声音细语。
德兵站定了脚步,将一只手抻向了半空,目光凝视着手抻去的方向,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去那荒街上惆怅,飞扬飞扬飞扬,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飞扬飞扬飞扬,啊,她身上有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住她柔波似的心胸,消溶,消溶,消溶,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德兵的目光回到了小可的脸上,轻轻的拉起她的双手,轻轻的说“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德兵,和我在一起,是注定了悲剧的!”她躲开了迎面灼灼的目光。
“为什么呀?”
“因为我喜欢悲剧,我总觉得我所过的生活就是一初戏,我就是这里的主角粉墨登场,而挺多的情景还来不及采排就要试镜,比如现在,如果你知道了故事的结尾,你还会看下去吗?而戏的终了之处,又有几个是圆满收场的啊!-----德兵,你觉得结果重要吗?”她这样问。
“切,八十年代的人习惯于说‘早知结果,何必当初。’从这里不难看出那个时候的人们的观念是结果是很重要的,打个比方说吧,组织派给人一个任务要求你一个月去完成,一个月后你回来,组织要的是你的结果。如果你没有完成,组织上跟本不听你说的什么理由,那么你一个月的努力就等于零。但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如今最流行的说法就是只在乎过程,不在乎结果。”
“那你怎么看等离别?”她又出一道题。
“离别有离别的美,如同相逢,这一瞬间,终将成为人生里别样的书签。如果放在我的身上,我会好好的享受那种状态,千里搭长篷,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们从来都只是过客而已,在你的故事里是,在自己的人生里又何尝不是?在浩瀚的历史当中,没有永远的聚会。--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千万不能让大兵认真了,因为他认起真来还真他妈挺认真。
小可似乎还沉在刚刚那段话里没拨出来,等到六神归位了以后,骤然的鼓起掌来“说得真好!我刚刚想把记下来。大兵,没想到,你是这样冷静啊!”
“冷静,词语恰到好处呀,别人只会说我冷寞。”
“兵,那你觉得,我们附和最终牵手的条件吗?”小可低下头看着被拉着的双手。
“我懂得你的意思,你比我还要冷静!切!谁在乎呀。你不是喜欢悲剧嘛。因为《罗密欧与朱丽叶》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是,《罗丝与杰克》也是。如果你不反对,我就在那戏里的跑一回场。”大兵认起真来还-----真他妈挺认真。同时也放开了她的手。
“那我们做个游戏吧!一个爱情游戏!”小可提议。
“爱情本身就是一场游戏,一场勇敢人的游戏,好,你说吧!”
“游戏的内容是我们扮成恋人,而游戏的规则是我们有半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内我们要投入,而期限一到,我们就跳出来,谁也不许耍赖,记住玩游戏最基本的要求是---遵守规则!怎么样?”
“没问题呀,谁怕谁呀!”
“那玩游戏最基本的规则是什么?”
“耍赖呀!”大兵双目圆睁,胜券在握的样子。
“什么?”小可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微笑着。
“嘿嘿!遵守规则。知道了。--切,谁在乎呀!”

在寝室里的下铺,角落的位置,江白在忘情的弹唱“我只能一在的,让你相信我,那曾经爱过你的人,那就是我。在远远的离开你,离开喧嚣的人群,我请你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而对面安静倾听的人正是王漪。庆龙,小齐,高风,李强在打扑克。这是室内唯一的消遣方式,而每每在这个时候,都是群情高涨。“你妈B,上环儿啊,那样的话,大贡不就是哥们的了吗/”“操你妈,你那两尖要是不掰,他那两壳儿能他妈活吗?你个老臭!”“少他妈的废话了,来,给哥们上根儿烟!”江白凑了过来“也给哥们来一根儿。”他接过对方递过的烟,点燃后深吸一口,吐在对方的脸上“刚才谁说要上环儿,嘿,哥们可是半个妇科大夫呀!”庆龙推了他一把,“去去去,别在这起哄,回去陪妹妹去吧。”龙把声带拉紧作出女人声唱道“小妹妹唱歌,郎奏,哦哦,哦琴。。”其它三人一同附和“郎啊,咱们两是一条,哦,哦,哦心,啊!”“变态”江白撇下二字回到原来的位置。那四个人哄笑。
“你们说什么呢?那么热闹?”王漪问。
“没说什么,别理他们,那是几个病人。”
“是不是说我了?”王漪追问。
“啊,啊,他们说,说,说我们两跟本就不合适,他们说我长得一幅流氓像,而你呢斯斯文文的,这就好比一只羊呆在一匹狼身边,其结果无疑有两个啊,”江白卖起关子。
“什么呀?说呀。”
“第一呢,就是羊被狼伤害了。”
“那第二呢?”
“第二呢,就是狼,把羊伤害了。”
显然得到的答复没能令自己满意“切!我不干,怎么就是羊受伤害了,应该是这样,狼呢,遇见羊之后,突然觉得肉不好吃了,哎,就想吃草了,于是他们就在无边无际的北方大草原上一起啃草,一起唱歌,过着快乐逍遥的日子。”她晃着可爱玩皮的头。
“真浪漫!-----------妹妹你童话故事看多了吧,?”
“怎么,不可以吗/”
“可以,只是,,,所有的童话故事都如出一辙,结局都是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但我也搞不懂了,为什么那么巧,王子遇到的一定是公主,而公主往往又是被王子解除魔咒。如果公主遇到的是乞丐,那么还会有那样的结果吗?”
“会,只要他们真心相爱。”
江白看着她那坚定的目光“真不想,伤害到你,打破那么一个晶莹的梦。”
这时从上铺传来庆龙的喊声“江白,肖许那傻B哪去了?”
“跟张彬彬压马路去了。”
“这傻B,一天就他妈知道泡妞。”
“江白,德兵哪去了?怎么一直没见他人呢?”
“我在这呢,怎么一天没见想哥们了?”德兵迎声推门而入。
“操,谁他妈想你呀,你也不是大波妹,是秋萍那丫头想你了,来找你两次了。也不知道你死哪。。。。。。。”他的话语嘎然而止,瞥见了小可在其身后娉婷而立。

回头看看也不错。  

TOP

回头看看也不错。  
年幼 发表于 2009-11-19 13:26


葡萄酒的韵在于,
喝下后,
合上眼,
回荡!!
呵,真哥们,还能回头看!

TOP

呵呵,区区也同“混子”学下——
葡萄酒的韵在于,
喝下后,
合上眼,
回荡!!:o1

TOP

葡萄酒的韵在于,
喝下后,
合上眼,
回荡!!
呵,真哥们,还能回头看!
懂诗的混子 发表于 2009-11-19 13:58


呵呵,果然行家里手哇.

TOP

呵呵,区区也同“混子”学下——
葡萄酒的韵在于,
喝下后,
合上眼,
回荡!!:o1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04



呵呵,兴会兴会,
         哪里哪里?

TOP

呵呵,果然行家里手哇.
年幼 发表于 2009-11-19 20:10


呵呵,三脚猫功夫,懵人的!:o8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