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是故事就有开始6

德兵来到了秋萍的面前“你找我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你明天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想让你陪我去上街,也没找到你,,,,,我去了两次,你都不在,我还在那和王漪一起听江白弹琴来着,后来,,,也没等着你,我就走了。你去哪了呀?”秋萍娓娓道来。
“海!他哪会唱什么正经的歌呀,见着姑娘就唱十八摸,一边唱还一边动手动脚的,说,他占你便宜没?”
“没有,哪象你说的那样啊,他的两只手都忙着呢,这只手按这边,这只手按这边。嘴里还唱着,在说他也不象是那样的人啊?”秋萍比划着。
“切,人不可貌相啊,这哥们准备了一个四十倍的望远镜,知道干什么的吗?就是为了偷窥对面楼里的姑娘的,知道人心险恶了吧,那,,,这小子看你了吗?”德兵疑神疑鬼。
“看了,看了好几眼那。”
“完喽!这还没占便宜呢?吃亏喽,不过,没关系,为了给你报仇,明天我得看王漪几眼。”“切,臭美!你们男人之间是不是喜欢互相抵毁呀?”秋萍问。
“互相抵毁?这哥们也说我什么了?”兵反问。
“说了,说你,朝三暮四,见异思迁,说你,古怪孤僻,独来独往,说你水性杨花,卖弄风骚,,,,”
“行了,这是说我呢吗?”兵笑了。
“对了,还说你脑子有病!总而言之,举出你十几宗罪呢。哎?。。。你怎么还笑得这么灿烂呀,你当这是夸你呀?”
“我对于别人的嫉妒早已经习惯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明天要去上街是吗?好,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准备好了,到寝室来找我。陪着美女上街,是我至高的荣兴,来抱一下,回去睡个好觉,明天见。”德兵双手轻轻的揽过秋萍,然后放开,秋萍向自己的寝室方向走去。
“对了,回去告诉张彬彬一声,离肖许远点,那是一个有老婆的人。”德兵向她的背影喊去。
“她知道,他有老婆,她说这叫玩火,刺激!”

太阳照常升起,依然如火盘一般挂于空中,依然毫不吝啬的将光芒洒到开发区的每一个角落,依然温暖的飞进沈辽中路二0二—二,二楼的男寝。高风说过,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就表示着进入了新的一天,新的一天就有新的希望,我们应该以新的态度来对待新的一天,我们不能活在无休止的循环之中,那样的话我们就失去了生存的动力,因为人最难过的生活就是没有希望的生活。如今已进入秋初的时节,北方的秋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天空显得是那样明亮高远,有几丝浮云在那里闲荡着。
江白将德兵推省告别:“德兵,那几个哥们都出去了,我也要去广场了,就剩你一个人了啊。”
德兵张开腥松的睡眼:“啊,你去吧,我今天也上街,也许会去找你。那个,,,,肖许,昨天回来了吗?”
“没有。”
“这孙子,还真玩火呀。”
“什么玩-----火?”
“啊,跟你没关系,你走吧,老子还得睡一会。”

当德兵与秋萍二人行经金店的时候,秋萍提议进去看一看。而德兵不解其意“我们不是去买衣服嘛,到这里干嘛呀?”
“让你看看所有的女孩都喜欢的东西。”说着将他拉了进去。
“你看哪个漂亮?”萍指着柜台里的戒指问兵。
服务员主动热情的拿出了一枚,向二人推荐“这一款是刚到的新款,上面嵌有非洲的钻石,有很多结婚的新人都选了这一款,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它象征着永恒,象征着永远不更渝的是你们彼此的心,永远流传的是你们爱情的传说。。。。。。”
“那你帮忙算一下,这一款得多少钱?”德兵打断了她的推销。
“4000。”
“行,我们就选它了,不过不是现在,过些日子等我们定好了日子我还会来的。”
出了金店秋萍笑着问德兵“我们什么时候定日子呀?”
“那得看你了?哪天我带你去咱家认认门,没事,别怕,丑媳妇儿总得见公爹吧,然后我再去你家,见见我老丈人,陪他喝两盅。。”德兵说得象真事一样。
“呸,臭美。”秋萍挽着兵的胳膊向服装城走去。
到了服装城,秋萍在选一款T-SHIRT。服务员热情的介绍:“这衣服一穿,老漂亮了,今年就流行这样的款式,这个颜色也好,这天穿出去不热,你先穿上试一试,衣服得试,光看看不出来,一上身,哎,就漂亮了。”
萍从试衣间里出来,“怎么样,德兵?”
“不行,这衣服一穿,当时你就小了好几岁,也就十八吧。这哪能行啊。”
秋萍笑了。“就是它吧。”
服务员见此生意已成,想进一步推动一下“这款式也有男款的,你也来一件,情侣装,多好啊?”
“情侣装,嘿,那是处对象的小年青的事了,我们过时了,”德兵反驳。
“你们也不大呀?”
“不瞒你说呀,我们的孩子都两了,老大要是领来,都会叫你姑姑了。行了,媳妇儿,咱两走吧。”

将时空转到开发区路边的一个IC电话旁,小可拎起电话“喂!妈,你们还好吧?”
对面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小可呀,我们挺好,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你在那边怎么样?适应吗?”
“还行,这里的人对我都挺好。生活比家里苦了点,但挺有意思的,”
“上大学那会一个礼拜一回家,那会妈都不放心,现在第一次自己在外面住这么长的时间,你得方方面面都要注意啊,如今这坏人可多了呢,社会治安也不好,晚上下班的时候,别一个人走,找两伴,好有个照应,啊。”
“嗯,我有伴,而且是个男的,你放心吧,妈,”
“那你干的活累吗?厂长对你怎么样啊?”
“不累,我是检查员,一天就那么点活,厂长在我爸的面子下对我也挺好的。好了,就说这么多了,给家里报个平安,你们二老要保重啊,然后给姐姐带好。再见了,妈妈。”

将时空再次转到广场,江白凑到了一个比自己大了些许的年青人身边,“哥哥,我见你多少次了,我在这边弹琴,你在那边变魔术,有的时候我看你这边围一群人,你的技术还真不错,把那帮人懵得一来一来的,都自愿往出拿钱。。”
“过讲了,我也见过你弹琴的,弹得不错。我就是爱好这个,平时上班,休息就过来玩一会。”
“哥哥,那你能教教我吗?”
“行啊,不过我有个条件。”
“我能作到就行。”
“你教我弹琴作为交换。”
“好,一言为定。”

将时空再次拉回到原来的位置。德兵同秋萍走出了服装城大厅,秋萍笑嘻嘻的说“你可真能掰,谁和你有两孩子了?不行,你得给我澄清事实,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谁还敢给我介绍对象了?---在这,就当着大家,你得说清!谁让你信口雌黄了,你得对你说的话负责!”
“这么多的人,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会认为我脑子有病呢。”兵哀求。
“你脑子本来就有病。你要是不说,我就在这哭,就说你对不起人家了,---我可做得出来的,”见德兵没什么反应,突然一声尖利的声音划破长空,几个人向这里投来异样的眼神。
德兵马上扯着嗓子做出回应“公告,--公告,站在我身边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和我有两个孩子,啊,不是和我有两个孩子—”然后低头小声的问萍“那是和谁有的那两孩子呀?”
“去!和谁也没有。”萍打了他一下。
“对,现在和谁都没有,啊,现在和谁都没有,特此公告。”兵偷偷看了她一眼,诡异的笑了一下“不过,将来会有的!”
待秋萍明白过味的时候,兵已经跑出五步以外了,萍向他追赶去。追赶的途中,瞥见路边漂亮的水晶饰品,于是就蹲下来讨价,兵这时也已返回。于是萍双手捧起刚刚买的苹果,“送你一个礼物,水晶苹果,因为我叫秋萍,秋天的苹果,你看到了它,就会想起我。”

再次生产的车间里机器轰鸣,所有的工人都在埋头苦干,挥洒着不值钱的汗水,社会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矛盾,从小在课本里就教育说“社会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在小的时候还真信以为真了,老想干点粗活累活,为祖国的建设,社会的和谐,贡献一些力量,也等着哪个领导能象周总理握着时传祥的手一样握一握自己的手。当第一个享受着自己所带来的劳动成果的人说自己傻子的时候,哥们就认为他的思想素质不行,没有达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境界,哥们没有别的说的,只有用行动去感化他也。当第三个第五个都这样说的时候,哥们立刻照了照镜子自言自语的说‘这可能是事实吧。’德兵用如雨的汗水,来换取微不足道,只可以偶尔挥霍一次的薪水,不得不感慨,同时也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能力,只是一条泥鳅,掀不起什么大浪。社会的发展总是以穷人的劳动做为基础的。当你站在资本家的角度上,你也希望他们能给你创造更大的剩余价值,毕竟谁也不是慈善家。挥金如土的人往往是一无所有的人,而有一些积累的人大多会知道,钱不是抢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而是一分一分挣来的。直到现在,德兵依然记得汪厂长开长发言的丑恶嘴脸,吊着三角眼,嘴角夹着一些唾沫‘我们定的工资标准是很标准的,经董事会再三研究最终决定执行这个工分制度,大家有时间可以看一下,中国什么都缺,就是劳动力不缺,随便的贴一张招聘启示,都会有三五百人来应招,我们大可以扒拉着选。所以呀,请面前的每一个人都要珍惜这个难得的工作机会,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学习,我们这个厂生产的都是出口的东西,这就不同于国内许多产品,糊弄糊弄就行。要求我们严格的把好质量关。。。。。。。’
黄莉从办公室的方向径直的走向文小可“小可姐,汪厂长有事找你,叫你马上过去。”

小可敲门。
“进来吧,”小可踱进门内。汪厂长接着说“请坐,小可,喝水吗?”
“不必客气,厂长您找我有事?”小可回应。
“啊,是这样。你呢刚来的时候呢,是你爸爸将你送来的,你还记得吧?--我们也谈了一会。后来他提到了一个和平税务的人叫钱广生。老钱那是我的老朋友了。既然是朋友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那么朋友的女儿,我自然得多关心关心了。更何况你爸在临走的时候还一再的叮嘱要我照顾昭顾你,我能不上心嘛,给你安排那检查员的活,还行吗?”汪厂长语重心长。
“多谢汪厂长的照顾,那工作挺好的,正好跟我学的也对口。”
“那就好,好好的工作,啊,别去想的。论辈份呢,你得叫我汪姨,汪姨可提醒你啊,在处朋友的问题上不能随便的呀,那不是儿戏呀,知道吗?”汪厂长接了一杯水放在了小右的面前。
“汪姨的意思是?”
“还跟我绕弯子,我都听说了,说你跟那个叫德兵的人在交往,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想想?啊,我特意的翻过他的简历表,他什么家庭,你什么家庭?啊?他什么学历?你什么学历啊,啊?爱情呀,不象你们年青人的眼里那简单,就是你爱我呀,我爱你呀的。它得门当户对,明白吗?汪姨今天可提醒你了啊!!-----”小可呷了一口水没有言语。“我还不怕你笑话,汪姨年青的时候就犯过这样的错误,那会儿,老三届下乡,我呀被分到苏家屯的一个农村,当时就以为是一辈子扎根农村不回来了呢。我就跟一个当地的农民相爱了,可是后来政策变了,可以返城了,我的爸爸说什么也不同意我把他给带回去,说两种世界的人,怎么能有相同的人生观,价值观呢?再说把他带回去,他也没工作,他干啥?不象我组织上给分配工作。后来呀,我就知道,爸爸的不开情面也是为了我好,知道吗?我今天说了这么多,也不知你听懂没,总而言之也是为了你好。----我说这些也不枉你爸爸的嘱托呀。回去好好想想吧。啊,你要是没事可以回去工作了。”
“谢谢,汪姨了,我会想清楚的。”说完,小可起身走了出去。
1

评分人数

    • 年幼: 1 + 50 兑奖分 + 50 分

还是把它看完了。

TOP

还是把它看完了。
年幼 发表于 2009-11-19 13:28


必须得看完,不看完,不乐意哟,呵!!

TOP

区区同“汪姨”学下...:o17

TOP

区区同“汪姨”学下...:o17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07


跟她能学到很多东西哟!:o8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