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如此颓废1

我不知从何说起,妈的。真的不知从何说起。我模仿着塞林格的语气。略有些不知所措,略有一些歇斯底里。我的笔此时像枪一样沉重,虽然没让我干掉天真烂漫的孩子,和初为人妻的少妇,我总觉得老人即使死掉也无所谓,你们也许跟我一样有着这样罪恶的想法。这种想法真是该死的罪恶。生命于每个人的权利是相等的。我要捡起的是内心里最深沉的东西。然后干掉它,这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我们曾为之在十字路口惊惶的张望,我们曾为之得到又失去的感伤。我们曾为之在河央向彼岸和码头默默的卷恋。我们曾为之失去了即将失去的和已经失去的所有。我们曾为之在繁华又奢靡的都市七彩的霓虹下面踯躅。人不知去处,心不知归处。我们成了迷惘的一代。
真正的生活在河对面,明天起我开始筑船。我留得一头蓬乱的长发,以至可以扎成一个马尾,但我并没有,我觉得男子扎辫子并不合适。三天才会刮一次胡须。自已租了一间三楼并没有装修的单间房间,如果你随时去,都可以发现菜盘里堆着没有洗的碗,和床上卷着的被子。我并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才形成的习惯,我安逸其中。在我闲下来之前,我在殡仪馆做合同工。那是一个该死的事业单位,里面是一些熟悉的犊子们的脸孔。那里面从来不缺少战争。食堂管理员因为胖子多吃了单位两碗饭,对胖子高吼着“滚出去!”工人们因为奖金晚到了一个月时间,而暗地里叫骂着会计。销售者因为厂家提供的灰色收入而对异已力量不可一世,骂爹骂娘。这些人成为犊子的缘由是主任就是一个地道的犊子。我不愿提起小学生都懂得的上梁不正的道理。我厌烦那里面死人般的气氛。我渴望自由。我渴望上路,因为我还年青。这就是我,最重要的一点留在了后面介绍那就是:我!神经兮兮!
我购得一只黑色钓鱼帽,总是将眼睛遮盖在阴翳里,以逃避和别人老套的寒暄。我真的背起鱼杆,驾驶着老式太子125向河边开去。排气筒里的嘣嘣的响声直叫人兴奋。穿过曲折的乡村道路,后面扬起的尘土随风飘散,久久不绝。鱼并不是频繁上钓,因为我的技术差得可以。不远处的老人白发苍苍,精神矍铄。他似乎和我一样孤独。我就那样坐着深陷在靠椅里,听了一阵子水妖的歌声,徒劳的等候昨天戏水的候鸟。太阳好象一下子照进了我的心里。在它面前我能有什么秘密?我在它面前无声的讲述着我于过去的怀恋,和对未来的憧憬。也试着问过它这河水究竟流了多少年?里面藏着多少个草长莺飞的故事? 白发老人把杆放在架上托管,凑到我的身边声音慈祥的问:“小兄弟,看样子不象是专程来钓鱼的吧?”我故弄玄虚:“让心情裸浴!”
白发老人跟上一句:“而且始终是一个人呐!”
我没好气的答:“在享受孤独!”
白发老人象是被逗笑了:“小兄弟,不用上班吗?”他递过来一支香烟。
我点燃后悠悠的说:“弱肉强食,奉承谄媚,我做不来。有个朋友说,如果你改变不了这个社会,就让这个社会改变你吧。我跟这个社会干嘛过不去啊?还是各安其事吧。”
白发老人说:“听上去好象你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啊,真正的生活在河对面,虽然有河这个障碍,但去不去由你自己决定。”
我思索着他说出的话:“什么意思?”
白发老人狠狠的吸一口烟:“你放弃了生活,所以生活放弃你。”
我把被风吹凌乱的长发向所面捋一捋,轻轻的嗫嚅:“人需要自由,性灵的自由。”
老人向河里取了一把水,蹲到我的身边。和气的说:“珍惜身边的朋友,因为他们来生也许不再在身边。珍惜身边的敌人,因为他们来生也许不再在身边。天下至柔弱莫于水,而能胜坚强者亦莫于水,而它能适于每一个苛刻的形体跟环境。游刃有余。”
我抬起头,望着老人,苍发如丝,纹似刀雕。我问了一句:“你是来钓鱼的吗?”
白发老人,爽朗的笑了:“兄弟,你能告诉我,我来干什么来了吗?”
我回答:“悟道!”
老人蹒跚的离开了,不断的摇头显得有些无奈,我可能是他唯一见过的不可理喻的青年,他的谈话让我摸不着头绪,我想对于他,我的也是。他简直就是一个老水妖,我认为我判断对了,他和我一样孤独,在躲避着什么,在寻找着什么。我对着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的他的背影的方向,喊:
“明天我开始筑船!”
1

评分人数

很好!  问好朋友!

TOP

难道哥们要去大航海吗?

TOP

很有思想,难得大才!问候了!!

TOP

给人感觉不错 个别的话语里 有的会让人无奈 有的让人心疼 有的让人心伤...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