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虎妞(四)

虎妞(四)
  

                     
  
  婚期定下后,虎妞和猪先生开始为结婚而操劳。结婚和虎妞想象的不同,不是只要两人穿着婚纱来到教堂,在牧师的主导下,在朋友亲人的祝贺声中,牵手走到一起就万事大吉。结婚前还要很多准备,新房、各种新生活必备的物品、酒宴所需的蔬菜、糖果、酒水、当天接新娘的路线、汽车、伴娘、媒婆等等、、、、、虎妞只感觉到地转天旋。


  结婚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座新房,以虎王的势力,在自己控制的范围内建造新房是件小事情,但虎妞和猪先生感觉结婚是两人的事情,一切由自己创建才有意义,才值得回味。建房需要的树木、石块、泥沙、茅草。房子要坚固横梁是关键,根根横梁要百年的大树才可,百年大树如此粗壮对于虎妞和手无束棘之力的猪先生,砍伐就是难题,正在他们一筹莫展之际,猪先生的学生们出现,一个个喜形于色,眼里还隐藏着一丝俏皮,大家使了个眼色,猴子强蹦到愁容满面的师父和虎妞面前,不停的变化鬼脸,用尽一切办法,虎妞面容依旧没有一丝变化。猴子强贴近师父耳边私语。猪先生起身,牵起虎妞的手,优雅的摆了姿势,开口唱:“妞儿妞儿莫忧伤,哥哥就在你身旁,所有问题不用想,安心作你俏佳娘。”虎妞被猪先生搞怪的舞姿和走调的歌曲逗乐,微笑再次从脸庞跃起,放开心怀安然等待婚期的来临。

  离婚期还差一天,虎妞的心情难以表述,兴奋、忧伤、盼望、惧怕种种情绪混杂。粉纱帐,绿帘缦,摇荡不定的紫藤千。藤桌藤椅藤闺床,边抚摸,边回想,点点滴滴眼前晃。幼年的虎妞被病缠绕,感冒发烧三天一次,两天一回,让爸爸妈妈分外苦恼,传言藤条可抑制病菌的侵袭,虎王立传为女儿打造一副藤制家具,连窗帘的垂帘都是藤条编制的。说也奇怪自从藤家具的移入,虎妞的身体慢慢康健,爸爸妈妈笑侃虎妞就是藤仙子转世人间。

  屋角紫藤千边的那盆盛开的雪莲,是虎妞十二周岁时第一次独攀高山之顶,在悬崖峭壁边发现的。那是虎妞第一次看到莲花,莲的高洁、莲的雅净让虎妞爱之忘己,让她不顾安危险,向陡峭石壁挪去,虎爪紧紧抓住岩石缝隙,用尽全身吃奶的力气,拼命向亭亭玉立白色莲花靠近,就在虎妞抓住雪莲,兴奋将其拔起的那一刻,身体重心失衡,飘飘摇摇向万丈崖谷坠去,就在此时妞还紧衔那束雪莲,颤立闭目,借香激力,空中乱舞的手脚在惊慌中抓住一根树枝,此时暗中追随的虎王赶到,轻跃其身,伸手抓住妞之颈鬃,拉到山上平安地带,摇头笑看喘吁不已摊到在地的虎妞。“你为此花丧命值得吗?”虎王问,妞站起身来严肃地说:“为达目的不惜一切。”虎王一把将妞举到高空连连把虎妞上抛,高呼日:“这才是我虎王之女。”

  这院墙,这扇窗,那口井,那座房。虎妞边抚摸边回想,不知不觉来到爸妈的居所前,退鞋拾级而上,推开那扇熟悉的门,首映眼帘那宽大低矮的铺满樱花的蹋蹋米,小时候虎妞最喜欢在此爬上爬下,在蹋上翻滚跳跃,妈妈身着粉樱和服,笑立一旁。虎妞的母亲族籍东京,虎王年轻时英俊潇洒,爱慕者很多,为了抗拒父母之言,皇族的门当户对,在一个无月无星的黑夜,跳过一层层岗哨,走出那个禁闭的宫殿。越过一座座山,趟过一条条河,在一个开满樱花的山坡,看到一位桃艳若樱的女子,面绯腮红眼若夜晚最亮的星,最是那低头羞涩的一笑,拨动虎王千万人无法触动的爱情心弦。弦动心沸,虎王不顾国界,不管路途的遥远,不理飘流时自己的寒酸,为了追求心爱之人,踏入那无人敢进的异域虎境。不知是虎王的真诚让樱公主感动,还是虎王的英俊打动樱公主少女之心。虎王用他那勇敢,以一胜百的雄霸之气,面对劲敌的无威无惧的精神,让樱公主的父母看到此虎非俗流之辈,不讲求一切礼仪,一个简单的婚礼,成就了虎王一见钟情的异域恋情。虎妞和猪先生的婚姻之所以虎王痛快同意的原因,也和这段情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连。

    虎王在家和在外犹如两人,外面的虎王威风凛凛一派王者之范,在家中慈祥温柔,虎妞从小到大未挨过父亲的一个指头。对虎妞的母亲樱公主更是倍受宠爱,连虎妞也自愧不如。院落房屋每一处都有樱花,或花瓣,或树叶,或枝桠,或片片凋零的樱花雨。只要樱公主所到之处都有樱花相伴左右,最爱的是母亲头顶那朵仿真的樱花簪,记得虎妞二周时,被其艳丽的粉色所吸引,将其别在自己辫梢,被父亲发现后将樱花小心的摘下,并严厉的斥责了一顿,虎妞为此伤心的窝居闺房一日未出。最后在母亲带领父亲的哄逗下,才恢复原状,依在母亲怀中问端详。原来此樱花簪是东京虎王遗传下来的一件吉祥信物,母亲每当想家时就看此簪,以簪来寄托自己对故乡的思念。花还在,人依在,妞却要离开。扑在樱花雨的被上泪如花纷至沓来。妞之母亲樱公主不知何时走入,轻轻拍抚虎妞背:“妞不管你去往何处,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园,有时间常回来看看,爸爸妈妈爱你如前。不要害怕,猪爱你之心,林人皆知,有目共睹,因为看到了你幸福的未来,我们才会如此爽快答应你们的婚姻,相信自己的眼光,如母亲一样,嫁给你父那时的流浪汉,却给自己带来了一生的惊喜不断,幸福无限。别再哭泣,小心明天成为肿眼的新娘就不美丽了。”哈哈笑声震响林间,引来寻查归来的其父——虎王,三人同室而卧,让虎妞在出嫁前再次重温儿时的娇宠。

  窗外月如盘静静悬,偷偷张望。虎妞面带笑容放松的睡眠。两侧的虎王、樱公主相对无言,泪水在交流的眼中跳动,半喜悦,半心酸。半安慰,半担忧。手越妞之头,交结紧缠,沉默无语一切都在这滚滚流动的暖洋中倾洒泄露。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吧!~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论坛主的回复很精典,恰到好处的说出当时人的心境。{:1_263:}

TOP

竹子以"物"喻今,很有教益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