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虎啸龙吟传(一)---初学写武侠小说(此为初稿,尚在修改补充中....)

虎啸龙吟传(一)---初学写武侠小说(此为初稿,尚在修改补充中....)

文/欧诗漫

    “答答...驾...驾....”远远的传来粗矿的男子打马声,官道上络绎的路人,连忙往路旁躲闪,惟恐不及。黄尘漫卷下,一骑青衣劲装奔驰而来。又一阵黄尘漫卷下,古道上留下一个渐远渐逝的模糊的黑影.....

      “吁!....”手中缰绳紧勒,骑下的汗血宝马迅速收停住蹄帮。这,就是宝马和一般普通马的最大区别吧?纵身飞跃下马,一刀把缰绳一摔,没顾上守院侍卫的喏喏恭敬,径直往里奔去,院子里传来梭梭的练剑声。

     “老爷,...”静立在回廊里,双目注视着庭院的两个丫鬟,被突然回来的一刀给吓了一跳,惊声道。“嘘!”一刀禁声使了个眼色,丫鬟们缓缓退下。一刀看着眼前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可人,不禁轻轻的摇了摇头。冷竣的眼神,流露一抹一闪即逝的柔意。嘴角挂上一丝浅浅的,几乎就不能察觉到的笑容。不苟言笑,是一刀这么多年来的形象特征了,一刀早已习惯也早已麻木了。就连管家老王头,都不记得一刀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老王头,在这个家呆了大半辈子,从父辈开始,就一直忠心耿耿的鞍前马后的持管着这个家。甚至在当年,这个家风雨飘摇的时候,主人要将他们遣散,老王头苦苦跪求,誓要风雨同舟。虎啸庄就是他此生唯一的家,庄主就是他唯一的亲人。这么多年来,老王头看着一刀呱呱落地,看着一刀早年丧母,看着一刀被父亲送走,又看着一刀曾经丧父时眼中的怨恨和痛苦。老王头对一刀就象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又怜又爱。

      棱角分明的脸庞,一双炯炯大眼布满血丝却格外锐利,颧骨微高,虽一副风尘仆仆的样貌,却丝毫也掩饰不了当年的逼人英俊。唯一让人不能接受的,就是右颊那道从眉梢到下颚处那条疤痕----黑红的疤,象一条蜈蚣弯弯曲曲的伸长着脚,纠结在一刀那原本俊俏的脸蛋上,疤痕的背脊上突起的地方,亮亮的泛着幽红的光。

      五年前,英俊潇洒的一刀携婀娜貌美的霜雪,凭借一身的好本领,仗剑走江湖。一刀身材伟岸,步履沉稳,一把虎啸刀刀法快如闪电,刚劲有力,蕴涵杀机,变化无常。霜雪体态轻盈,一柄龙吟剑舞的是风声四起,刚中带柔,柔中又隐藏杀机,两人刀剑互补,很快就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刀剑双侠。

      可是就在那伏虎坳,就在那个秋高气爽,枫叶透红的伏虎坳。一场鲜有人知的绝世比武,改变了一刀的一生。风景秀美的伏虎坳,注定是一刀受挫的地方。收到挑战书的时候,一刀看着伏虎两个字,脸上的肌肉就不由的颤抖:伏虎,伏虎,顾名思义就是他这把虎啸刀受挫的地方。心,紧了紧。极不自然的看完,却又不能拒绝的回复了送战书之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谁早就一语概括江湖人所有的无奈。江湖中人,能与一名最出色的刀客做生死较量,是每一位刀客剑客一辈子最大的追求,哪怕为此付出生命也再所不惜。伏虎坳一战,一刀知道是一场生死决战,是一场无法摆脱的决战。为此,一刀留下了这道深深的疤痕;为此,一刀从此将虎啸刀刀封了;为此,一刀嘴角不再挂有笑容;为此,一刀誓言绝不.....每每念及此,一刀脸上那道巴痕就不由的抽动,心就如刀绞,身体就象是负荷不起的往下瘫......

      痛苦的呻吟声,惊动了霜雪。“刀,刀,你怎么啦?...刀!”霜雪飞奔上前,剑回剑鞘,抓住一刀的手臂。苍白的脸孔!霜雪看了,心疼的紧紧抱住一刀的头。只有她才知道,这个外表冷酷坚强的男人内心那脆弱的一面。只有她才能,真正的去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去生去死。伏虎坳一战到现在,整整五年了,一刀始终没能走出来。霜雪半跪在地,尽量的让一刀静静的依偎着,静静的,静静的。

      谁说英雄就一定是坚强的?此时这个半瘫在地的男人,就是当今武林独步,声名显赫的虎啸刀客---赵卓。当然,现在也没有人知道赵卓这个名字了。从伏虎坳一战后,江湖上就少有人知道赵卓这个名字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刀”了。“一刀”顾名思义就是因为一刀脸上的这一刀痕了。

      那次决战后,一刀象变了一个人,不再象以前那样神采奕奕。伏虎坳一战,到底谁胜谁负,没有人知道。对手是何方神圣,也无人知晓。这,也许将会是一个永远尘封的谜。霜雪和家人只知道,那天的黄昏,院门外的天边,霞如血染,一阵狂风席地卷起落叶纷纷,一刀步履蹒跚的出现在街口,右脸颊从眉梢到下颚,鲜血斑斑,大滴大滴的砸落,头上的发颉散落,凌乱的在风中飞舞,缎面长衫也褴褛不堪,手中的虎啸宝刀被拖在地,在青石铺造的街道上划下一条弯曲的痕迹。还没到院门口就口喷鲜血,扑倒在石阶上......



此为初稿,尚在修改补充中......

待续

好!待续。。。

TOP

唉,别耽搁了正事{:1_256:}

TOP

唉,别耽搁了正事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8-10 00:45



    知道,这点诗漫还是有分寸的。谢行大哥!

TOP

好!待续。。。
云随风 发表于 2010-8-9 17:58



    问好云!{:1_248:}

TOP

莫非是跨下马,掌中刀!手拿一对擂鼓翁金锤!?

TOP

莫非是跨下马,掌中刀!手拿一对擂鼓翁金锤!?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8-10 21:26



    ?几个手!?

TOP

?几个手!?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8-10 21:27



    ???

TOP

回复 8# 欧诗漫


    哈哈!!!!

TOP

回复  欧诗漫


    哈哈!!!!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8-10 21:34



    晕!  呵呵  问好人情

TOP

回复 10# 欧诗漫


    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侠的世界,就是百姓对实现的不满的理想!

TOP

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佩服诗漫,从此看到进入作家行列的你。{:1_248:}

TOP

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佩服诗漫,从此看到进入作家行列的你。{:1_248:}

TOP

世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佩服诗漫,从此看到进入作家行列的你。
风雨竹 发表于 2010-8-13 16:23



    呵呵     竹子这样说就不好意思哦
诗漫只是闲时瞎整着玩的

TOP

虎啸龙吟剑(二)

文/欧诗漫

    朦胧中,眼前一迷离。晃动的身影若远若近,依稀听到霜雪带着哭泣的喊叫声:“刀,刀,你醒醒呀….”

    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空荡回旋在上空。一刀吃力的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爱妻。头似欲裂开似的,一刀举起左手,四指合并,在额头上用力的拍打几下“啪啪…”眼前除了多了几颗星星外,头还是那么的刺痛。

     一旁的霜雪,一整夜衣带未解的守侯着,身怀六甲的她体力所不支,却又不放心家奴伺候,一心倔强的守侯着。这时听到一刀的掌击声,一下子迅速的“刀,你醒啦!  吓坏我了…..秋菊!秋菊,快给老爷端水来….冬梅,快去厨房把李妈炖的参汤端来…快!! 麻利点!.....”刹时家奴们,张罗的张罗,奔走的奔走,一下就象炸开锅似的.....

    “雪儿…,站起来,我看看…..”一刀喝完参汤,稍觉精神,忘记自己才从昏迷中醒来,就迫不及待的让霜雪站起来,给他看看他尚未出世的宝宝。

    “讨厌…还没怎么成型呢!都还看不出来呀?”

     霜雪娇嗔一句,脸红到了耳朵根子上了。“来嘛。就看看。就看一下,好啦,乖雪儿!”一刀也有几分甜腻的语气。嘿嘿…没想到平时不苟言笑的一刀,竟然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霜雪略带几分羞涩的站了起来,紫色的双襟长纱衫,紧围着那略显臃肿的腹部,凸起小小的小山。

   看着霜雪腹部凸起的地方,一刀不禁探手轻轻地抚摩起来。一颗生命开始孕育,这,这就是我一刀的孩子。这就是我赵家的血脉。体内涌起一股激动“我终于要当爹了,我要当爹爹了~”一刀有一种想要抱起霜雪的冲动。无奈,连日马不停蹄的奔波,体力有所不支。

     一刀伸出的手顺势探在霜雪的脉象上,惊觉霜雪左寸脉如盘走珠,滑凝有致。心下大喜:这明明就是一男胎的脉象。一刀自幼精通阴阳风水歧黄一术,脉理功夫当然不亚悬壶开业的大夫。

    欣喜之下,“雪儿,你立大功了。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做爹爹了”一刀言语失措的抱紧霜雪。是呀,成亲这么多年了,两人一直就渴望能有个孩子,不,不是一个,而是一群。可是,上天却早早的给他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这么多年来,霜雪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一刀心里是多么的渴望,却不敢给霜雪施加任何压力。他爱她!尽管他也爱小孩子,可是他却更爱她!

    “傻冒!还早着呢。这次可不许你再离开我了,我要你陪着我,我要你陪着我们的孩子,我要我们一家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霜雪撒着娇,她实在是太想他了,相思的苦总是时时煎熬着她。

      闻听到霜雪的话,一刀脸色煞白,心,又揪了下“对不起,雪,对不起。我….”心里内疚了千万句,却始终说不出口。五年之约!今年就是第五年了。我该等到孩子出世吗?我能等到孩子出世吗?我该怎么向雪儿说呀??

     “刀,你回答我呀…”沉醉在一家恩爱幸福中的雪儿,抬起头看见一刀的脸色,立马从怀抱里坐起来“刀,你怎么啦?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说呀….说呀…”急促的语气,迫切的眼神,一刀不敢面对。他能怎么说,他该从何说起?......一刀用力的摔摔头,意欲将所有的事情甩出脑海“对!现在还不能告诉雪儿。不能影响她。绝对不能!”

    “我没什么。雪儿,让你一个人呆在庄子里,是为夫的不是。为夫答应你,等咱们的宝宝出世。好了吧?”念及要当爹了,一刀的心坎就甜蜜蜜的。这时候,一刀就精神抖擞了。不知道是参汤的原因,还是.....

     “记住你答应了,可就不许反悔哦。拉勾!...”雪儿稚气的伸出右手的小小指.。“拉,我拉…”看着雪儿一脸的粉嫩,那秀目粉靥,顾盼生情,一刀全身沸腾。无法自控的俯头吻在霜雪的红唇上,霜雪半推半就中,欲迎还拒。春情的欲火,就如同那干柴烈火,一燃即旺…

     待续....

TOP

区区没看错{:1_258:}

TOP

请蛤蟆老弟后台操作下.此帖可以分章节立专集了.

TOP

越看越有意思了。。。。

TOP

区区没看错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8-13 22:49



    行大哥好!

TOP

越看越有意思了。。。。
云随风 发表于 2010-8-16 02:10



    问好云!  感谢支持/!

TOP

虎啸龙吟传(三)----续

文/欧诗漫

      看着身边的霜雪-----丰满白莹的胴体,玉体暖香四溢,睡态慵懒娇酣.....眉若远山,不画而黛;唇若红樱,不点而朱.这一刻,一刀的心,再一次恻恻的酸楚了,眼底泛起一阵热潮,泪水在眼眶里打滚.好一阵鼻子发酸,"嘶~"一刀用力的吮着鼻涕,强忍着泪水滑落.轻轻地拉上滑落在旁的锦被,满腹心事的下床,走到隔壁厢房。

      室内布置的雅洁朴素,墙壁上挂着霜雪字迹娟秀的屏轴,矮几上置放着一架古筝。

      看着看着,眼前闪过曾经的一幕幕,曾经花前月下的一幕幕:月朗星稀,或漫步月下,或弹琴调筝,或品茗奕棋......可是,为什么一切就不能长久?为什么会有个五年再战之约?五年呀,在这个五年里,一刀没有勇气再拿起那把他赖以成名的刀。

      究竟是什么,让这个驰骋江湖的英雄如此呢?心魔?

      西侧墙边的架子上,排着成堆的书卷画轴。在这里,他们常常对月吟唱,和诗作对。

      东侧,正中央的上位处,雕花的檀木架子上,摆放着那把虎啸刀。旁边就是一刀那满架子的武籍珍藏。----当然是除了他赵家的祖传秘籍。檀木架子纤尘不染,一直以来,霜雪总是小心翼翼的打扫着。虎啸刀,那把武林中人人觊觎的神秘圣刀,就在这,被明黄的锦布遮罩着。

     一刀走过去,站在刀架前,久久的没有动。几欲又缩,良久,良久......最终,他左手颤抖的掀开黄锦布,右手轻轻到抚摩着暗铜色的刀鞘......

     象是做了个最大的抉择一般,一刀蓦地操起刀,抽出来。“铛!......”刹时一道银光乍现,明晃晃的刀身,发出一声清脆而又略带沉稳的声响,余音清绝不断。

     远天边暗淡无光,仿若蒙上一层灰色的薄纱,清风徐徐的吹拂着,院里的紫蔓藤轻轻的摇曳着。一刀霍霍的挥舞着虎啸刀,刀起藤飞扬,刀落星漫天,飞洒阵阵绿雨。“嘶嘶...咣!......”兹兹的劈刀、刺刀声响彻天空。满天的昏暗,被一刀一刀的撕裂。一刀酣畅淋漓的尽情挥舞,往日的柔情蜜意,将不久的劳燕分飞,一刀的思绪再一次乱了。“咳! 杀!...”铿锵的声音,发泄着心中的烦闷。

      风,停了。不敢肆意撩拨他心中的愁绪。

      空气,窒息了。被刀劈撕裂的伤口,尽管很疼,却也还是不敢流露半点不满。

      一刀,一径歇斯底里的发泄着.....

    “啊!~.......”“轰!”随着一声斯竭声,院子里那棵碗粗的桂树,应声而倒。刹那间,桂花满天飞,飘飘洒洒,桂香弥漫着整个院子。-----不,不是整个院子,是整个庄园。甚至是整座清乐山!

      看着漫天飞扬的桂花,看着抛溅满地的树枝,看着飘洒满院的落叶。一刀,全身虚脱的跪倒在地。左手肘撑在地上,右手的刀插进了青石板上,头,耷拉的顶在石板上,肩头不住的抽辍着。谁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心,有多痛。谁也不知道此时他的表情是什么样子.....

     只是,远远的,飞檐四翘的亭子里,站着一个无比孤独凄清的身影。

    “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一个无奈的摇头,一种莫名的心酸,一份难测的迷惑......自从看到,眼前那男人眼神中那丝一闪即逝的隐痛。霜雪的心里,就好象有着某种预感似的,也有着说不出的压抑和不解。

      “他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他一定是有很大很大的难言之处!”我该怎么帮他?我能帮到他什么吗?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如此?霜雪倚靠在亭柱上,就象当年一样。

        当年,霜雪就是如此倚靠着亭柱,看一刀身手敏捷的舞刀挥剑。

        当年,霜雪就是如此倚靠在亭柱,听一刀轻逸洒脱的弄笛吟唱。

       可是,如今。是什么让冷竣爬上一刀的脸庞?是什么让忧郁填满一刀的眼眸?

       霜雪的心,揪着。她好想好想冲到一刀面前问个明白。她好想好想......可是,她却什么也没有做。她不能再在他的心上撒盐。她不舍得!她不忍心!可是,可是.....一个一个困惑涌在心头。她,还是默默地走回房间,静静地躺在床上.......

未完,待续.....

TOP

回复 19# 欧诗漫


   诗漫好呵,辛苦了 !区区回复的有些迟了,还望见谅{:1_258:}

TOP

回复  欧诗漫


   诗漫好呵,辛苦了 !区区回复的有些迟了,还望见谅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8-20 21:51


问好行大哥!  
    诗漫岂敢相责?哈哈  也有些日子没来了

TOP

虎啸龙吟传(四)

文/欧诗漫

    发泄完,一刀拖着疲惫而又几近虚脱的身体,回到西厢房。横匾上钢劲的书写着“风雅居”三个大字,烫金的字体显得分外的显眼。红漆房门微掩着,窗棂上的窗纸,彩蝶翩翩,颜色却不再似往日艳丽。一刀把刀擦拭干净,依旧小心地摆放在檀木架上,用黄锻布遮盖好。

    慢步来到西侧,一刀站在窗前,不舍的抚摩着矮几上的古筝。眼前浮现出,雪儿那甜美的笑脸,耳边回荡着雪儿悠扬的唱腔......以前的种种,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雪儿,雪儿....眼前,全部都是雪儿。一刀不禁轻滴泪珠,一颗一颗,一颗.....砸落在弦丝上,发出轻微的弄弦声。仰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眸紧闭,硬是将难言的心酸合着泪珠儿吞落下去。

    一刀转向书案,铺开宣纸,搁上墨砚。浓黑的墨,散发出柔和的、香香的古墨味,在石砚中聚集了小小的一洼。一刀提起狼毫笔,饱蘸墨水,挥毫写下"虎啸龙吟"四个字。端详了好一会,猛然间,将笔一掷。顿时,狼毫落下,砸落在石砚中,溅起点点洒在宣纸上,麻麻点点的,令人看着别提有多别扭。

    “吱----” 轻轻地推门声,站在门外的霜雪,眼看着一刀那焦虑烦躁的样子。可是,就是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啦。心急呀!深深的不惑,让霜雪侧侧的将眼角的泪水噌去推开了门。略加掩饰的咳嗽了一下,“刀,你刚才哪里去了?” 她轻轻地柔声问到。

    “哦,我,我,我刚才见你没有醒来,所以,所以就,就自己出去走了走。”一刀有些无措的撒了个慌。不善言辞的一刀,满脸红涨,掩掩饰饰的回答。

    也许是个善意的谎言,可是对霜雪来说,却更加让她伤心了: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撒谎了?什么事情让他对我不能言语?心里的疑惑一团一团的.她不动声色的拣起抛在案几上的笔,一声不响地收拾着......一刀始终不敢直视霜雪,不敢直视霜雪的眼睛。就象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静静地不敢支吾的陪着霜雪,慢慢地走向院子。

    “刀,你好象有什么心事。能对我说吗?” 性子直率的她还是忍不住的问。

    “这,这......” 尽管一刀还不想告诉她,不想让她在情绪上有波折,不想让她再承受伤害---哪怕是一丁点的。可是他知道,聪慧敏锐的雪儿一定是有所感觉,不然她不会这样问的。一刀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向雪儿启口。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刀,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子过,你就告诉我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来面对,一起去解决。你不要忘记我是你的妻子,我是有义务为你分担你的所有悲喜哀乐的!”霜雪看着一刀,坚定的说。

    “这个.....” 一刀犹豫着。

    霜雪静静的,什么也不再说了,只是悄悄的把手放在一刀的手里。她知道,此时的他一定在做一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知道,此时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他想说的话就一定会说的,只是这需要一个过程。

           .........

    “好吧!  雪儿,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坚定的语气.在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后,一刀还是决定说出来。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始终是没法躲避的。

    “雪儿,你还记得你母亲和父亲的事吗?”一刀把霜雪揽进怀里,轻声问道。

    “啊??”  霜雪猛然就一颤抖,从一刀的怀里挣扎出来。脸色煞白煞白的,全身有些发抖,嘴唇直哆嗦。

    霜雪神情扭曲的看向远方,忧郁的目光,投向远远的远远的远方.....娟秀剔透的脸庞裹着一丝丝的迷茫和痛苦。

    看到霜雪的样子,一刀的心,一下子就揪在一起。“该死,我不该说的。我就应该一直不提这个事的!这么多年来,从来就没有听雪儿提起,我压根就不该提的!可是....” 一刀,心酸又愧疚的抱紧她,左手还不停的拍着霜雪的肩膀,下颚一直摩挲在霜雪那乌黑的头发上。

   未完,待续....

TOP

虎啸龙吟传(五)
文/欧诗漫

     此时的霜雪,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回忆中,往事不堪回首,却又是如此被残忍的挑起,谁也没能看到她心口上滴下的血。

     在记忆深处,师傅白眉曾告诉她是在雪地里拣到的。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白眉师傅途经临波桥的时候,依稀听到婴孩断续的哭泣声,是那么的若有若无。顺着哭泣声,白眉看到桥边光秃的大树底下,一个竹篮,里面一张蓝底白花的棉包布包着一个婴孩。婴孩那小脸蛋被冻的红红的,小嘴唇紫紫的,眼睫毛上披着一层薄薄的霜,竹篮上飘满了雪花.....

     白眉看到这样子的霜雪,一时心软就鬼使神差的收养她(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呀)。因当时下着漫天大雪,还有就是打动师傅的是婴孩睫毛上那层薄霜,所以就取名“霜雪”。

     被带回绝情谷的霜雪,兴许是因为天气太冷的缘故,兴许是因为饿过头的缘故,已经奄奄一息了。在谷内神医丁不同和白眉的精心护理下,霜雪被放在谷内的七巧石上近三个月,才得已恢复。(注:七巧石是一块五尺见方的天然石,集天地之灵气,有冬暖夏凉之功效,周边轻烟缭绕,其形平整光滑,晶莹剔透且散发淡淡的清香。有医疗之特效,是绝情谷镇谷之宝。而七巧洞则是绝情谷的禁地,任何人没有谷主之令,不得擅入)。

     在绝情谷的十八年里,不知道为什么,霜雪就从没见到白眉师傅对她微笑过。在霜雪的记忆里,师傅每天给她的就只有责备和鞭苔。每当霜雪累了,偷偷的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师傅总是会象幽灵一样出现在霜雪的面前,总是毫不留情的对霜雪严加惩责。

     在绝情谷的十八年里,霜雪每天除了习字就是练剑,除此之外就只能在深夜,站在院落里,聆听远方传来的那幽幽的筝曲。悠扬的筝曲,总是在每天深夜里,如泣如诉的响起。似乎在诉说无尽的哀怨,无尽的怨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霜雪也在一天天的长大.....慢慢地,霜雪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标致美仑。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亲生父母的恨意,也就与日俱增。

     就这样,严厉的管教下,在对自己亲生父母的怨恨中,霜雪终于长大成人了,终于在师傅的允诺下,一个人独自行走江湖。

     江湖奸险,霜雪在一次危难中才有幸碰上少年英侠---也就是当年的赵卓,这也是霜雪的命定爱侣。

     这一切,让霜雪从小就在心里排斥着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为什么当年要抛弃她,更不明白为什么要将她抛弃在风雪交加的傍晚。她恨他们,恨他们的狠心!恨他们的绝情!如果当年不是被师傅看见,带回谷里的话,也许她早就被饿狼吞食掉了。如果当年不是被师傅带回谷里的话,也许她早就被冻死在野外。所以,不管师傅怎么对她,她对师傅只有感恩,就算是为了师傅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死!她想找到他们,没有其他的,她只想问他们:当年他们为什么要抛弃她于风雪中?为什么置她的生死于不顾?既然不要她,为什么还要生下她?太多太多的恨,太多太多的为什么,太多太多的委屈,她实在是想当面问问他们这对她恨之入骨的“父母”。

     这么多年了,她也曾问过师傅,可是遭到的却是师傅的白眼“你只要知道自己是个没有人要的野孩子就可以了,你还想着问这么多干什么?难道你还想着找他们吗?难道我待你不好吗?”每每此时,霜雪就只能委屈的把未说出口的话,吞咽下去,不敢再多问。

     在多少个无人的夜晚,窗外飘进幽幽的筝曲,她躺在床上,一个人暗自落泪。多少次,只有在梦呓中,她才能象个孩子一样叫出一声“爹爹,娘亲”。多少次,只有在梦中,她才能躲在娘亲的怀里撒撒娇。又有多少次,梦回惊醒时,黑暗里无边的恐惧将她团团围困。这一切的一切,有谁能知道?有谁又能理解漫漫长夜里的渴望?

     在自己闯荡江湖的日子里,她也曾多方的探寻。可是却如泥牛沉大海一般,毫无线索。她沮丧过,放弃过,也曾痛苦过。可是最终,她还是没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她还是一个没有人要的野孩子。其实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呀。她在恨他们的同时,也在无时不想他们呀。这一矛盾心理,一直就纠结着。每每想及此,她真不明白自己到底上恨还是爱,心理却还总是在排斥着......

TOP

看样子是长篇巨作了。。。。

TOP

嗯,可以做个专辑了吧{:1_258:}

TOP

看样子是长篇巨作了。。。。
云随风 发表于 2010-8-31 12:48



    问好云!  慢慢写吧....

TOP

嗯,可以做个专辑了吧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9-1 17:13



    哈哈  行大哥好!  还好吗?好久不见哦

TOP

虎啸龙吟传(六)

文/欧诗漫

     自从有了一刀,霜雪的生活才开始看见阳光,才生活的有滋有味。可是,现在......霜雪那柔弱的神情中,隐约写着不安。

    一刀看着怀里的霜雪,一心只想将她永远的、久久的拥抱着。

    “唆--”一道寒光破窗而入,细微的疾驰破风声,惊得一刀抱着雪儿一个转身旋过案几。只见一支短袖镖深深的没入红廊柱上,镖尾系着紫色的绸布,一方素笺被镖插在廊柱上。

    一刀松开霜雪,扒出袖镖,取下素笺一看,煞时脸色一阵白,扭曲的脸孔又爬上一丝绝望。

    “五年约期将到,相约旧时旧址,届时不到,屠!!...”清秀的几个字却剧烈的撞击着一刀。

    霜雪拿过看完,一双大大的眼睛瞪着一刀。

    是时候给霜雪说明白了,这事情是再也不能相瞒的了。一刀心理琢磨着“雪儿,是时候把事情的真象告诉你了。本来,是想等咱们的孩子出生才告诉你的。可是,看来现在已经是不可能了。”

    一刀扶着雪儿缓步走出书房,来到院里。看着眼前瑟瑟的落花,看着忙碌着收拾打扫的家丁仆人,看着整个院落,一刀感慨的叹了叹气。

    “老爷,您和夫人请先到偏院休息片刻。待奴才们收拾好,再请老爷夫人过来。”管家老王头,一边用衣袖掸掸旁边的青石板凳,一边小心的侯在霜雪身旁。看着夫人怀了赵家的血脉,老王头的那个高兴劲呀。终于,老太爷在天有灵,赵家终于有后了。想到赵家的后继有人,不知道为什么,老王头的心头,不由的闪过一丝阴影。“不,不,不可能的了”老王头尽量的让自己忘记,忘记在赵家还有另外一个也许已经不存在的人的存在了。

    “这么多年了,那一场大火,也许她们母子早就不在人世了。对!早已不存在了”老王头有些自言自语的絮语。

    “没事,王叔,你们都退下吧! 我和夫人就到处看看,你们都下去吧!”一刀吩咐道。

    “是,老爷,有事就支呼一声。”老王头看了一刀一眼,又看了看霜雪。心里竟然会觉得很不对劲的样子,领着众家丁仆人退下,老王头,站在远远的地方,不放心的看了又看,不时的看了又看。

    “雪儿,五年前的那一战,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绝口不提,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呀”一刀理了理头绪.....

    伏虎坳,秋高气爽,枫叶透红。一刀如约而至,下战之人却久久不见。他等着,一直等着,初升的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当空,肆意的发出灼人的光芒暴晒着。他等着,他依旧等着。只是隐约中除了好奇,分明还有一股恐惧。这是这么多年,从没有的事。

    一刀坐在山坳里一块硕大的石头上,尽量平和着内心的波澜。随即从背上取下虎啸刀,用手摩擦着,冰冷的刀显得锃亮锃亮,发出的寒光映照着一刀那俊俏的脸庞。

    一刀不时的放眼四下里搜视,山坳里的蕨草在风的轻抚下,轻轻扭摆着身躯翩翩起舞。

    突然,一声惊鸟声,密林丛草中,哧哧连响,窜出一只白莹的小兔。扑闪着红红的大眼睛,两只白白的长耳朵,高高的直立着,小三角嘴还一张一合的....接着从凌悬的石头上“忽”的飘出来一个矫捷的身影,身形飘逸,一袭紫红的长衫,干净素洁,却让一刀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来人冷冷一笑,从嘴里吐出几个字:“你认识我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决战吗?”无厘头的问题让一刀顿时无从回答。“我就知道你不认识我,我就知道他绝对不敢告诉你,我就知道!”

    “我该知道你是谁吗?我有必要要认识你吗?”一刀也毫不示弱的反问。

    “啪,啪——”没有一丝征兆,一刀脸上就被掌刮了两巴。这怎么可能呢?这么多年了,不说一刀有多大的声名,但也不至于被人掌刮了还完全没有防备吧?一刀愕然的呆立着。

    “没家教的东西!赵丰庆是怎么调教你的!”来人直呼着一刀父亲的名号,由始至终都是背朝着他。

    “你,你别以为你是谁,就能直呼我父亲的名号!你算什么?”一刀不服气的冷言回答。

    “扑”的一声,来人的掌在一刀脸前一寸处就给挡住了。

    “恩,小子反应还算可以。告诉你,我才是赵丰庆的正夫人!你只是个野小子!”惊天的话语从来人的嘴里吐出,一刀当时就给惊呆了“怎么会呢?怎么可能?从来就没有听说过父亲另外还有女人,而且还是正室夫人?”

    “小子,就是你娘亲,那个骚狐狸!她勾引了丰庆,指使他杀原配,屠亲子!”来人恨恨的说。

    “不,不,不可能!”一刀无法接受来人污蔑自己的父亲,尤其是自己的母亲“你不可以这样的污蔑他们!我绝对不允许!”

    “哈哈,你凭什么?你以为你能打的赢我吗?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来人一阵狂笑后,缓缓的转过脸来。---一张鬼魅般的脸,两道长长的白眉垂过眼帘,几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堆积在满是皱纹和细疤痕上。一刀不由得退后数步。

    “怎么,吓着你呢?看看,这就是你那骚娘亲的所做所为给我留下的,哈哈....”说完,来人似哭似笑的吼着.....

未完,待续....

TOP

{:1_261:}貌似刀背儿拍下吧 

TOP

虎啸龙吟传(七)

文/欧诗漫

    一阵狂笑后,来人说出一句更为震惊的话:“嘿嘿,你知道你的妻子是谁吗?嘿嘿,你又知道我是她的谁吗?”两个问话惊乍的一刀双眼瞪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和雪儿牵扯上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一刀有点歇斯底里的问道。

    “别急!我自会慢慢告诉你的,怎么都会让你明明白白的。嘿嘿~...”来人冷笑着。“知道吗?你那心爱的好妻子知道这一切,我不敢想象她会怎么样做。哈哈.....那都是我早就布好的一个局。你以为当年你救她的时候,真是你那么巧吗?你以为当年你真能敌的过那伙武林高手吗?哈哈...告诉你,那只是我当年所布的局之一。我要让你们相爱,我要让你们结合。现在! 我更要让你们尝试爱人分离的滋味。这么多年了,我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年了,我是怎么饱尝相思之苦的!.....”她一边恨恨的发泄,一边失声的抽泣了起来。

    一刀心里不免一动恻隐之心。“当年,该死的赵丰庆遇上了你母亲,竟然被她给迷昏了头脑。他竟然趁我刚产下麟儿之后,尚在月子时期,放火烧庄园。....知道吗?我可怜的麟儿在慌乱中,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话未说完,她猛地抽出剑“唆”的一下,指向一刀。“都怪你娘亲!如果不是她,丰庆不会如此对待我们母子的!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象现在这样不人不鬼的!都是她!!还我儿子!......”她咆哮着,失控的挥舞着手中宝剑,一招“白鹤啄鱼”招招直刺胸膛。

    一刀拔刀相格“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不相信!为什么又和雪儿有关呢?你告诉我,你给我说明白!”

    “小子,别着急。我会告诉你的!一定会!”来人一边持剑直逼,一边冷声道。

    好一个白眉! 说话间,一招“彩蝶纷飞”左绕右旋,顿时圈起剑影重重,将个一刀围困其中。眼见就要被剑阵围逼,只见一刀身形一晃手臂一抖,虎啸刀挥过,眼前闪过一道明亮地光芒,发出沉闷的啸声,“哧!~”地一声,破阵而出。腾空凌跃间,手中虎啸刀向白眉直卷袭去。白眉长长的白眉横里分开,眉头一皱,运剑如风,手中宝剑一个“里划鸿沟”,向外一格,叮当一声,剑势一荡,闪过一刀的刀芒,一刀转身一个“化蝶摘花”猛地回头一斩,破风扑来,白眉惊忙中,迅急脚尖一点、腾空掠起,起偏风,穿侧翼一招”彩虹经天“直刺而来。......

     光芒四射,电闪而出。一阵刀光剑影中,只闻刀剑碰格的“咣叮”声,不见两人身形。一个回合下来,困惑间的一刀,前挑后架,左挡右架,连连后退数步,跳出剑光,右手微抖的握刀而立。

    “咦,你所用的怎么这么象是我们家的刀法呢?不,不。这明明就是我们家的刀法!可是为什么又有些不同?难道....?你真的是...?”强烈的好奇让一刀不免反复盘问。

     “我不是说了吗,我才是赵丰庆的正室夫人,我也更是霜雪的师傅。现在的绝情谷谷主---白眉痴人!”白眉徐徐道着。“那一场火灾,天不绝我!我没有死。明明我就抱着我的麟儿的,可是....可是....待我醒来,却不见了麟儿。我可怜的儿呀, 你到底是生还是死呀?我可怜的儿呀....”白眉泣不成声的说着,言语却有些颠倒了。“我醒来后,就躺在绝情谷的七巧石上。哈哈~....天不绝我呀!  是老天让我留下来,一报这二十几年之仇。”“你,你!”突然,白眉指着一刀,眼睛里闪出火焰般的精光“你这个野种!他死了,该由你来承受这一切!”

    愤怒至极的白眉,一个“鹞子翻飞”,手中宝剑寒光四射,剑法倏变,冷点精芒,一阵左右剑花穿的宛如千万条银蛇翻飞。一招“玉女投梭”横刺过来,节节逼进。此时的一刀丝毫不敢有丁点的大意,一抹冷森森的寒意袭了上来,一种难敌的压迫感致使他嘴角一咧,使出虎啸刀谱中的第九式“虎幻花落”,一道道刀光剑影如山峦起伏,似风过松涛,若地面旋风卷起落花点点。说时迟,道时快,眼看刀锋即将削到白眉。突然,白眉手中宝剑往上一撩,疾风一转反刺向一刀的面颊。一旋一荡间,剑如闪电。一刀躲闪不及,随着一阵绞痛,脸上顿时火辣辣的疼,一股热热的、粘粘的液体从眉角直流下来。一刀本能的用手一抹,手心碰到脸上,一阵钻心的疼感袭来。

    “咣当!”刀落地,一刀惶恐间甚是不解“怎么可能有人能破的了家传刀谱里的第九式呢?”一刀不可置信的瞪着。

    “哈哈.....这只是我给你的第一个礼物。”白眉沧桑的笑声响彻四野.....



未完,待续...

TOP

姐姐,好厉害!

TOP

姐姐,好厉害!
胡沛伟 发表于 2010-9-25 21:09



    问好沛伟!  好久不见,还好吗?

TOP

虎啸龙吟传(八)

文/欧诗漫

    顾不上脸颊流下的鲜血顺颊而淌,滑落在颈部暖暖的,渗浸到嘴角咸咸的.....

    一刀强柰住内心的不解,冷眼看了看白眉。心里纵有那许多的疑问,也不再相寻。的确,现在的白眉似乎已经有些发狂。她,发泄完一定会说出来的,只是此刻不是相问的时候。

    终于,白眉止住笑声,持剑的右手高举了起来“赵丰庆,看到没?你看到你这宝贝儿子没?你怎么也想不到我还没有死吧?这是还你的!赵丰庆,你看到没??...”

    “小子,我告诉你,你那宝贝妻子是谁吧!  嘿嘿....你做梦也不会想到。”白眉缩回高举的手,剑尖指向一刀,“当年,你的母亲凭籍自己的姿色,勾三搭四,到处招蜂惹蝶,丰庆就是被她勾搭的男人之一。她抛弃了自己的男人--冷月书生,跟着丰庆做了虎啸庄的二夫人。可笑,我把她当妹子一样对待,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对我起歹念。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怂恿丰庆火烧我们母子。她,我恨她!该死的女人!”白眉声声厉色的控诉,脸色一时青一时红,脖子上的青经鼓鼓,煞是吓人。

    “还有那可怜的冷月,伤心失意之下,醉酒强JIAN 了自己的师妹......哈哈,上天有报呀。现在你该知道你那宝贝妻子是谁了吗?”说完,白眉又是一阵狂笑。

    “不,不,不可能。你是骗我的!雪儿怎么会是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呢?说,说你是为了打击报复才编的这一切!”一刀想到雪儿会是自己母亲前夫的女儿,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觉。

    “骗你?我还没有说完呢?还有更精彩的,你还要知道吗?嘿嘿”白眉又一阵的冷笑,使得一刀不免毛骨悚然,他不知道还会有什么。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自小一刀也曾耳闻到父亲的风流韵事,以至于在内心一直抵触着父亲,可是却不曾想到自己的母亲也是这样一个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一刀有些难以相信。可是......看样子白眉所说非虚呀。

    “冷月书生不甘心被你母亲抛弃,苦追至虎啸山庄,无奈不敌,被活活的打死。准确的说就是被你的父母亲打死的,知道吗?想想吧,如果你的雪儿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竟是杀父仇人之子,你猜会怎么样?”听罢,一刀眼底抹过一丝痛苦。是呀,眼见自己和最心爱的爱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刀那锥心之痛一并闪现。  

    “现在是不是感到了心痛呀?还有,你还要不要听?”白眉冷冷的问道,不待一刀回应继续说着:“冷月的师妹,也就是霜雪的母亲得知了这一切,一时心理无法接受,刺激的神经失常。所以,..所以当年我才会拣到霜雪的。这么多年来,我就一直在酝酿着我的这个复仇大计。这么多年来,看着霜雪,我就时时想着自己的血海深仇。她,只是我的一颗棋子。”此时的白眉被复仇的火焰充斥着,丑陋的脸孔扭曲着。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雪儿?你这样对她公平吗?为什么你这么狠心的对她?”想到雪儿,一刀就恍惚看见雪儿绝望的眼神。不,不,不能让雪儿再受一点点的伤害!我要保护她!强烈的责任心让一刀意志坚决起来。“这么多年来,雪儿都只是你复仇的棋子。你这样有想过她吗?”

    “为她想?我为什么要为她想?狠心?我狠心就不会救下她,我狠心就不会救下那疯婆子。”白眉失言说到霜雪母亲的下落。“疯婆子?是雪儿的母亲吗?她在哪?告诉我,她在哪?”一刀得知霜雪的母亲有下落了,心里不禁激动着,明明知道霜雪有多想见自己的父母,只是对父母的恨模糊着雪儿的双眼和心智。

    “不,你不是在救她,你只是在利用她。我不会再让你伤害雪儿了。”冷俊的脸庞写满坚定。

    “可笑!你凭什么?凭你那三脚猫功夫吗?”白眉嗤笑着。

    “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潜心参析赵家的虎啸刀法。就你那几招,你以为你能比的过我吗?这么多年来,我教霜雪龙吟剑,也只是我的复仇计划之一。我要看着你被她亲手杀死的一幕。哈哈....我要那两个狗男女九泉之下,为自己的罪恶而后悔。”

   “你疯了!你这个疯狂的女人。我不会让你再伤害雪儿的”一刀再次坚定的重复着。“告诉我,雪儿的母亲现在在哪里?你把她怎么样呢?”

   “小子,看剑!你能赢得了我再说。”白眉说完,剑身一抖,直逼过来......
                                    
未完,待续

TOP

明白了也许是一种更大的创伤。

TOP

诗漫辛苦!为兄欣赏了{:1_248:}

TOP

明白了也许是一种更大的创伤。
胡沛伟 发表于 2010-9-27 22:00



    问好沛伟大!  是呀,说来说去,都是情爱在伤人

TOP

诗漫辛苦!为兄欣赏了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9-29 12:52



    行大哥好!  还请大哥多指点。这样诗漫才能修改呀

TOP

虎啸龙吟传(九)

文/欧诗漫

        但见长剑寒光闪闪,一刀来不及多想,本能性的飘身一避,再回手一抵,只闻得“叮当,乒乓~”声,回响不绝。

    白眉不愧是白眉,几十年的功力,根基扎实,一柄宝剑舞得游走龙蛇,剑锋光芒道道,剑法也迅捷异常。一刀惊觉身后金刃劈风之声,倏地弓身一窜,反手一招“虎翻腾云”,来了个败中求胜。眨眼间,虎啸刀已然在不知不觉中,转到白眉身后。

    ......

    双方激战了不知道有多久,两相持平而无法分胜负之际。

    求胜心切的白眉,心急之下,使出自己的最后的绝招---断玉飞花。集全部功力于丹田处,运气灌于右手臂。“咳哈~”只听得一绝清脆声,愣眼一看,白眉手中宝剑顿时碎成段段点点,寒光四绽。

    枉一刀一身纯火炉金的刀法,却终不及白眉内家功力之精深,万不曾料想白眉竟然会求胜心切而断其兵刃。这可是武林中人最忌讳之所为呀!她,白眉竟然会使这一招?一刀有些难以置信的怔了一、两秒钟。

    就在这一怔的瞬间,只见得白眉挥手一拂,左掌一圈,右手一扣,由掌变指迅疾封住了他翳风穴、风池穴。

    一刀就这样呆呆的怔立在白眉面前:“你算什么英雄?使这等下三滥的手段~”一刀咆哮着。

    “嘿嘿...小子,兵家有云,兵不厌诈。何况我也不是使诈。我只是使出了我两败俱伤的招数---断玉飞花。这并不能算是使诈!”白眉有些讪笑道。

    “小子,你现在就给我乖乖的听着:今天,我不取你性命,我还不想取你的性命。我还要继续看我的好戏,我就不相信他赵丰庆真能不出来。回家去,我给你五年的时间,你给我找出你那狗父亲,叫他到绝情谷找我。如果五年内,我见不到他,那么五年后的今天,就由你再代他比一场,届时我会让你见到你那乖雪儿的母亲的。哈哈......哈哈...”话罢,只见白眉一个纵身,双脚一点,消失在落日余晖里。还有那只可爱的、白莹的小兔也跟着消失在余晖中。渐远渐逝的笑声,回荡在伏虎坳,响彻四野.....

    一刀运转内功,调息丹田气脉,一盏茶功夫始将白眉那独特的点穴位给释解。“怎么是这样?为什么是这样?父亲不是在自己尚且年幼时就暴病而亡了吗?为什么白眉说要我找到父亲?难道....?难道...?”一刀不知道是不是该顺着自己的思维再继续想下去。一种好奇,一丝寒意.....

     说到此处的时候,一刀低头看着霜雪,只见她面色苍白,神情有些呆滞的看向远方,那柔弱的神情,让一刀不忍心再说下去了:“雪,对不起,对不起!.....,雪...”一刀结巴着,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还有呢?你找到他没有?”冷冷的话语从霜雪的喉咙里嘣出来,一刀感觉分外的陌生,感觉有明显的冷漠。

    “雪,他...他....”

    “说!”霜雪从一刀的身旁抽身。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一刀哽咽着,“他,在一处绝壁上的小石屋里。可是....”眼眶里满是血丝,一刀咽了咽口水。

    “他,被人全身挑断经脉。只能,长年的泡在药水炮制的药缸子里,见不了阳光,受不了山下的常温.....他,他,他现在只有那双浑浊的眼珠能眨眨。这,就是他生命存在的表示.....”一刀说完,眼前显现着见到父亲的那一幕,是亲情的连接?毕竟血浓于水呀,尽管,对父亲的所作所为有再多的不屑。可是,他还是他的父亲呀。一刀的心,一刀刀的被现实切割着.....

    “雪儿,我求你原谅他。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父亲呀。再怎么说,他也得到了他应得的报应呀。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这么多年来,我也总是偷偷的上去看看他。可是,我终究没有能看到一个在他身边照顾他的人。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我...我...”一刀双手抱头,痛苦着。



未完,待续

TOP

回复 39# 欧诗漫


    哈哈,区区学浅。对此,只有欣赏的念象了{:1_258:}

TOP

虎啸龙吟传(十)

文/欧诗漫


     “他,还在?他,报应?....”霜雪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思绪游离到那个绝壁上的小石屋,仿佛看见一个大大的、黑黑的缸子里,泡着一个看不出是人还是鬼的头,长长的头发,象是一蓬杂草乱生长在一堆牛粪上。仿佛还看见一群苍蝇在上空嗡嗡的飞来飞去,仿佛还看见一个身影在小石屋里晃悠着,霜雪紧蹙眉头,想看清楚,到底那的人是谁,他(她)为什么救下了他?他(她)为什么照顾着他?可是,她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一刀抬头看见霜雪脸上不断变幻的表情,心里恻恻不忍,“雪儿,你别这样!  雪儿,你别想太多。都怪我,都怪我....”

     “我有点累了,回房休息去了。”霜雪挥动右手,止住一刀,看也没看一眼,冷冷的说完,就懒懒的迈步往回走。

     “你,....雪....”看着霜雪一脸的疲惫,一刀无措的坐下,目光伴随着霜雪走的远远的。

     “夫人,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要不要找大夫来瞧瞧?”一直守侯在不远处的老王头,迎上问道。

     “不,不用了。王叔,我想静静的休息会。”霜雪还是冷冷的说着,径自走了。

     “是的!”老王头茫然而又惶恐,垂手恭敬的回着。“冬梅...秋菊,你们两陪夫人回房。好好伺候着!”老王头忙不迭的指使着丫鬟们。

     “是!·”丫鬟冬梅和秋菊碎步撵上霜雪,小心的搀扶着霜雪回到卧房。

     “你们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没有事,不要进来。...还有,如果老爷来了,你们就说,我想休息,请他也不要打扰我。”霜雪不忘叮嘱丫鬟们。

     “好的。”冬梅、秋菊退身掩上门。

     门轻轻的掩上了,霜雪扑在床上痛哭起来: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他是我杀父仇人之子?为什么那人又得到了报应?为什么会是这样呀?老天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突然间,霜雪猛地记起刚才一刀好象有说自己的母亲还尚存人间。我怎么只想着杀父之仇,却忽略了这呢?

     “砰!”霜雪摔门冲了出去。“夫人! 夫人”门外的冬梅秋菊听到里面的哭泣声,尚在纳闷。却不料这时候霜雪冲了出去,赶紧追了上去“夫人,你慢点,你小心点。夫人!夫人!来人啦,王总管....”两人失措的大叫着。

     整个院子顿时乱了起来,丫鬟们,下人们一个个跟在霜雪后面跑着、嚷着“夫人,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雪儿,你怎么啦?雪儿....”院落里的一刀,眼见着霜雪从远处奔来,心神一收,正准备上前相扶。

     就在这个时候,命运再一次开了个玩笑。只见一个趔趋,霜雪啪的摔了下去。一刀纵身一接,却在咫尺处看着霜雪摔倒在地。

     “啊!~~ 啊~”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天啦! 怎么办?......”院子里顿时象煮开了锅,所有人都不由的大叫起来。天啦!这可是他们虎啸庄唯一的血脉继承呀。

     “快,快找大夫!”老王头急促的吩咐家丁。一旁楞呆了的阿新舌头都转不来的应声道“哦.这...这..这就砌(去请)...”

     “夫人,夫人,你别吓冬梅呀?夫人,夫人....”

     “夫人,都是我们该死·夫人,你醒醒呀!”泣不成声的冬梅秋菊跪在霜雪身旁,一边拍打着自己,一边猛烈的摇晃着。

     “别,不能摇。老爷!阿苏,阿三,阿吉,快把夫人抬进房间。快!  要小心点。”老王头看着呆立着的一刀果断的吩咐“冬梅、秋菊,你们去厨房烧好水,叫吴妈煮好参汤。快!”

     一行人小心的迅速将霜雪抬回房间,只留下地上那一滩小小的血,慢慢的变成暗红,慢慢的变干....

未完,待续

TOP

虎啸龙吟传(十一)

文/欧诗漫

     下人们一个个候在房间外面。屋子里,冬梅放下打好的热水,一边静静的呆立一旁。泪水一径的往下滚“都怪自己没有看好夫人呀,如果夫人有什么闪失的话.....”冬梅不敢再往下想,也不敢哭出声来,只能咬紧颤抖的嘴唇,双手用力的拧着衣襟。

     站在霜雪床那头的老王头,不时焦急的看看门外,又不时不安的看看一刀“这个阿新,也真是的。办事情真不利索,请个大夫还被到。”老王头心里嘀咕着。

     “雪,雪...你醒醒!  雪,你醒来看看我呀!”一刀习惯性的把手探在霜雪的手腕处,异像的脉搏,起伏不定,时缓时急,还不时的或断或续。一丝不详的念头闪过,一刀痛苦的紧闭双眼,咽了咽口水。双手紧紧的抓着霜雪的手,把个头深埋在被子上,“怎么是这样呀?老天爷,你也太不公平了吧!~”肩头无法掩饰的抽戳着。此时一刀的心再一次凉到了极至,如果....那么从脉象看来,雪儿肚子里的宝宝可能就.....一刀想到就心如刀绞,盼星星盼月亮,盼了几年,现在好不容易就要做父亲了,可是.....

     “闪开!大夫来了....”一声急促的叫声打断了下人们的唏嘘声,瞬即闪出一条人道。阿新带着20多里山路外请回来的大夫,急匆匆的奔来。放下诊箱来到床前,床上的霜雪面无血色,小嘴唇煞白煞白的。大夫撑开霜雪的眼睛看了看,再用手探了探脉象,脸上显露惊吓之色。

     “老爷,夫人是伤了胎气,老夫只怕....这,这个恕老夫无能,孩子已经没了。至于夫人嘛,是因为思想上的刺激所致。这样吧,我先开剂药,先定定神。至于恢复的怎么样,就要看她的自己的意念了。”

     “大夫,请你无弄如何都要救救我夫人。大夫,请你一定要救救....”一刀象是抓到一跟救命绳一般紧紧的抓着大夫的手。

     “我会的,会的。请老爷松手,好待老夫开药方。”大夫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挣扎着抽出双手,来到桌子旁。提笔一阵挥毫,再对下人如此这般的叮嘱了一番......

     阿新拿着方子跑出了去。“冬梅,快,去把那支老参那去厨房。快!”

     一屋子下人,又忙活起来了......

     一刀瘫坐在床前的塌板凳上,脑子里有一 片迷糊。这一幕,是他最怕看见的,也是他难以接受的。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报应在孩子身上呢?雪儿呀雪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呀。雪儿呀雪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们赵家对不起你呀。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呀!  雪儿.....

     窗外,冷清的月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铺满窗台。月色下的苍穹,显得分外诡异,似一张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孔不断闪现。一刀想到绝壁石屋里的老父亲,尽管他那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可是想到他那个样子,一刀的心就揪着,那生命还在?他的思维还在?谁还让他苟延着那一口气?他还能认识我吗?一刀想到霜雪的母亲,那个可怜的、神志不清的疯女人,一股内疚涌上心头。这是他们赵家欠她的,如果能赎罪的话,一刀愿意不惜一切代价。一刀想到白眉,那可怜又可恨的女人,一刀很想去恨她,为什么要这样利用雪儿,可是他又感觉自己这份恨意是那么的无力,他恨不起来。难道说白眉就不是受害着吗?她的丧子之痛,她内心里的痛,纠缠了这么多年,她才是真正值得可怜的女人呀。一刀想了很多很多,感觉到自己被一股难以名状的黑暗,正一点一点的吞噬着。

      久久的,时间象是停顿了下来,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屋子里守侯着的冬梅、秋菊还有老王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床上和床边的俩人.....

未完,待续

TOP

为兄斗胆提个建议.诗漫,文字中的标点符号,实际上,尤其重要{:1_258:}

TOP

很吸引人!{:1_263:}问候老朋友!

TOP

晕倒,这咋还连楼了呢。

TOP

回复 46# 抛砖引玉


    你倒,区区更倒:curse: 快去立个专辑去{:1_249:}

TOP

回复 47# 行吟者


    也许这样的形式更好啊,别人偷不走.

TOP

为兄斗胆提个建议.诗漫,文字中的标点符号,实际上,尤其重要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10-10 23:55



    嘿嘿   还请行大哥帮诗漫把关哦

TOP

很吸引人!问候老朋友!
yanyue0408 发表于 2010-10-11 17:13



    哈哈  言月好!   好久不见 还好吗?

TOP

晕倒,这咋还连楼了呢。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10-11 21:00



    谁叫你不关心俺呀    嘿嘿~

TOP

晕倒,这咋还连楼了呢。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10-11 21:00



    嘿嘿  谁叫你不关心俺呢?  {:1_261:}

TOP

回复  抛砖引玉


    你倒,区区更倒 快去立个专辑去
行吟者 发表于 2010-10-17 18:52



    算了   就这样吧

TOP

回复  行吟者


    也许这样的形式更好啊,别人偷不走.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10-10-17 19:19



    {:1_263:}

TOP

{:1_261:}的确,这样更好!

TOP

{:1_250:}很期待下文!问候老朋友!
1

评分人数

    • 行吟者: 久违 问候老友! + 8 兑奖分 + 8 分

TOP

虎啸龙吟传(十二)

文/欧诗漫

    天边微露一丝鱼肚白,庄子里隐约传来几声鸡鸣犬吠声,若有若无。霜雪从黑暗里缓缓回复意识,一丝丝苏醒。下体处,似有利器撕切般疼痛。霜雪蹙了蹙眉头,手指略微的动了动。

    “雪儿,你醒了?你醒了!快,参汤,不,快拿水来!”候在门外的丫鬟们一个个的忙活起来了,去打水的、沏茶的、跑厨房的.....一大院子里的丫鬟、仆人都紧张起来,心头那颗悬着的心也放塌实了---夫人醒来了!

    “夫人,夫人....你好点了吗?”老王头得到下人的通知,立刻起床,来不及扣好衣服上的褡扣就拖着布鞋颤颤兢兢的跑来了。

     唉,也难为了老王头,这么一把年纪了,被一刀吩咐回房休息,好不容易睡着。这不,才合上眼不久,就给急促的敲门声给惊醒了。来不及回过神,就一股脑爬起床。老王头站在床尾小声的呼唤着,双眼极力的盯着霜雪,似乎想看出点什么道道似的。也是,突然间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确实是有些让人措手不及。尽管在一刀回来的这些天,老王头就总是感觉到有那么一丝的异样。可是,毕竟霜雪肚子里的宝宝是赵家唯一的血脉,这对老王头来说,无疑就是一切的希望,胜过自己的事。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怎么能不教老王头伤心呢?怎么对得起赵家死去的老爷和列祖列宗呢?

    躺在床上的霜雪,似乎听到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刀和老王头那焦急的呼唤声“雪,你醒醒!·来,醒醒  喝点水!”霜雪想极力的睁开眼睛看看遥远处自己所心爱的人,想极力的张开嘴唇叫唤一声,抬起手来摸摸那若远却近的脸庞。可是,眼皮就象被粘上什么东西似的,睁也睁不开。嘴唇也怎么也张不了,就连双手都沉沉的抬不起来....

    最终,霜雪只得无奈的放弃自己无谓的努力,任由自己把整个身躯散架般的平摆在床上。只是思绪却仍然没头脑的畅想、回忆。眼角滚下一行热泪,霜雪记起一刀说过的话,记起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自己的母亲现在下落不明。只是,她却没能做上什么。我该怎么做呢?  我是不是该恨一刀?是他的父亲杀死了我的父亲!是他的父母亲害了我们一家!可是,可是...可是,他还是我的丈夫呀。这么多年来,一刀是怎么疼爱自己的。那碎瓷般的记忆,点点滴滴一股脑的涌上来:那花前月下,那抚筝弄弦,那描红画眉,那举棋对奕.....我能怎么样?恨他?恨不起来! 不恨他?父仇母恨却如刀绞心。

    好一番思想挣扎,霜雪没能决定的下来。这时候,眼前感觉有一丝蒙蒙的亮,中间似乎还有一团黑,一动不动的。缓缓的,眼前由模糊变的渐渐清晰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刀那满含焦虑的眼睛,看见霜雪醒来,一刀激动的抓住霜雪的手腕“雪,你醒来就好了,可把我急坏了。你喝点什么?还是肚子饿了,需要吃点什么?”

    早就候在一旁的冬梅、秋菊,递过热乎乎的毛巾和热气腾腾的参汤。一刀接过毛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霜雪的额头和脸颊。然后又接过碗,用汤勺轻轻的搅了搅,舀起一勺,吹凉后凑到霜雪嘴边.....

    稍事休息调养,霜雪立马再次意识到自己下体的疼痛,记起自己好象摔了一交就昏到了,于是下意识的用手摸摸:“宝宝没事吧?我的宝宝还好吧?”看见房间里一片寂静,大家都不敢再出声,看看大家脸部那严肃的表情,霜雪有点怕怕的想到了什么“刀,你说话呀!你告诉我呀! 没事的,是吧?....”

   “雪儿,没事!你好好休息,好好恢复身体!.....”一刀不敢直视的岔开话题。“不!  告诉我!”没有一丝让人回旋的余地,霜雪坚定的看着。

   “雪,我们还年轻。以后一定还会有的.....”“不!  不!  不!  怎么能这样呢?”不等他说完,霜雪歇斯底里的大叫着,凄厉的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的落泪....

未完,待续....
1

评分人数

TOP

很期待呀!{:1_250:}

TOP

很期待呀!
yanyue0408 发表于 2010-10-29 15:10



    问好言月哦  好久不见,还好吧!

TOP

虎啸龙吟传(十三)

文/欧诗漫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虎啸山庄出奇的静,(其实说是压抑似乎更恰当)整个山庄的空气都凝固了。上到庄主夫妇,下到丫鬟仆人,大家一个个都不敢随意言笑,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

    从日出到日落,大家都只上忙忙碌碌的做着每天重复不变的事。日子过的是枯燥而又慌人的,大家相互间,你看看我,我望望你。而庄子里的女主人一直就没有出过房门,每天呆在房间里,就象是一座石雕,从早上起来,在丫鬟的伺候下,穿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她们摆弄着,也任由自己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什么名字的所谓的事物往嘴里塞。回想这么多年来,春去秋来,时光一年年的流逝。好不容易盼到有了宝宝,还想着能一家三口,开心、幸福的生活着。可是这又一个春天走了,夏天来了,夏天走了,秋天还才开始来,这梦就这样破了。

    “冬梅! 冬梅!”突然,霜雪大声的叫唤着“去把老爷找来。”

    “好的!”好些天没见夫人说话了,冬梅忙不迭的应了声,就跑了出去。

    正在前厅的一刀,听完冬梅的话,一刀迅即跑去。

    “刀,我想去看看你父亲...”霜雪尽量的让自己平静的说。“啊?...什么?你?去看我父亲?为什么?”一刀十二分的诧异,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要求看我的父亲。为什么呢?一刀非常不能理解!也许...可是怎么可能呢?雪儿不是那样心狠的人呀?那又为什么呢?一刀不得其解。

    “你不要问好吗?  我就想看看他,其他没有什么想法的”霜雪一边说,语气却无形中加重了,也许此时她还是有那么的恨。可是,她能做些什么?杀了他?不,他现在那样子,照一刀所说的话,已经是生不如死了,再杀他还有必要吗?她能下的了手吗?可是,可是....她想见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霜雪自己心里也没有个底,反正就是想见,反正就是很想很想见。至于见到以后,她会怎么做,她会怎么想,她自己也不知道。

    “明天,明天我就要去看看他。刀,你安排一下!”不容置辩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霜雪的嘴里嘣出,一刀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再去左右什么的了,他实在是太了解她了。每每她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就说明她已经决定好了,别人是不可能让她改变的了,所以现在一刀唯一的只有好好的安排好车马人手。

    一早,老王头就安排还了马车候在庄外。马夫小强端坐在前,秋菊和吴妈也候立在一旁。霜雪在冬梅的陪护下,缓缓的迈上马车。一刀驾上宝马,一行数人就这样出发了。

    一路上,一刀不时的停下来,挑起帘布问上几句。可是,夫妻间却似乎有着一层隔膜似的,有的只是霜雪那看似很客套的应答。这让人很不自在,这还是那恩爱的一对夫妻吗?难道就该从那时候开始,夫妻就得变的如此冷漠,如此陌生吗?唉,情呀情,再怎么刻骨铭心的情,也终归抵不过命运的捉弄。一刀放下帘布,心里暗暗叹道。可是,这能怪的了她吗?不! 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这不能怪她呀。想到这,一刀又不由的想起绝壁小石屋里的父亲,这其实就只能怪他。可是,想到父亲现在那样子,一刀就不忍心去怪他。

    经过一天马不停蹄的奔波,终于到了蒲山脚下。站在山脚往上看去,高耸入云端的山顶,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给笼罩着,日落的余晖洒照着,披上了一层朦胧而又昏黄的衣裳。山间林子里的树木葱郁,不时飞回的小鸟,也急急的寻找回家的方向,林子深处偶传几声野兽的嚎叫声,不禁让人寒蝉。

    天色将晚,一刀征得霜雪的同意,吩咐马夫赶回附近的村落.....

TOP

{:1_248:}问候妹子

TOP

咱觉得,只要不是“胡一刀'就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