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那些被爱情遗忘的女人(二)---朱安

朱安,鲁迅的原配夫人,1878年6月生于浙江绍兴。祖上做过知县一类的官。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的朱安,虽然识字不多,但懂得礼仪,性格温和,待人厚道。朱安相貌如何,用以下这段文字可以形容:“姑娘的面色黄白,尖下颏,薄薄的嘴唇使嘴显得略大,宽宽的前额显得微秃。”但鲁迅的母亲看中了朱安听话顺从的品性,在两个年轻人根本都不认识的情况下,由双方父母作主,定下了决定朱安一生命运、并给鲁迅带来终生痛苦的婚姻大事。

    1906年7月6日,远在日本的鲁迅被母亲骗回老家完婚。完婚的第二天晚上,他独自睡进了书房,第三天,他就从家中出走,重新到日本去了。在鲁迅长达41年的婚姻中朱安始终有名无实,直到1936年鲁迅去世也没给朱安留下有个自己孩子的希望。朱安在感情上是十分孤独的。

    鲁迅游历在外,而朱安则在绍兴孤寂地陪伴婆婆度过了13个年头。痛苦对双方都是重创。鲁迅多次对友人说:“她是我母亲的太太,不是我的太太。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负有一种赡养的义务,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鲁迅跟她仅仅维持着一种形式上的夫妻关系。鲁迅也考虑过离婚,但那个年代,被休的女人是备遭人们鄙夷和唾弃的,情形大都十分悲惨,只好罢了。

    尽管朱安的内心十分痛苦,但她对鲁迅,对后来和鲁迅生活在一起的许广平毫无怨恨之意,她对别人提起大先生,总是反复说,大先生对她不错。后来听说许广平有了身孕,朱安才真正的绝望了,一开始她认为即使大先生不喜欢她,她像蜗牛一样慢慢地爬,总会爬上去。现在连这个机会也没有了,她只好侍奉周老太太给她养老送终。但她毕竟是个善良单纯的女性,不久,她就释然,对人说,大先生的儿子也是她的儿子,朱安将许广平看做姐妹,视周海婴如己出。她的坦荡为人和对许广平母子二人的体贴,周海婴多年之后提起仍感怀不已。从朱安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传统女性的美德。

    1936年鲁迅先生去世后,朱安的生活十分清苦,每天的食物主要是小米面窝头、菜汤和几样自制的腌菜,即使这样,也常常难以保证。朱安生活困难的消息传到社会上后,各界进步人士纷纷捐资,但朱安宁愿受苦,也不肯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有不怀好意者愿赠她一笔钱,条件是只要交给他鲁迅的遗作。她当场表示“逊谢不收”,同时拒绝提供鲁迅先生的任何遗作。她说自己生活“虽感竭蹶,为顾念汝父名誉”,“故宁自苦,不愿苟取”。这反映出,她是个有原则的人,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正是由于朱安的悉心照料,鲁迅在北京的故居和遗物才得以完整保存。

    1947年6月29日,朱安孤独地去世了,身边没有一个人。她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69个春秋,孤独地度过了四十多个漫长的岁月。朱安临终前,泪流满面地说:“希望死后葬到大先生之旁,”她也想念许广平和海婴,面对自己的情敌和情敌的孩子她始终毫无怨恨。

    朱安的一生是一部旧社会女性的悲歌,她是一个典型封建婚姻包办的牺牲品。

现在也有这样的.老公和媳妇一起,另一个媳妇和公公婆婆住一起.没办法啊,老两口喜欢啊。

TOP

历史环境所造就的人生。感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