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掘丘者】系列Ⅰ——血泪遗书——第八章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作者:恶魔猎手)

                   第八章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黑羽衣的话音刚落,老天爷就极其配合的划过一道闪电,真是会渲染气氛,弄得屋里头安静地连掉根针的声响都能听到。“我从小就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就算有,他也该怕老子我的,我最烦的就是鬼神论者,”老韩有些不耐烦,从座上站了起来,然后突然转身,用手指着黑羽衣,大声吼道,“你丫的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今儿可就不客气了!”黑羽衣貌似并没有被老韩的气势所压倒:“我真的看见了,就在操场上……”“妈的,你还敢说,看我今儿不抽死你的!”老韩很明显是怒了,说罢便举起手向黑羽衣冲了过去,我赶忙拦住韩硕:“老韩,你先冷静冷静,是真是假,咱暂且听这哥们说完。”韩硕听我说罢,狠狠地撂下了手,坐了回去,然后我转向黑羽衣,说道:“哥们,你继续说,把你的所见所闻详细地和大家述说一遍。”黑羽衣听我说完,点了下头,缓了缓气息,咽了口唾沫,说道:“我乃西宁当地人士,今儿报到,我就过来了。然后刚走到学校门口,天就突然阴了下来,下起了大雨,亏了我带了件雨衣过来,就穿上了。顶着雨,我一路小跑到寝室楼下。忽然,我的头顶闪了一道亮光,紧接着就是一阵巨响,这响声简直震天动地,仿佛这雷就打在我的身后,我下意识地回头瞅了一下,真是不敢相信,离我不远处的一块地面居然被雷劈开了一道裂缝……”讲到这里,黑羽衣顿了顿,忽然,他抬起头来,面露惊恐之色,“你们猜……你们猜我接下来又看到了什么?!!”我们几个听到这里也聚精会神起来,就连刚才很不屑的韩硕都竖起了耳朵,齐声问道:“什么?!”黑羽衣的声音颤颤巍巍,“我……我看到,在那裂缝里竟然有一只枯灰色的手……正……向上爬!!”说到这,我们几个感觉浑身发冷,那黑羽衣也睁大了双眼,眼内布满了血丝,手不住地颤抖着,我晓得,这是真正的恐惧!我觉得这事应该不会有假,想到这里,我说道:“看情况,这哥们说的并不像假的,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事这么蹊跷,我觉得我们几个应该去探个究竟。”刘信宇也很赞同:“恩,我觉得龙少爷说的不错,应该去看看,再一个,身为考古系高材生的我们,有去实地锻炼的必要啊。”刘喜也点头称是,韩硕也站了起来,说:“那行,大家一起去吧,看看这鬼事到底是真是假。”然后用手指着黑羽衣,狠狠地说道:“小贼,如果是假的,老子我当场就做了你!”

    正当我们要起身行动的时候,突然听到“当当当”三下敲门声。我们同时被这空洞的敲门声所吸引,刚才的混乱场面瞬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这么晚了,谁还来串门?再一个,刚开学,谁认识谁啊,有什么可串的呢?莫非是那楼下的鬼已经等不及咱们去找他,反而主动来会会我们?“谁?!”刘喜打破了这份宁静。“呵呵,是我……”伴随着一阵淫笑,门“咯吱咯吱”的被缓慢地推开……我们的目光同时聚焦于寝室门处,有的人甚至都抄起了屋里的凳子,以备不时之需。门被彻底打开,门外的人走了进来,随手又把门给带上了,当他的脸转向我们的那一刻,我们被震慑住了!不,不是被震慑住了,而是被彻底的征服了!这,这他娘的是人脸吗?我想用汉语词典里的词汇很难形容他的形象,用日语也许还能鼓捣上两句,用古文讲那就是:此人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毅力(是毅力,不是昳丽,意思是他活着很有毅力),痰桶脸,老鼠眼,酒糟鼻,野驴嘴,头发稀如苇,耳朵大如锣,五官“端正”似北斗,脖子粗大越脑壳,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的身材还足够壮硕。我都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对他称赞道:“仁兄真乃奇人也,观足下之身形,系骨骼特异,仙风道骨,再观兄台之面相,真长得一副猥琐欠揍脸,一双婀娜多姿眼啊,真的,您的眼睛太好看了,如月亮一般,一个像初一,一个像十五,令小弟我佩服的真是五体投地啊!”说完,我向这位仁兄拱了拱手,那“怪物”还真是有礼貌,随即向我回了个礼,恭恭敬敬地说了句:“谢仁兄夸奖,只是托了祖上积德的福罢了!”此言一出,刘喜当场呕吐一地,里面好像还有一个鸡蛋。那“怪物”倒也不含糊,伸手捡起那个鸡蛋,塞到了嘴里,打了个饱嗝,说道:“正好晚上还没吃饭呢。”这时,韩硕呆不住了:“少他娘的废话了,你到底是谁?!”

这么血泪啊?!

TOP

TOP

还是那“恶魔猎手”嗄{:1_261:}没修改就好......

TOP

静待下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