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43---汶川

学校放寒假了,苏华的烦恼才真正开始,以前补习班在学校里上,现在得到老师家里去,老师家苏华暑假的时候去过,郊区,二层楼,门口一大院子,院子里有个小池塘,养着乌龟、金鱼,还种了些竹子养了条狗,今年儿子说:“老师家拆迁了,得到新家去上课!”

    “新家在哪啊?”苏华问。

    “就在原来那个家的附近,我去过!”儿子回答。

    “你去过?”苏华每天按时上下班,她根本不知道儿子那么早放学回来在家做些什么,也管不了,现在她才觉得不光对杨飞,连对儿子都知之甚少。“那好吧,你带路!”

    课程放在星期三上午十点,苏华申请了补休,骑上电动车就出发了,车到半路没电了,“该死!”苏华心里咒骂着,电动车差不多到了该退休的年纪,现在正好是冬天,电瓶的电好象也被冻住了似的,充一夜骑不了一会,苏华用脚蹬着车,儿子用脚在后面划。

    “妈妈,请你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苏华儿子生气地说。

    “我又不想。”苏华气喘吁吁。

    “这样有损我的男子汉气概。”原来儿子是为这个生气啊,苏华哈哈大笑:“别担心,一会到老师家充电,儿子,老师家有院子吗?”苏华逗他说话。

    “没有!”

    “也没有假山小乌龟了吧,那老师家的狗怎么办?”苏华试图分散儿子的注意力。

    “狗关在笼子里,笼子放家里。”

    “那老师家有车库吗?”苏华现在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儿子想了一下,“好象也没有!”

    “完了,”苏华想,“实在不行把电瓶拎上去冲吧,老师家住几楼?”

    “最上面一层。”苏华一声“惨叫”,这当儿正好从以前老师家门口的小巷子经过,“看老师家拆了没有!”苏华和儿子同时向里张望。一片瓦砾!苏华触了电似的将目光收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以前巷子尽头是老师家精致的二层小楼,门口有两根典雅的罗马式的柱子,现在一览无遗,连最远处的宿舍楼都能看到,水泥砖块就在这么堆着,一个房子的轮廓、一个完整的框架都找不到,苏华不寒而栗,她所能想到的唯一一句是“阿弥陀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该看不忍看的人间惨剧。

    “老师家没了!”苏华儿子说了这么一句以后便不再作声,二人不停地路过将要拆迁的房子,能搬的都搬了,只剩几面墙,下掉窗棂的窗户像一张张张着的嘴好像随时要把人吞进去,有的招牌下了,有的还在,让你知道这间以前是棋牌室,这间是超市,有的墙上画着个圈,圈里是个醒目的拆字,有的墙上画着箭头,“粮油店搬至前面五百米处”,更多的墙委屈地站着,不明白自己何以落得这样的命运,有一个人抡着大锤站在墙头上敲自己脚下的砖,苏华一直盯着他,心里为他担心,她紧张得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他的动作、他动作的危险性,更多的中年女人嘻笑着,将完整的砖快整理出来堆放在脚边。

    到了,苏华一口气拎着电瓶上五楼,敲开老师家门,老师是个女的,和苏华一个姓,敢情刚起来没多久正披散着头发,家里那个乱,地上沙发上桌子上到处都是东西,敞着没敞着的行李箱、购物袋,“真不好意思,”苏老师尴尬地笑,“刚搬来没多久!”

    “呵呵,能理解,像我们家装修那会。”苏华也笑,“刚路过你以前的房子,都拆了。”

    “唉,一片废墟。”苏老师说完就开始辅导孩子了,苏华在旁边看书,但她的心里很不平静,不知道苏老师为什么要将房子买在这附近,留恋?不想远离?自己偶然一撇都觉得惊心动魄,而她天天从自家阳台看见以前的房子,看它怎么样在那些挖土机面前矮小下去又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苏华突然想起了不久前的汶川地震,很多人断言经历过那一场以后汶川人从思想到心理肯定会发生很大的转变,而经历过拆迁的人会不会也有类似的心理,就在这间杂乱的小屋里,苏华拿着本书,却什么也没看进去。

                                                                             (未完待续)

支持!!

TOP

拆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