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45---人言可畏

年前最后一次交房,许师傅收拾茶杯准备支援“前线”,苏华欲言又止,眼看许师傅都快要出门了,才脱口而出:“许师傅,能不能借500块钱给我?”

    “啊?”许师傅讶异,“杨飞平时不给你钱吗?”

    “给,给,”苏华很尴尬,“家里的水电、煤气费都是他交的,家用也给,平时加上我的工资也够用了,这不是过年嘛用钱的地方多,工资又推迟几天…”苏华的声音越说越小。

    许师傅从口袋里掏出皮夹,数了五张给苏华,苏华尴尬地接过。

    隔了几天苏华打电话给许师傅:“许师傅,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还早哪,交房还没结束,有事?”许师傅电话里很嘈杂。

    “没事,就把钱还给你。”苏华如释重负。

    “工资发了?”这是许师傅的第一反应。

    “还没!”苏华坦白,“我这正好有了,就先还你吧。”

    “苏华你别老把这事放在心上,这钱你拿着用吧,不用还我!”苏华怕许师傅误会,赶紧解释:“我有,这不是一时救急嘛,平时我跟小沈阳一样‘不差钱’,”为了让许师傅相信,苏华又加重了语气,“真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苏华,你也别硬撑了,这钱你就拿着吧,听哥的话。”苏华推辞不了,但心里打定主意,这钱是一定要还的。“许师傅你们明天不过来吗?不是说开年终总结大会吗?”

    “哎呀,”许师傅叫了一声,“你不说我都忘了。”

    “那我明天把钱给你!”苏华一定得把钱还上。

    “明天再说吧。”许师傅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可把苏华忙坏了,打扫会议室,准备茶水,瓜子花生糖果橘子一应俱全,还买了二斤栗子,年终总结会定在下午2:00,平时聚不到一块的人都来了,苏华做记录,卢经理主持会议。

    会议还没开始,大家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同事之间就爱拿男女关系说事,朱队长涮许师傅:“许师傅啊,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咋就没把苏华划到手哪?”众人皆笑,唯苏华面无表情:“你们不知道吧,他是属兔子的!”

    “怎么说?”朱队长问,众人都停下声来听。

    “兔子不吃窝边草,窝边小草本就少,何况质量又不好!”苏华一本正经地说完,众人“轰”一下笑开了,说这话的时候小赵正好坐在苏华对面,同事之间的热络和新人之间的拘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华感到自己也有那么点欺生的意思,忘了交代了,小赵就是苏华公司新来的大学生,26岁。

    卢经理夹着本子适时进来,众人赶紧收敛了笑容和声音,会后,苏华截住许师傅把五百块钱还给了他。

    “苏华,你真是…唉!”许师傅无奈地说。

    “我有,”自打把钱递到许师傅手中苏华就觉得浑身轻松,“等以后不够了再跟你拿!”这句话是给许师傅下台阶用的,苏华还会再跟他借吗?绝对不可能。

    “对了,小赵还问我,以你的能力怎么会呆在这里,我跟她说你也是没办法,家里这个情况…”许师傅自说自话,说自己如何把苏华的情况告诉了小赵,小赵又是怎样的反应,完全没注意到苏华,此时的苏华嘴巴越张越大。

    “连小赵都看不下去了,说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的!”许师傅兀自忿忿不平,苏华的心跌到了谷底,刚在小赵面前还卖弄资历,哪想到自己在别人面前已经是个透明人,现在回想小赵的表情,她牵动的嘴角好象一切都是对苏华的讽刺。

    等大家都回各自岗位,办公室只剩苏华和韦韦两人的时候,苏华哭成了泪人,“许师傅怎么这样啊?平时觉得大家处得不错跟兄弟姐妹似的,你们有什么事告诉我,我有什么事也不瞒你,可我并不想弄得人尽皆知啊,要知道真心同情的人少,更多人的都是看笑话,哎呀,你看她那样,其实家里一团糟!”苏华的眼泪扑簌簌下,就像鸣笛水壶开了的时候往外飞溅的水花,没有人比她更知道,人言可畏!

                                                                (未完待续)

新春快乐

TOP

的确是,人言可畏!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