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48---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个迷团后来有一天被解开,办公室偶然谈到朱队长,许师傅说:“他自己找罪受,原来他和他老伴都是事业单位职工,两人工资加起来七、八千,有个儿子,儿子又给他生了个孙子,要不是这档子事,真是好日子!“

    “等等等等,”苏华迷惑了,“我们这算事业单位?”

    “谁说我们啊!”许师傅的话被打断后不乐意了,“人家是退休再干,唉,不然在家抱孙子多好的福气,可他偏偏不安分,现在这个小老婆才三十几岁,为了她许师傅没少闹,非把家给拆了,现在哪,真叫妻离子散。”

    “要我说啊,你们这些男人就是找抽,这灯一关还不都一样啊。”韦韦很鄙夷地说。

    “不一样,手感不一样!”许师傅嬉皮笑脸地说,“不然人家老朱能落到这步田地,连他自己都说以前的老婆把他供得跟祖宗似的,洗脚水都打得好好的,现在哪,掉了个个儿,家务活全包,工资全交。”许师傅摇摇头。

    苏华坐立不安,她很不情愿听到这些事,可又不能说出来,这样大家就都知道是为什么了,她很想问问朱队长后悔不?这个机会终于让她等到了,办公室就苏华一个人,朱队长又过来了,最近他好象来的次数比较频繁,也没人问他自己就不打自招。

    “苏华,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没领结婚证。”朱队长此地无银三百两。

    “哦。”苏华想,你们是什么关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苏华,你整天坐这打电脑累不累啊?”朱队长话锋一转,很是关心。

    “累啊,”苏华吐了口气,眼睛还是没离开屏幕,“最近颈椎疼的更厉害了,准备找个机会去推拿推拿。”

    “这个我拿手。”朱队长说着就动作上了,换了苏华尴尬了,这怎么看都不像那么回事,任凭他拿捏了两下苏华便说可以了,“哎,这哪成哪,像你颈椎这么严重的一定得好好捏捏。”朱队长兀自敲着不放手,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走廊上响起了许队长咳嗽的声音,救星来了。朱队长一下子缩起了手,苏华如释重负,但让苏华意想不到的是朱队长从口袋里变戏法似的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来,放在苏华的桌上:“没别的意思,过年了给孩子买点好吃的。”苏华还没来得及拒绝朱队长就哧溜一下走了,那厢许师傅刚好进门,苏华赶紧将钞票放进抽屉,心跳快得跟做贼似的。

    一整个下午就被这两张钞票给搅乱了,苏华打定主意要物归原主,可怎么样还才能不伤别人的自尊,苏华很头疼,毕竟大家都是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万一要是处理不好以后见面多尴尬啊,一直到下班苏华都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她只好将钞票夹在朱队长的工作笔记里,在路上发了条短信给他:“朱队长,谢谢你的好意,钱我夹在你本子里了,明天记得收好。”反正这人肯定是得罪定了,以后要多注意不要再惹祸上身,苏华这样告诫自己,她听过很多因爱生恨的故事。

    新年了,物管费收的好与不好并不影响每年一次的联欢,苏华部门出了个节目,既全体员工大合唱《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视频传到网上,江湖给苏华留言:“站在最边上那老头对你有意思!”

    苏华:何以见得。苏华倒抽了口冷气。

    江湖:从头到尾他的眼光都在你身上。

    苏华:这个…真被你猜中了。

    苏华就把这两百块钱的事源源本本地告诉了江湖,“哈哈哈哈,两百块钱就想包养你!”江湖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苏华发了把刀流血的表情:不许这么说,恶心死了。

    江湖:事实就是。

    苏华:两百也好,两千也好,这不是钱的事,我恨别人拆散我的生活,我自己怎么能干这种事!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未完待续)

身体健康

TOP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说得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