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49---想你,我不惊醒你

苏华一个人坐办公室,表情泫然欲滴,“哟,大过年的这是怎么了?”韦韦一进门就扯开了嗓子。

    “没什么,”苏华收敛了下,“就是觉得孩子…,”一说到孩子,苏华就止不住哽咽了起来,“前天回家,大门敞开着,前后窗户也都开着,叫了几声‘杨洋’都没人答应,我心想等他回来一定把他训半死:出去不关门!后来才发现他躺床上睡着了,零下八度啊,这被子也没盖,身上冷的像块冰,可把我吓坏了,昨天回家吧,发现他只穿一条棉毛裤在那写作业,问他说裤子拉巴巴的时候弄脏了,我哭笑不得‘你就不知道换一条啊’,其实心里疼啊,总觉得愧对孩子。”苏华垂下眼帘。

    “千万别这么想,”韦韦说,“孩子吃苦那是锻炼,你要真放心不下,就依了杨飞把工作辞了回家带孩子去。”

    “不要,”苏华惊恐地叫,“那种日子我可不想过,我们小区有好几个不上班的,出来睡衣睡裤还汲双拖鞋,脸也不洗头也不梳,走路慢吞吞的,闲来没事就和那些老头老太家长里短,用钱还得伸手跟男人要,”苏华摇摇头,“我可不想过这种日子。”

    “知道,”韦韦说,“跟你开玩笑哪,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去,在家呆时间长了会跟社会脱节,再说上班有事我们还能开导你,在家跟谁说去?!”

    “那是,”苏华感叹,“我有个朋友,2008年10月3日从楼上跳下去了,五楼,当场毙命,她就是好强,有什么喜欢闷在心里,说起来她老公比我老公还有钱,家里装(潢)的那跟皇宫似的,房产证上也是她的名字,她平时就是不上班,一个人在家带孩子,结果哪…”这件事带给苏华强烈的震撼,“我常常想,当时如果有个人在旁边开导开导她,兴许就能过去了,唉!”

    “真的?”韦韦很诧异。

    “恩,”苏华肯定地说:“这种事还能骗你!平时我经常披在衣服外面的那件黑外套就是她留给我的,我一直穿着作为对自己的一个提醒,有时候想这样固然是种解脱,可受伤害的总归是自己,她是十月份跳的,他老公年底就结婚了,房子别人住了,孩子落别人手上,这真的值得吗?”苏华和韦韦同时叹了口气,现实总是丑陋的。

    晚上回家苏华翻开周年时为朋友写的悼文,心想,无论何时,都要坚强的活下去!

    想去你墓上祭扫,可又不知道你葬在哪里,曾经的回忆,在我徒劳地想抓住的时却开始慢慢模糊,尽管我本身并不想忘记。所以,我很需要一个具体的东西来寄托哀思,一座碑可以,一个刻着的名字可以,一张黑白的小照片也可以,只要往那一站,流下眼泪,我就会觉得你又和我在一起了.

    和以往不同,我开始试着和朋友们保持联系,这样很好,许是年龄大了觉得交新朋友很难,还有就是因为你,让我知道了珍惜,也许哪天眼睛一闭不睁,一辈子就过去了.

想你 我不惊醒你
当我活着 活得好好的
从春天面前经过
又怎么能够忘记你
如今 找不到你的墓碑寄托哀思
有人在上面洒下眼泪、花瓣或是别的东西吗
如果没有 我们还想着你
我 还有我的儿子(你是他的漂亮阿姨)

想你 我不惊醒你
有月亮的夜晚却飘着雨丝
忘了吧 你曾经的家 6幢504
现在你的门牌号码是几?
夜很沉默 我等他开口叹息

想你 我不惊醒你
看到么我们都老了
而你 永远还那么年轻
三月的坟茔 可有鸟儿唱歌给你听
心悸莫名 我知道是你又闯入我回忆的边境

想你 我不惊醒你
我需要流泪 无声无息地
生活的路有时候很窄
但侧侧身也能过去
而你非要刚烈如此 洒脱乎?糊涂!
想在梦中见到你 想再下一场雪
我手持DV"看这里!看这里!"

想你 我不惊醒你
冷雨凄凄 清明适至
只要一想到长长的一生 
你只走出了短短的三十个年头就忍不住扼腕叹息
只要一想到你灿烂的笑容只能定格在黑白照片上
而你的名字则刻成了墓碑上的宋体 便悲伤不能自持
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哪里
想你 我不惊醒你              
                                    

                                                           (未完待续)

后面的黑字很。。

TOP

阿弥陀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