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2---一语双关

“唉,没钱啊,到现在工资还没发哪。”苏华假装叹了口气。

    “哭穷,装吧你。”露露笑得跟银玲似的。

    “真的!”苏华继续逗她。

    “那还不好办,先拿去穿就是,别把自己整天搞的跟黄脸婆似的。”露露开了家服装店,就以她的名字命名叫露露服饰,因为风格和品位和苏华比较相似,所以苏华定点在她那买衣服,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哈哈哈,改天去,是要买几件,真快,都过年了。”苏华确实很长时间没去了,难怪露露会问:“你最近忙什么哪?”

    “还能忙什么,上班呗,哪像你们这些做老板的,又不用看人脸色。”苏华酸上了。

    “喂…我现在不是在看你脸色啊,请你来买衣服还得低三下四。”露露也调侃苏华两句,转而正色道:“说真的,我最近也忙,我妈家拆迁。”

    “啊,真的?你妈家住哪?”苏华问。

    “就是服装市场旁边,那边还有个药店。”露露说。

    “啊,是那儿!”苏华心想还有那么巧的事,上次和韦韦讨论过的,“你妈的房子最后还不是给你啊!”

    “给了我一套,我妈说趁我弟弟还没结婚,赶紧将能给我的给我,等媳妇娶进门,到时候话就不好说了。”露露说。

    “啊,你还有个弟弟?”苏华诧异。

    “恩,比我小十岁,还没结婚哪。”露露实话实说。

    “其实…我妈家也快拆迁了,不过房子没我的,”苏华心情低落。

    “我妈也不想给,可是想想自己年纪都大了,以后能靠谁啊,媳妇?”电话里露露笑了两声,“还不是女儿!再说她也怕人家说她给儿子不给女儿,偏心!所以才给了我一套(房子)。”

    “能给就不错!”苏华心里的一些负面情绪又上来了,同样是人言可畏,一个怕不给女儿别人说三道四,一个却是怕给了,别人说闲话,这个世界……

    “那你以后就不要养他们!”露露义愤填膺。

    “那哪成啊。”苏华哑然失笑,“你真不照顾试试,唾沫星淹死你。”

    “等于说父母不给房子,你还得替他们养老送终,这根本是桩陪本的生意嘛。”露露三句不离本行,但苏华喜欢的就是她的直率,也知她并无恶意,只是她无意中说到了苏华的痛处。

    第二天一早,苏华还睡意朦胧就听见杨飞在下面骂人,苏华赶紧穿好衣服下去。

    “这是谁啊,这么缺德,别他妈让我知道,知道我泼你家去。”杨飞双手叉腰扯起了嗓子活脱脱一个泼妇,他旁边的白色汽车上被人泼了泔水,苏华一看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一声不吭回家拿了块抹布准备把脏的地方擦干净。

    “别擦了,有什么用,擦也擦不干净,我等下开去洗。”杨飞拿苏华撒气,苏华也就不搭理他了,收起抹布回去继续睡,今天休息。

    等晚上苏华带孩子从妈妈家回来,杨飞还在生着气:“你说这是谁啊,这么缺德。”

    “你也不要怪人家,怪来怪去怪你自己!”苏华一边收拾屋子一边数落杨飞。苏华他们住的是个老小区,这里地势好,离儿子学校也近,所以就一直没换地儿,当初建的时候就只有自行车库,压根没考虑到现在人人买汽车,所以马路都很窄,又没有划车位,停车全凭自觉。

    听了苏华的话杨飞暴跳如雷,“怎么我的车这样了你还幸灾乐祸!”

    “我是跟你讲道理,”苏华斯条慢理:“要是你的车一直停在楼下,天天停人家还好意思占位?!现在你天天不回来,别人看见有空位不停,傻瓜啊!时间长了他就视为已有了,你回来,那是占了别人的位置…”

    “怎么是他的,明明是我的,我以前一直停这!”杨飞还在强辩。

    “你有多久没回来了?”苏华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要知道,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在那等着你。”苏华的话像一根针,让杨飞一下子泻了气。苏华曾经跟杨飞说过这么一句:“没有人会永远站在原地等你。”今天这句一语双关的话,不知道杨飞能否听得出来,苏华的心思。

                                                                                (未完待续)

《拆迁》中每家的故事,可谓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