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4---最好的补偿

“听人说这上代把坏事做绝了,就会报应到后代身上,你不要说我迷信啊,就说杨飞朋友这个事,当初连我们结婚他都要在里面捞上一笔,平时更是,这不,生个孩子自闭症,”苏华眼看韦韦睁大眼睛看着自己赶紧解释:“我不是幸灾乐祸,就是感叹这命运。”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苏华这么善良上天也没有让你过好日子,所以这事,咋说哪。”韦韦咂咂嘴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

    “我,”苏华惊讶韦韦拿自己做比喻,她笑道:“上天已经给了我最好的补偿。”看韦韦不解苏华又道:“当初怀这孩子不容易,发烧、生病、吃药,婆婆说这孩子不能要了,连杨飞都认定这孩子生下来肯定有问题,非要我打掉,住院证已经开好被我溜掉了,那时候鬼使神差就非要留下他,今天如果不是他,我恐怕要流落街头,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生下他?”苏华看着韦韦,韦韦耸耸肩,摊摊手,“那时候我工作的厂里有一对大学生,结婚不久怀孕了,两人自然万分高兴,可上一辈却不这么想,非拉着媳妇去照B超,说他们家几代单传,不能在他这儿断了香火,结果是女孩,老两口坚持要把孩子打掉,年轻人的思想比较先进,觉得生男生女无所谓,这一拖转眼孩子七个月了,老两口一看不行了,再不打掉就要生出来了,两人齐刷刷往儿媳妇面前一跪,乞求她把孩子拿掉,夫妻两人受不了父母的苦苦哀求,想着就先把孩子拿掉吧,以后再生,结果引产下来一看,是个男孩,不过已经没有了呼吸,老两口当场就晕了过去,后来那对夫妻再也没能怀上孩子,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当我怀孕时,我首先想到的是‘这孩子,他是条命’。”苏华不由得感叹,“命运真奇妙,当初是我‘救’了他,如今却是托了他的福。”

    “你怎么会流落街头?”韦韦觉得好笑,“他那么有钱,你少说得分一半。”

    苏华难以启齿,说出来还是憋在心里?苏华犹豫了半天,最后决定说出埋藏在心里的秘密,被人笑话总比像朋友一样跳下去好,“上次我们闹离婚时他就将家里的所有存折上的钱都存到了他爸爸的名下,公司法人是他爸爸,房子的名字也是,那辆车是他哥换新车时甩给他的,都快报废了,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你们以前闹过离婚?”韦韦惊讶,她还是第一次听苏华说。

    “恩,他们把孩子带走了,不让我见孩子,我就妥协了。”苏华黯然。

    “没事,”韦韦安慰苏华,“你真到法庭,法庭会按他的收入判他支付孩子多少抚养费,那也很可观。”韦韦是过来人,在这方面还是有点经验的。

    “哈哈哈哈,”苏华几乎要笑出眼泪,“他到现在还在原来单位挂着哪,停薪留职!这边又没有他的工资收入可查,法庭到时候只会按那个判,有多少,我问过律师了,几百块,还不够交水电费!”

    “那真的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韦韦问。

    “有啊,要饭把孩子养大了。”苏华仍不忘苦中作乐,幽上一默。

    “苏华,我们都不知道…”韦韦小声说。

    “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苏华等到韦韦肯定的回答以后才继续说,“现在的工资养活我一个人都不够,更何况带个孩子。”

    “那你有没有想过换份工作?”韦韦小心翼翼地说。

    “想过,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这边工资虽然低点,但相对来说比较清闲,白天忙完了晚上还有精力照顾孩子,外面的工资虽然高,但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我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怕是高工资没拿到自己先倒下了,得不偿失啊。”别看苏华平时沉默不语,脑子里却没闲着。

    “唉。”韦韦叹气,“难怪你总是闷闷不乐。”

    其实真正闷闷不乐的原因苏华并没有说,是源自李静的一番话。

                                                                 (未完待续)

待续

TOP

提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