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8---疙瘩

一夜没睡踏实,杨飞直到凌晨才回来,苏华第二天一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我一会去接杨洋!”

    “杨洋啊,被苏平带到亲戚家去了,晚上才回来哪。”苏华母亲回答。

    “啊。”苏华懵了,只好按母亲说的明天来接,就只剩苏华和杨飞两个人在家,空气像凝固了,没有孩子在中间润滑,两人都成了哑巴,家里唯一发出声音的就是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档子节目,说孩子生病了,孩子的父亲为了救治他砸锅卖铁,连房子也要卖,妻子不依就闹上电视,专家调解到最后才知道,那孩子根本不是他亲生的,是领养的,难怪妻子不同意哪,但那父亲泪涕俱下:他就是我的儿,我对他有感情。

    苏华也抹了一把眼泪:“杨飞,如果是你儿子你会这样吗?”

    杨飞想了一下:“在我心目中,除了我自己,最重要的就是他。”杨飞的神情让苏华完全相信他的话,尽管杨飞对儿子的抚养从未尽过责任,但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永远割不断,这让苏华更加确信把孩子放在母亲家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哦,能不能请你个事,”苏华趁机把任务交给他,“明天到我妈家接一下杨洋,我值班哪。”

    “好的,我明天上午去。”杨飞答应了。

    第二天苏华和韦韦值班,两人嘻嘻哈哈吃着小零食,电话响了:“苏华你怎么回事,”杨飞的声音炸耳朵,“我去接杨洋你妈不让!下次做事请你先说好了好吧。”

    “啊,说好了呀,”苏华懵了:“等等,我来打电话。”苏华搁下就拨通了妈妈家的电话。

    “哦,苏华呀,杨飞刚来过,我让他走了,过两天再接杨洋回家。”没等苏华问母亲先汇报上了,苏华的火蹭就上来了:“妈你什么意思,那天我本不想把杨洋留下,你们话都说到那份上了,我要硬带他走吧显得我不近情理,更何况大过年的大家闹得不开心何必哪,可这一而再、再而三你不让接孩子是什么意思啊,你明明知道杨飞平时不怎么回来,难得那女的不在我让他和孩子培养培养感情的,你倒好,硬是不让孩子回家。”

    “好,好,”苏华母亲也气上了:“来接来接,我还不是想你轻松一下。”

    苏华一生气把电话给挂了,随即打了个电话给杨飞:“你去接吧,我跟我妈说好了!”

    “杨洋刚才打过电话给我了,在电话里哭着非不肯回来,这事我不管了,苏华,你有什么事情能做好的?”杨飞的责问让苏华哑口无言。

    电话刚挂上又响了,苏华一看是妈妈家的号码,不想接也还是放在耳朵上了,电话里传来儿子的声音:“妈妈,我刚打电话给爸爸,让他不要来接我,他说这事得问你,我跟婆婆说,婆婆说是你非让我回去的,也说要问你,妈妈…”苏华一听火了:“才去几天就不听话了是吧,告婆婆,今天下班我打车去接你。”电话里传来孩子哇哇的哭声,苏华一狠心挂了电话。

    “好了,全惹毛了。”苏华自言自语。

    “什么全惹毛了?”韦韦问苏华,苏华把情况一说:“这下好了,孩子哭上了,杨飞和我妈也气上了,我更气,我就搞不懂我妈!”

    “算了算了,你妈还不是想制造机会,让你和他单独相处的。”韦韦劝苏华。

    “我和他是没指望了,我现在就是希望他和孩子别生疏了,真有那天,我走也走的放心了。”苏华像被抽了筋一样,浑身瘫软:“我承认,我也有点借题发挥,自从拆迁那件事以后,一切都变了。”说来说去还是拆迁留下的疙瘩,谁又能说不是哪。

                                                                            (未完待续)

都惹毛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