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4---情人节

还是苏华的电话打破了寂静,“妈…晚上吃饭啊…好的。”放下电话苏华说:“是我婆婆。”

    “最近关系搞的不错啊。”韦韦笑。

    苏华苦笑:“只要我忍气吞声把孩子带好就什么都好了。”这种好是以苏华的不诉不怨为代价,所以有多少真实的成分在里面苏华心里很清楚。

    晚上是生日宴,主人殷明和苏华很熟,在湘潭时和杨飞时有往来,所以苏华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菜也很合苏华的胃口,总的来说这顿饭吃得很舒心,席间逢有煲汤苏华都替公公婆婆舀好了双手奉上,来给公公敬酒人都不忘带上一句:“老杨,好福气啊。”乐得公婆合不拢嘴,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殷工拿出一包烟每个人撒了一支,自己点上狠狠地吸了一口,“妈的,拆迁了,连烟都不能抽,现在赶紧弄几支过过瘾。”旁边有人附和:“以前想怎么吸就怎么吸,现在拆迁巴掌大的地方,一抽一屋子烟半天散不去,你一抽老婆孩子都有意见。”这话还真说到了旁人心里去了:“我现在到人家去,都要先问问能不能抽,有的大派‘没事没事,尽管抽’,那烟缸就是迟迟不来,更有的大冬天给打开窗户,你心里还没数吗?所以我们现在到人家尽量不抽,实在憋不住就到楼下吸一支再上去。”

    “同感同感。”一桌人只要是男的都频频点头,这点苏华就无法感同身受了。

    宴会还没结束杨飞就不停地催着要走,“今天放映美国大片。”要带苏华和孩子去看电影,如此热情苏华倒没想到,还是露露的短信为苏华释了疑团:“美女,情人节快乐,干吗哪?”

    苏华回短信:“和公公婆婆吃饭。”

    原来今天是情人节!

    苏华电话问了几个影院,都答曰“客满”,“要不今天别看了。”苏华很无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不行不行,我就要看。”苏华的儿子耍上了泼。

    杨飞说:“我知道一家影院,就是远一点,正好把爸爸妈妈捎带回家。”今天晚上杨飞像变了个人似的,连杨飞的爸妈都夸,苏华也有点飘起来,莫非这就是别人嘴里的浪子回头金不换?

    “要不要打电话去问一下?”苏华吸取前车之鉴。

    “不要,正常都不会客满。”对于杨飞的肯定苏华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她完全沉浸在回心转意的假象中了。

    杨飞在楼下将父母放下,又掉转车头驶出了市区,“哇,摩天轮,快看快看,旋转木马!”苏华的儿子不停的尖叫,“这是哪?”苏华问。杨飞手扶着方向盘很不屑地回答:“JH城,这边是一期那边是二期。”言语间多有鄙视,苏华就闭上嘴不再说话。

    杨飞很熟练地将车停在停车场,在前面一眨眼就不见了,可怜苏华拉着孩子跟在后面连追带赶,实在找不着路拉人就问:“请问电影院怎么走?”等狼狈赶到时,杨飞已经气定神闲地等在那了。

    “磨蹭什么?”杨飞倒先兴师问罪了。

    苏华咕嘟一下把口水,连同一肚子的气一起咽下。杨飞挤到服务台,手指夹着100块钱钞票,苏华一看墙上的电子价目表拽了拽杨飞的衣角,小声地说:“60哪,太贵了,还是别看了。”

    杨飞没有理睬苏华也就噤声,服务员过来:“先生,看什么电影?”

    “某某影片,9:00的,三张。”杨飞回答。

    “90!”

    不光苏华诧异,连旁边排队买票的人都大跌眼镜:“这么便宜!”

    “今天星期二!”杨飞回答。

    对了,星期二半价。

    捏着票苏华踌躇不前,杨飞走出老远又折回头:“你干什么?”

    “我要…上厕所!”苏华嚅嗫着回答,“妈妈,我也要!”苏华的儿子夹着小腿作急状。

                                                                    (未完待续)

情人节,多么可怕的3个字啊。

TOP

近来为兄忙碌得很,才过来拜读。请见谅!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