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75---未置可否

没等到和杨飞办手续,倒先把婆婆等来了,这天早上婆婆电话:“苏华,我今天过来给你们送点吃的。”苏华想,这容易,到时候就推说杨飞忙中午不回来吃,杨飞的短信接踵而至:“我妈说我们家下水道漏水,让我回家修一下,我能不能回去?”

    苏华是既恨且气,杨飞啊杨飞,表面文章你要做到何时?苏华没有回短信,杨飞又发了一条:“我中午能回来吃饭吗?”苏华没理。

    “我就想不明白了,”苏华对韦韦说:“为什么老太太每次来都要告诉他儿子,这样每次他妈来杨飞都装作在家的样子,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她就不能不事先通知啊,”苏华恨恨地说:“让她亲眼看看我心里才解气。”

    “苏华你真傻,”韦韦笑她:“她会真的不知道吗?不知道才怪!她要不打电话让她儿子回来,真看见了她这脸往哪搁啊!”

    “哦。”苏华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被人当猴耍了。

    中午苏华到家,深呼了一口气推开门,一桌人都已经坐下,儿子欢快地说:“妈妈,妈妈回来了!”杨飞低头不敢看苏华的眼睛,婆婆招呼苏华:“快坐下吃饭吧。”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假!苏华在心里喊,低头捧起了饭碗。

    “奶奶,你尝尝我妈烧的鸡翅膀,很好吃的。”杨洋撒娇。

    “苏华,鸡翅膀是你烧的?”婆婆表情很古怪。

    “是啊,怎么了,不好吃吗?”苏华有点局促。

    “不是,没什么。”气氛突然有点僵,一桌人闷着头吃饭,只剩孩子津津有味吃着鸡翅的吧嗒声。

    吃过饭,杨飞父子俩有事先走了,正好顺便送杨洋去上学,苏华和婆婆争着洗碗,婆婆说:“他昨晚没回来?”苏华顺着婆婆的眼光看见杨飞叠得整整齐齐的房间。

    “恩,他…工作忙。”苏华结结巴巴。

    “他是不是最近都没回来?”婆婆厉声地说。

    “恩…有…时候吧。”苏华涨红了脸。

    “苏华你跟我说实话!”婆婆拉下了脸。

    “我不要问我,问了我也不会说的。”苏华咬咬牙,“杨洋上学之前跟我说,‘妈妈,你不要告诉奶奶,她有高血压’,妈,你就是没了这个儿子,有这个孙子也够了。”这么一说,老太太良心发现了,“不行,我得管,不能眼看着他把这个家拆了,多懂事的孩子,我的孙子哎,我得问问杨飞他究竟想干什么!”老太太冲过去打电话,苏华挡在电话跟前。“苏华你给我让开。”婆婆把苏华拨一边去,苏华眼见拦不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妈,你别怪杨飞,不是他要走的,真不是他,是我把他赶出去的。”

    “苏华啊苏华,你这是何苦哪。”婆婆想不明白了,“你这样做不是便宜了那个女人了。”

    苏华泣不成声:“妈,你就成全他们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一年难得回来几次,就这样那女的还不依,不是电话就是短信,半夜三更能把他给喊走罗,妈,我求你,你就答应了吧,成全了他们也就是成全我,我答应你一定把孩子带好,”苏华把头磕得咚咚响。

    “苏华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婆婆抓住苏华的胳膊。

    “你答应我就起来。”苏华不依。

    “你先起来再说。”婆婆劝。

    “不,你先答应我。”苏华倔上了。

    “好,我答应你。”婆婆承诺。

    “我还有一个请求,”苏华泪眼婆娑,“我承诺过杨飞绝对不说的,现在我已经食言了,希望妈不要去问杨飞,也不要去为难他。”

    婆婆哼了一声,未置可否。

                                                              (未完待续)

还是老人厚道。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那可是老人家生活历练出来的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