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80---尺子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杨飞发来一条短信:“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你早点回来给孩子做饭吃。”苏华一看怒不可遏,把手机重重地往桌上一摔,韦韦赶紧在底下用脚踢了一下苏华,用眼神示意卢经理注意她了,苏华在笔记本上写下几行字,把它推给了韦韦,“太过分了,又把孩子关在家里一个人出去,三天前我就跟他‘预约’,说我今天开会晚上迟点回去,今天早上又短信提醒他…”

    韦韦在苏华的下面接着写,“算了,当他不存在。”

    苏华兀自不解气,觉得很有必要借题发挥一下:“今天我是生气了,你爸妈来帮我做饭、打扫卫生,我本该感谢的为什么反倒气上了哪?我是买了五元一斤的青菜,这就犯法了?和你一场输赢几千块比起来这算什么!”短信发出去,杨飞不咸不淡地回了一条:“以后他们不会再说你了。”

    “我要上班还要带孩子,卫生没时间打扫,你父母为什么就不能谅解,你们能不能不要将你们的生活方式强加在我的头上,我只想活得舒心点,可以吗?”苏华将心中的想法一古脑儿倒出来。

    “以后我和他们都不会再说你了。”

    看着杨飞的短信苏华欲哭无泪,这不闻不问的背后并不意味着他们对苏华妥协了,而是要将苏华彻底地踏出他们的圈子。也罢。苏华叹口气,算是认命了。

    星期一苏华给苏平打了个电话:“苏平,有空过来一下,家里灯坏了。”心里感慨,家里没个男人还真不行啊。

    苏平是中午过来的,一边修灯一边说:“姐,妈有没有给你打电话?”

    “没有啊,怎么了?”苏华奇怪。

    “闹成一锅粥了,舅舅不是回来了吗,表姐拉着他非要他还钱,舅舅都说了等拆迁了卖掉一套房子还她,她非不肯,大姨妈一家人围着舅舅骂,表姐连XXXX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苏平示意苏华把灯泡递给他。

    “真的!”苏华骇然,“表姐怎么这样啊?”

    “还不是为房子,她们想舅舅现在就把老房子抵给她们当还债,这样拆迁的房子就全归她们所有了,舅舅也不傻,话不投机就吵上了,一个大男人还是长辈哪,跪在地上求她,表姐忒狠了,大姨妈还帮她。”苏平把灯泡拧上去,拍拍双手:“好了,亮了。”

    “一场病也没把这贪财的毛病给治好了呀。”苏华心想,这里所说的大姨妈便是上次生病苏华去看望的那位。“那舅舅不会不去啊?”苏华说:“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舅舅哪知道啊,晚上十点打电话请他去喝粥,舅舅不知是计就去了,舅舅也老实,哪有半夜喊人喝粥的呀!”苏平叹气。

    “现在怎么说?”苏华关切地问。

    “舅舅说回外地卖房子,砸锅卖铁也要把这钱还上,苏华你知道吗?”苏平说,“这钱还不是舅舅借的,是表姐她们眼红舅舅炒股挣钱,就给了十万块委托他代为炒股,结果牛市变熊市,这钱都打了水漂,眼看血本无归表姐不依了,非要舅舅还钱,舅舅也答应还了,才有了这么一出,其实真算不得借。”

    “啊,是这样啊。”苏华料不到还有这等内情。

    “现在全村人都知道姐姐逼弟弟卖房子还钱,没有人一个人再跟大姨妈家讲话的。”苏平说。农村人就是这样,你跟他讲法律他可能不会理睬你,但生活中每个人心中都另有一把尺子,那就是道德。有悖于道德的都会被鄙视。

                                                                     (未完待续)

是啊。法律还是基于人情的。

TOP

衡量人们道德水准,更何况那一把尺子哦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