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81---做人情

“舅舅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都说狠话要断绝关系了,现在大姨妈家拆迁,又讨好似的把房子借给他们住,本来妈已经帮他找好一户人家了,说好一年租金1万4,现在舅舅只收了大姨妈一万块,她还逢人便说风凉话:‘我这个弟弟好呢,知道我家拆迁了房子都舍不得租给别人,白给我们住,我们实在不好意思象征性给了点钱’,可把小姨给气得,她一直在里面帮舅舅讲话,谁想到为他忙前忙后到最后他却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小姨一个电话状告到舅妈那儿,前因后果一说舅妈也火了,她跟小姨保证,舅舅要再敢跟大姨妈家往来就跟他离婚,你知道舅舅是出名的怕老婆嘛,”苏平笑,旋即又收掉笑容:“妈也气得在家躺着哪,她也没少在里面说话。”

    “恐怕舅舅以后就这点出息了。”苏平叹了口气,苏华惊讶于弟弟现在敢于对长辈评头论足了,她用另一种眼光看着弟弟,觉得他真的长大了。

    “你说这人啊,心是红的眼睛是黑的,这眼睛一红,心就黑了。”第二天苏华用这句做了开场白。

    “又怎么了大小姐,好端端地发什么感慨?”韦韦笑苏华,又问:“这个星期六回不回去?”

    “不回,昨天我弟弟来的,讲了家里的一些事,觉得挺烦的不想回去。”苏华说。

    “哦,你弟弟说什么?”韦韦合上资料簿做细听状。

    “我妈姊妹三个,她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除我舅舅在外地以外,其余的都在一个村子里,我大姨夫承包了渔塘,今年刚好碰上拆迁,无巧不巧的是承包合同也到期了,我大姨夫就找小姨夫,小姨夫是村长嘛,想续签,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就算是连襟也要权衡权衡啊,一边是全体村民的利益,一边是个人,听说那个渔塘已经评估过了,保守估计100多万哪。”

    “哦,那是,”韦韦面色凝重的说,“要是签给了你大姨夫,恐怕全村人都要造反。”

    “是啊,我小姨夫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啊,大姨夫眼看此路不通就到处散播谣言,说要举报小姨夫在职期间徇私舞弊,挪用公款,这乱的呀,我妈去做和事姥我大姨妈非但不领情,还说要连我家的黑网吧一并举报罗,我妈能不气躺下嘛!”苏华咂咂嘴。

    “照你这么说这家人真是钻到钱眼里了。”韦韦摇摇头。

    “拆字当头人人都红了眼了,反正是最后一遭都想多捞点,我们村有块空地,原来葬了些乱坟,除了清明去烧两个纸平时根本就无人问津了,这一拆迁又产生了矛盾,里面有祖坟的人家都得到了补偿,而且还提供一块墓地安置先人,没有祖坟的村民又不依了…”苏华不停地摇头叹气,她停了一下,艰难地吐出一句:“昨天我跟弟弟说了,婆婆拆迁给了我一套房子。”

    “苏华你疯啦。”韦韦尖叫。

    苏华苦笑,“他们总疑心我要回家要房子,现在我舅舅、姨妈闹成这样我更不能让人看笑话,罢了,给他们吃颗定心丸吧。”韦韦知道,苏华这么一说就把讨要房子的最后一点希望给掐灭了。

    “也许你的父母不是这么想的。”韦韦安慰苏华。

    苏华扬了扬嘴唇,“我弟刚到家,我妈就打电话来了,说‘苏华啊,你有房子啦!这下可好了,这下可好了…’,连说了好几声,在她看来一个难题终于迎刃而解了,”苏华痛苦地说,“她从没站在我的角度想,房子名义上是我的,真离婚了我拿的走吗,他们也不会让我带走的,婆婆就是算准了我不会贪图他们的房子才乐得做个人情。”

    “苏华…”韦韦咬了咬嘴唇,苏华打断:“你是想说我之所以不幸福,就是什么都看太透是吧。”苏华叹了口气,“其实我比谁都痛苦,什么都知道还要陪着大家演戏。”

                                                                              (未完待续)

人情,是人与人之间相互联系的一种生存关系。

TOP

一如我们的网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