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82---无声的抗议

正说着社区的任主任过来,满面春风的样子。

    “哎呀,最近到哪去了,都没看到你们。”韦韦笑着招呼,“很多人来问你们怎么不办公的。”

    “忙拆迁。”任主任回答。

    “你们也要参加拆迁?”苏华很惊讶。

    “做工作,动员动员。”任主任轻描淡写的回答。

    “拆迁难吧。”苏华想象中肯定是困难重重。

    “还好吧,反正现在都有明文规定,不像以前,一个鸡窝、一个猪圈都变着法儿讹钱。”任主任把一份文件放在苏华桌上:“市里过两天要来检查,不为这个我还不过来哪,我们已经完成拆迁任务了,其他小组还有骨头没啃下来哪,得去帮忙。”

    “难怪,”韦韦说,“只看到你一个人过来。”

    “恩。”任主任急匆匆的走了,拆迁这个事仿佛已经成了全民总动员。

    任主任走了以后苏华和韦韦的话题就围绕在刚进门的许师傅身上了。

    “许师傅,年后怎么没看到你家开庭啊?”韦韦好奇地问。

    “怎么没有,都开了两次庭了!”许师傅说。

    “啊,”苏华和韦韦同时叫出了声:“怎么都没听你提起,怎么样,怎么样?”用韦韦私下的话来说,处的跟兄弟姐妹似的,谁家的事都跟自己的似的。

    “一次对方提交证据,一次我们提交证据,离判决还早哪,”许师傅苦笑:“一场持久战,我已经给小琴打了预防针,到时候真判他一套房子,就当原来没拿那么多。”许师傅叹口气:“就怕小琴想不开,她到现在还不能相信自家的弟弟把自己给告了。”

    “早知道不打这个官司了,直接给他一套算了。”韦韦感慨。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那么多钱砸进去了,硬着头皮打(官司)吧。”许师傅无奈地说:“估计我小舅子也一样,进退两难!”

    “法院嘛,吃了原告吃被告怎么都不吃亏,律师费你也一分少不了,最后就是当事人两败俱伤,谁也没落个好。”韦韦下结论。

    “这次官司我们找了个证人,就是小琴的叔公,我们请他证明房子是在我老丈人死后由我们翻建的,他在证词上签了字以后又经不住我小舅子的游说,替他写了份东西,说房子是在我丈人生前由我丈人出资翻建的,这个性质就不一样啦。”许师傅喝了口茶,“写了就写了呗,他自己又经不住良心的谴责,血压一下子冲到160,到现在还没降下来,其实到这个份上官司的输赢已经不重要了,只是觉得给别人带来这么大的麻烦非常过意不去。”许师傅叹口气,“现在我请谁吃饭他们都不敢答应,怕我要他们作证什么的,这个官司打得…亲情都没了。”是啊,官司打出了什么?隔阂、猜疑!

    星期六苏华果真没到妈妈家,而是在家使劲搞卫生,窗玻璃、桌子都擦得亮亮的,杨飞回来的时候苏华正哼哼哧哧的拖地,杨飞看了一眼没有作声,钻房间里去了,苏华对着最后一个眼中钉---那台冰箱摩拳擦掌,那天婆婆把它搬到客厅里苏华就老大不高兴,晚上推开门更是欲哭无泪---东西都挪了地方,一点也不像自己家了,今天苏华要再把它搬回原地,她要用这种方式进行无声的抗议。

    冰箱太重了,苏华就像只小蚂蚁,一点一点的挪,冰箱里的瓶子被摇得叮叮当当响,杨飞探出头来看了一下,又迅速缩了回去。

                                                                                   (未完待续)

哎呀,这财产啊。万恶之首

TOP

此时无声有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