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89---理所当然

苏华泣不成声:“爷爷,杨洋也来了,你看到了吗?你以前总说他有出息,现在他可聪明了,谁见了都喜欢,家里也有钱了,可杨飞他也不回来了,爷爷,你以前总说我们家苏华是最好的,可是为什么我就过不上好日子哪,爷爷…”苏华在爷爷的墓前号啕大哭,可是没有人来回应,只有林间一群惊起的鸟儿扑棱棱地扇着翅膀,飞走了。

    末了,苏华抹掉眼泪,红肿着双眼坐进车里,杨飞逗儿子:“刚刚还哭鼻子哪,你连老祖什么样恐怕都忘了!”

    “谁说的,我记得哪。”杨洋噘起嘴,头生气地扭到一边。“哈哈哈哈。”杨飞和杨同海哈哈大笑。

    “妈妈我真的记得!”杨洋到苏华这儿寻求支援来了,苏华摸着杨洋的头:“恩,妈妈相信你,告诉妈妈刚刚为什么哭?”

    “就是有一次你和爸爸都没回来,我放学回家没带钥匙,又饿又冷,老祖把他最好的鞋给我穿,还给我好吃的吃…”杨洋说着说着又煽情地流下了眼泪。

    杨飞笑得越发的厉害,苏华把儿子搂到怀里,她完全理解儿子,因她本身也是这样的人。车开到苏华公婆家,午饭就在这里吃,刚扫墓婆婆没有参与就是在家忙做饭的,苏华在楼下无聊地翻起了杂志,听见楼上一干人等在说杨洋刚才的事,婆婆说了一句:“跟他妈一样,多愁善感。”苏华从杂志中抬起头来,又低下去。

    星期日上班照例很忙,又有很多人来要租房子,听说附近又一个村子拆迁了,其中一人刚好认识许师傅,两人就在办公室谈开了。

    “许师傅,帮忙看看有没有房子租?”来人拿出香烟,递了一支给许师傅。

    “哎,最近房子紧张,几乎利用说没有,你要能等的话我把我租的房子让给你。”许师傅说。

    “让给他你不住啦?”韦韦问。

    “我反正这边装潢了,好了就搬。”许师傅一切都计划好了。

    “哈哈哈哈,”韦韦咯咯地笑,“早哇,等你装潢好了,还把要油漆味散散。”

    “不是吧,我租的房子正好到期了,房东打电话来说要涨价,我还跟他说再续一个月就可以,到时候就住自己的房子了…”许师傅无奈对来人说:“看来这房子我还不能让给你。”

    来人走了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苏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赶紧拨了个电话:“妈,跟你说个事,婆婆过几天会去你们那扫墓,她不是每年都会去家里坐坐吗,今年看村里拆迁了她肯定要问,你可千万咬紧了,问你拆迁的事你都说不知道,还没影哪,你千万记住了!”

    “你怎么这么跟你妈说话呀!”韦韦一挨苏华挂上电话便问。

    “不这样说不行啊,”苏华无力地说,“我太知道我妈了,到时候她肯定吹嘘拆迁能拿多少套房子,人家一听什么感觉啊,哦,你拿那么多套都不给姑娘一套,人家肯定打心眼里鄙视,她们才不理会给儿不给女那套,李静的妈妈还给女儿不给儿子哪,又怎么说,我怕她自己伸过脸去给别人打,可她不理解女儿的苦心,还埋怨我说话不好听。”

    韦韦看着苏华,一字一顿地说:“苏华,你知道所有的症结在哪里?就两个字---房子。”

    “父母永远不会明白,如果不是我忍气吞声,杨飞早回去要房子了,但他们总不自知,以为一切是理所当然的,我就恨这个,其实我挺失望的,真的。”苏华面如死灰。

                                                                   (未完待续)

一会文联副主席就来了。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欲哭无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