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92---绝望

“你以为打官司就能要到房子吗?”许师傅轻笑。

    “我问过律师,律师说,出嫁的女子同样享有财产继承权。”苏华信心满满,这也是她一直觉得父母亏欠她的所在,应该有她的,但父母没给。

    “错!”许师傅全盘否定,“你的父母尚健在,那就要看他们愿不愿意给,如果他们不给,你告他们也白搭。”

    “是这样吗?”苏华的信心慢慢动摇了,她一直以来心中那座塔轰然倒塌,想想若真打官司,到最后父母一句话‘我就全给儿子’,你还能怎么的啊,想到这,苏华不禁打了个寒噤。

    “所以啊,你也别指望走法律程序了。”许师傅无限同情地说。

    “我压根儿没想过走法律程序。”这是苏华真实的想法,但她觉得现在自己一点儿底气都没有了,于是闷闷地坐在办公室。

    朱队长咳嗽一声进来了,“小苏,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我帮你按摩颈椎啊!”

    “不用不用,我挺好的。”苏华赶紧摇手,她转头一看办公室许师傅和韦韦都不在,心更虚了。

    “不用客气嘛,”朱队长说着手就伸过来了。苏华软弱的个性让她说不出伤人的话,这就注定要发生下面一幕了,朱队长把手伸过来,在苏华的胸前狠捏了一下,嘴更凑到了苏华的脸颊上,“你干什么?”苏华跳起来。

    “苏华,你为什么非要苦着自己哪!”朱队长厚颜无耻地说。

    “请你不要这样。”苏华快要哭了,正在这时,韦韦进来了,朱队长哧溜一下,走了。

    苏华把脸对着电脑良久,然后转过头来对韦韦说:“如果下次朱队长再来的话,你就不要走。”

    “为什么?”当韦韦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她已经看到了苏华红肿的眼睛,她的头脑马上转过了弯儿,“知道了。”

    听到韦韦满口答应,苏华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苏华从满地的塑料袋里找出路来,“哪来这么多菜?”

    “从你妈妈家拿回来的。”杨飞说。

    “哦。”苏华放下包,洗手准备做饭。

    “妈妈妈妈,”杨洋把苏华拖到一边,“告诉你,爸爸又把菜往外偷了,我早上看见他把每样菜都拿了一点出来,装袋子里拿走了,我跟他说‘又把东西往外拿了是吧’,他嘿嘿笑了一下。”苏华的心,那真是拔凉拔凉的,但她没敢在孩子面前表露,“随他去吧,我做饭给你吃。”和杨飞一个摘菜一个切,貌似幸福,其实当中的貌合神离又有谁知。

    “你妈跟你说了吗?”杨飞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苏华一头雾水。

    “就是砌房子的事啊,只要你家动一块砖,你大姨妈就去举报。”杨飞背对着苏华,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我不知道呀…”苏华结结巴巴,她确实不知道。

    “还举报了五次。”当杨飞说出这句的时候苏华已经猜到他下面要说什么了。

    “你大姨妈是你妈妈的姐姐吧,啧啧,”杨飞咂咂嘴,“瞧瞧你们这家人,自己的亲姐姐跟妹妹过不去。”杨飞转过脸来,一副很不屑的表情。到这儿苏华完全绝望了,她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为什么什么事都告诉杨飞,不告诉自己。

                                                      (未完待续)

我也很绝望啊。

TOP

一声叹息!

TOP

问好孔雀!期待下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