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蜗牛小姐3---饭局

一看时间,5点半,到了该下班的时候了,蜗牛小姐开始收拾桌子,“蜗牛!”阿远骂道,同屋子人的五点就开始准备,5点半准时闪人,每天蜗牛小姐总是磨磨蹭蹭,当然,和“工作狂”主管小丁小姐相比,她又是小巫见大巫了。“晚上跟我出去应酬,有个饭局。”老板突然站在蜗牛小姐的面前。

    “我......”蜗牛小姐结结巴巴地看看左右,隔壁玻璃间的小丁小姐还在盯着电脑兀自不放,而阿远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准备准备,半小时后世纪饭店见!”老板说完扬长而去。

    蜗牛小姐又从桌肚底下拖出高跟鞋,抱在怀里花痴的想:“老板今天居然叫我去哎,糟了,万一他晚上喝多了......会不会......会不会......我该怎么办?”

    “醒醒吧,就你这样,小平兄,”阿远有手来回比划了一下蜗牛小姐的身材,“要不是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就剩一个老巫婆,老板才不会喊你,真要想你去,他不会用车载你啊,还要你自己去,你怎么去,骑你的破电驴!”阿远是出了名的毒舌,尤其是在对待蜗牛小姐的时候。
蜗牛小姐的手抖了一下,默默地把高跟鞋放回去,然后低头推开门走了出去,这下连阿远自己也觉得很过分了,“你看,老板也没看上我。”蜗牛小姐不为所动,继续僵直地往前走,“路上小心点,别喝太多。”阿远冲着蜗牛小姐的背影喊了一句,不无担心。

    酒桌上,除了老板蜗牛小姐谁都不认识,大家围绕着老板热烈的交谈着,完全没有蜗牛小姐什么事,倒是对面的那个王总,引起了蜗牛小姐的注意,原因是他手上带着一串珠串,蜗牛小姐怀疑他去过西藏,但酒桌上不好发问,只好和菜肴一起,把问题咽到肚子里。

    “来,”王总站起来,今儿是他坐庄,“来,我敬大家一杯,祝我们的合作越来越愉快。”因为是外地人的关系,王总的声音显得含混而低沉,而众人,根本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倒是蜗牛小姐的老板这时候站起身来,“来,大家干杯。”大家一齐热烈的响应,蜗牛小姐也不得不端起了酒杯,显然,老板,才是整个饭局的灵魂人物。蜗牛小姐开始为王总感到悲哀,“大家听我说......大家听我说......”可推杯换盏的酒桌上根本没有人听他的,无数次他的话题被打断,而他说出口的话,也许因为喝了酒的关系舌头有点大,根本没有人能听得清,虽然今儿的饭菜都是他掏钱,看着桌上昂贵精致的菜肴,蜗牛小姐心中有些许不值,也许,让别人听你的第一步便是,让别人听清楚你的话,而如果有机会,蜗牛小姐真想告诉王总,他应该更自信,如别人所介绍的,他打拼这么多年,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为什么一点自信都没有哪,反观老板,举手投足都那么有范,这就是所谓的领袖?蜗牛小姐这样想着,发现王总的目光也有意无意地落在自己这边,就赶紧把头低下去,一个劲猛吃菜。

    晚饭后,蜗牛小姐推车离开,在第一个红灯前停下时,突然从后面冲上来一辆电动车,在她旁边一个急刹停下,“王总?”在看清来人后蜗牛小姐很诧异,印象中,老总都应该开车才对,而对方骑了辆电动车,倒是令她意想不到。

    “夏小姐,夏小姐这是要往哪里去啊?”王总睁着迷蒙的双眼,在酒桌上,蜗牛小姐已经看出他喝的有点多,眼睛都开始发直了,果不其然,呵呵,不过总算还有人记得蜗牛小姐姓夏,平时被人蜗牛蜗牛的叫着,真名反倒给人忘了。

    “城东希望小学,你哪?”蜗牛小姐老实回答。

    “我,我有好几个家,”王总嘿嘿地笑着,“那,刚才过去的那个小区也有我的房子,我在向红路上也有房子,乐业小区也有我的房子,我随便去哪。”

    “哦,那你赶紧回去吧。”蜗牛小姐劝道,绿灯,蜗牛小姐赶紧冲出去,不曾想王总又从背后上来,和蜗牛小姐并排骑着,他不时地骑到马路中间,引得后面的汽车狂按喇叭,又或者在马路上突然来个S型,“你赶紧回去吧。”蜗牛小姐声音颤抖地说道,这万一要是酒后出个什么事,那该如何是好啊。蜗牛小姐狂按着胸口。

    “没事,我今儿到乐业小区。”王总说。乐业小区和蜗牛小姐的住所相距不远,蜗牛小姐既左右不了别人,只能默认了。

    “你往边上骑一点。”蜗牛小姐不时提醒他。

    “这车,怎么开的,怎么开到边上来了。”王总摇摇晃晃地骑着车,突然往路中一横,一阵急刹车,蜗牛小姐心想完了,睁开眼一看,却见一辆车贴着王总的电动车停下,司机伸出头来,正要骂,蜗牛小姐赶紧把王总拉着,王总还兀自叫骂着,蜗牛小姐哭笑不得了,这谁送谁啊。

    “这样吧,你在里面骑,我在外面。”蜗牛小姐一狠心,可骑在里面的王总总向蜗牛小姐这边紧逼,几次车都贴着蜗牛小姐过去了,吓得蜗牛小姐一身冷汗。“算了,我们还是停下来喝点东西吧,你口渴了吧。”蜗牛小姐四下搜寻卖饮料的地方,心想让他喝点冰水,兴许他能清醒过来。

    “这家,就这家!”王总突然指着边上的一家便利店。

    “好,我去买,你呆在这儿。”蜗牛小姐停下车。“请问冰的矿泉水有吗?”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喝水。”王总摇晃着走进便利店,“我要奶茶,奶茶,奶茶有没有?”

    “没事,你就给他一瓶奶茶。”蜗牛小姐安慰惊慌的店员。“给我一瓶矿泉水,钱我来付。”

    “要你付干吗,我有钱,有钱,我有钱。”王总掏出一沓子钱。

    “那你就收他的吧,”蜗牛小姐对为难的店员说,心想你今儿一闹腾,我喝你一瓶矿泉水也不多。

    两人站在路边,各自打开饮料,几口下去,王总仿佛有点清醒了。

    “这儿,我就站在这儿,我现在站的地方,我老婆,就坐在那儿哭,我没有过去......”王总说,“藏秘文化知道吗?翡翠园门口刚开的那一家?那就是我老婆开的。”

    “这么巧,前几天我还到店里去看衣服哪,衣服挺不错的,挺有风格的,那个老板娘,有点胖的那个,不是你老婆吧?”蜗牛小姐不由得感慨,这个城市太小了,“对了,我看到还有个年纪大的阿姨在里面帮忙。”蜗牛小姐试探道。

    “那就是我老婆,她哪是胖啊,是怀孕了。那个年纪大的是她母亲。”王总苦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还真没看出来,恭喜了。你老婆这么漂亮,还有自己的事业,那家生意挺好的,装潢也挺有风格的,我记得一进门就是几扇很古的门扇,做成屏风状,很有特点。”蜗牛小姐兴奋地比划。

    “那边从装潢到物品采购,都是我一手操办的。”王总自信地摆摆手。“不错吧。”

    “真不错,”蜗牛小姐不无羡慕,“对了,你怎么没开车哪,像你这样的老板不是应该开车出来的吗?”蜗牛小姐问出了心头的疑问。

    “车,对,我有车,可老婆不让我开,她做什么都可以,一个月花我几十万块,可她连车都不让我开。”王总说着说着,开始哭了起来。

    蜗牛小姐手足无措了,“要不,我把你送到你夫人那儿吧,她的店离这不远,这会应该还没有关门,我把你送到那儿去,不然真是让人不放心哪!”

    “你知道吗,我之前离过一次婚。”王总继续倾诉道。

    蜗牛小姐心里咯噔一下,她顾左而言右道:“那你们更应该懂得珍惜呀。大家能走到一起不容易,应该更宽容理解。”蜗牛小姐不懂王总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宽容?理解?”王总向天上打着哈哈,“我有很多的女朋友,你看你看。”王总拿出手机,打开相册,“这是我女朋友,这也是我女朋友,这个也是我的女朋友,好看吗?”王总睁着血红的眼睛,向蜗牛小姐这边逼近了一步,蜗牛小姐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好看好看,”蜗牛小姐回答,“王总,我们走吧,到你夫人那去吧。”蜗牛小姐打了个寒噤。

    “这个,送给你!”王总突然从手上脱下那串佛珠。

    “你不会是信佛的吧?”蜗牛小姐很惊讶。

    “是啊,要不我老婆能开个藏秘文化吗,里面有很多佛珠,朋友基本都在我那拿的,改天你也可以去看看,这个是我老婆送给我的,来,送给你。”

    “不要不要,既然是你夫人送的,就不应该再送给别人,这个不太好。”蜗牛小姐推辞道。

    “没事,来,收下。”王总很强势地说道。

    “我真不要。”两人开始拉扯,已经有人往这边看了,“要不这样吧,”蜗牛小姐说,“东西你先收着,等我们熟悉了一点,如果你确实要送给我的话,我再接受。”蜗牛小姐心里嘀咕,“而不是今天,你喝醉了,等酒醒了到时候说不清。”抱着这样的心理,蜗牛小姐坚决推辞。

    “来,我给你戴上!”王总将珠串绕成环状,并且绷开来,只等蜗牛小姐的手往里伸。

    “完了完了,这如何是好,这如何是好!”蜗牛小姐的心里纠结无比,一方面这边是非送不可,一方面阿曼说如果信佛的人要将你身上物件送给你,那是非接受不可,不接受,朋友就是个例子,可是要遭灾的,可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突然要送这么个东西给蜗牛小姐,贵重在其次,可把她吓到了。

    “我想,我...还是不要吧。”蜗牛小姐开始结巴。

    “不行,我说送给你就送给你。”王总一把抓住蜗牛小姐的手,把珠串套了上去。蜗牛小姐吓坏了,“行,行,我收着。那我现在送你去你夫人那,好吗?”王总像个心满意足的孩子,被蜗牛小姐哄上了电动车。

    行至一窄桥,王总又骑到马路中间,被蜗牛小姐一把给拽了回来,谁知道他改往里紧逼,无路可走的蜗牛小姐被台阶一卡,砰一下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不知道自己闯了祸的王总问道。

    “没事没事,”蜗牛小姐忍住疼痛。

    “你怎么摔倒了?”王总像个孩童那样天真的问道。

     “我自己不小心。”蜗牛小姐心里嘀咕,“还不是被你给弄的,算了,看在你酒多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能帮我把车扶起来吗?”蜗牛小姐瘸着脚。还好,这男人喝的挺多,力气还没有丧失。

    两人继续向前进发,到达的时候店面的防盗门刚拉下来,王总涎着脸,“老婆,老婆。”蜗牛小姐从旁仔细观察,发现老板娘确实怀孕了,而不是自己从前认为的胖。

    “老婆,老婆。”王总兀自喊道。

    “你喝多了吧。”老板娘关心地问。

    “没有,我没多。”王总腆着脸说。

    “他喝了一瓶白酒加两瓶啤酒。”蜗牛小姐从旁接话,老板娘这时候才朝这边望来,而蜗牛小姐赶紧一缩手,怕她看到自己手上的珠串说不清。

    “那我送你回家吧,来,你做后面,我来骑。”老板娘说着跨到了车前面。

    “燕儿,不许去。”她母亲冲她喊道。“我说话你听到了没有,不许去。”

    “妈,没事的,我就把他送回去,一会就回来。”老板娘跟她妈妈轻声地说。

    “不行,燕儿你别去,别管他。”老板娘的母亲恶狠狠地说。

    蜗牛小姐听到这儿总算听出了点端倪,她赶紧摇手说了再见,回到家心还砰砰直跳,又把手串往下一脱,扔在转角柜上,哎呀现在的社会,太乱了。正用药油揉着,阿远电话来了:“蜗牛,你没事吧。”

    “我能有啥事啊。”蜗牛小姐觉得好笑。

    “不是说你摔了一跤吗?”阿远的声音听上去很着急。

    “这你都知道啦,你掐指算的呀。”蜗牛小姐揶揄阿远。

    “你还不知道吧,那个什么王总,喝的醉醺醺的打电话给老板,电话里说谁摔跤了,还要你的号码......”

    “老板没把我电话给他吧......”蜗牛小姐不寒而栗,她可不想和这人再有任何关系了。

    “老板什么人啊,”阿远透露出对老板妥善处理此事的由衷欣赏,“当然没告诉啦,他让我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情况,说是你自己摔的?”

    “什么我自己摔的呀,是他骑车一个劲的东倒西歪,把我逼到路边我才摔倒的,不然我怎么说,就说他把我弄摔跤的?唉,只好说我不小心罗。”蜗牛小姐委屈地说。

    “那你没事吧。”阿远关切地说。

    “你想我有事啊,”蜗牛小姐愤恨地说,“还好没废了,以后打死我也不出去了,外面的世界真复杂,哎对了,那王总什么情况啊?”
“那王总啊是一家装潢公司的老板,也弄了几个钱,最后碰到个小丫头全花在她身上了,据说还帮她开了个店,叫什么藏秘文化的。”阿远说。

     “不是吧,难怪我看着就不像他老婆,”蜗牛小姐倒吸了口冷气。

    “你怎么知道的?你见过那女的了?他没对你怎么样吧?”阿远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

    “我好的很,行了,本人要睡觉了,晚安。”在阿远的喂喂声中,蜗牛小姐挂了电话,回头看着静静地躺在转角柜上闪着冷光的珠串,觉得非常的尴尬。

                                                         (未完待续)

啊哈哈。这王总够狠。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