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扬州美食索引---聚香斋豆腐脑

如果你在东关街,看到有哪家店经常排起长龙,且很多人手持一碗站在屋檐下喝的稀里哗啦的,那准是聚香斋没错。最早是同事带我去的,那会东关街刚整治完毕,原来是一条寻常巷陌,这头生炉子烟能呛到那头,孩子疯得忘了回家,只需顺着巷子喊一声就行了,早上老婆婆颤巍巍地端着掉了漆的马桶,那兴许还是她的陪嫁,中午老爷爷躺在风口上摇着蒲扇,动着脚趾听着收音机里杨明坤说的评话,有时候换换胃口来段京剧,手在腿面上打着拍子,甭提多美了。他们将一辈子都留在了这条巷子里,闭上眼能数得清有多少条巷子,都有多少户人家,甚至这地上的每一块青砖他们都一一踩过,每个下雨天,巷子里的路面闪着微光,屋檐上的雨水滴答,人听着雨,感叹又是一年了,那时候的东关街,是和生活息息相关的一条街。现在的东关街,是一条商业街。

    老居民都迁走了,沿街整成了店面,刚开始人气不旺,隔个两三家才有一间店铺,且店铺的主人常常更换,那时候还许骑车进去的,聚香斋是靠东关街西头的一家店,店面很小,外面是收银台和做黄桥烧饼的白案,角落里挤着烤箱,在外面端了东西到里屋去寻位子,多少不论,去留随意。那时候店里的东西很单调,就只黄桥烧饼和豆腐脑两种,现在花样繁多,可每次去点的,还是这两样,能将这两样东西卖火的,那叫一个能耐。

    那时候通常几个同事一起去,我们最常吃的是一种叫草鞋底的烧饼,比外面卖的烧饼略小一点,9毛钱一块,豆腐脑两块五,相当的经济实惠。常常满足的摸着肚皮,现在豆腐脑涨到了三块五,草鞋底也不卖了,代之的是小个的黄桥烧饼,最常吃的是鸡脯和牛肉的,味道也不错,就是什么时候去人都是那么多,再也找不到从前那种安静的感觉了,特别是东关街,经过几年的发展后从原来的单调经营到现在的多元化发展,不仅外地人来扬州要逛东关,扬州人现在有事没事也逛东关,春节去,那人跟涌似的,想吃好玩好,那只能是一种奢望了,远远望见聚香斋门口又排起了长龙,连排队的欲望都没有了。

     聚香斋的繁荣要感谢最早的吃客,那些巷子深处尚未搬迁的老人家总要寻个吃早饭的地,众所周知扬州人都有吃早饭的习惯,什么包子油条、豆浆烧饼、面条馄饨,还有就是豆腐脑了。豆腐脑为黄豆磨制,功能美容养颜,常听人说豆腐西施,这女人啊,就得多吃豆腐才水灵。天热时,豆腐脑都用木桶盛着,桌上作料一字排开,有酱油、香菜、榨菜末、虾皮等,接单后各色作料垫底,舀上两勺豆腐脑盖在上面即开,吃时拌开。冬天豆腐脑易冷,店家会在桶外面包上一曾,今年去改换塑料桶了,却感觉没有了那种古旧的味道。

    吃豆腐脑最喜欢赶上这样的时候,就是一桶已了,店员冲作坊后面喊一声,那边回,已点卤,要等几分钟,于是等着,等其将一大桶新鲜的豆腐脑搬来,揭开盖,兀自还颤着,让人想见它的白嫩,好象美女的腮帮子,让人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经常介绍朋友去吃,不知道他们感觉如何,总觉得扬州像这样正经卖豆腐脑且能做出名堂的不多了,不管是外的朋友,还是扬州的朋友,都是值得一去的。


聚香斋的外观,因为现在东关街变成了步行街,建议从西入口处进去会更近一点

DSC02629.JPG
2014-2-10 19:13


已经调好的作料,只等客人来,舀上两勺豆腐脑端走即可

DSC02632.JPG
2014-2-10 19:13


年前去吃了2013年最后一碗豆腐脑,味还是那个味,只是当初曾经一起来的同事已是各奔东西了,常常会很感慨,不仅仅是因为一碗豆腐脑,而是生活,总有未知的际遇,总有离别的伤感,你不知道转头后那人是否还会再见,也许各自擦肩就像两个躲迷藏的孩童,到天黑散了也没能将他找见

DSC02636.JPG
2014-2-10 19:14


唯一遗憾的是地方太狭窄了,生意不忙时尚好,生意好时全是端着豆腐脑找地儿的,后来干脆端在门口喝,有站的有蹲的姿态各异,引得路人注目,倒要来看下究竟在吃啥,完了回头跟同行的说:豆腐脑。

DSC02633.JPG
2014-2-10 19:14


这就是我的晚餐罗,经常因为怕做饭吃碗豆腐脑了事,还害怕饭后洗碗,所以以后一定要找个做饭洗碗的老公哈哈

DSC02637.JPG
2014-2-10 19:14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