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十九世纪后期,以印象派画家莫奈为代表的画家描绘形状、色彩、光线,只求写实,却全无热情的表现;只一味客观的模仿,而不是主观的创作;只是自然的再现,而不是艺术的表现,世间对于这等冰冷、客观的记录渐渐厌倦起来,认为其过于肤浅、缺乏情味,与人生毫无关系,绘画因此走入了一个死胡同,此时,一种更深刻的,深入人类精神的艺术和真情流露的艺术风格逐渐形成,这当中最具代表的便是以热情为师的后印象派画家梵高。

    梵高,生前无人理解他的作品,世间只当是一个用剃头刀割耳朵的狂人,死后不久却受到全世界的认识与追崇,时至今日,其作品的复制品遍播于各个角落,在其短短的三十七个年头,如赤日,如火焰,将自己燃烧殆尽,同时将人生苦恼、忧愁、愤激、铭感、欢喜、活悦的发现诉诸笔端,画作便是其人生记录,要想深刻理解、欣赏其画作,定要结合其生平,因为,梵高的生活才是其作品的最佳注释。

割耳事件

    梵高在南国的艳阳下描写向日葵,欢喜之余,想起了故人高更,便寄发热烈的劝诱书,请他来共晨夕,高更欣然南来,二人起初相得,时间一长不免意见冲突,有一年的圣诞节晚上,本已有神经错乱之疾的梵高为了一点细故,拿起酒杯便掷在高更脸上,幸而未中,高更见如此只好暂避开,不料梵高手舞剃刀,从后面赶来,意欲行凶,高更急急逃避,狂人乱舞剃刀,割去了自己的耳朵。梵高从地上拾起自己的耳朵,用纸包好,拿去送给一户不相识的人家(一说是妓女),那家的妇人接了他的纸包,以为是圣诞礼物,打卡一看,原来是一只鲜血淋漓的耳朵,吓得几乎晕过去。

学习经历

    虽然梵高从未提及师从何人,但在他短暂的绘画生涯中还是有几次学习经历,令人无法忽视和抹去。

    1、在海牙,拜一个不知名的画家为师,后因其庸俗,使梵高对机械的描摹石膏模型觉得懊恼和怀疑,他****画架,打破石膏模型,一溜烟逃走了(一说此人是他的妹婿安东•莫夫,一位当时有名的画家,怜他身无归宿,留他住在家中,又将画室借给梵高用,然而莫夫自命为大画家,对与新进的梵高摆出师长的权威,他在画室中安置一石膏模型,命梵高正确地描写,梵高自是不耐烦,一拳将之打碎并逃走了,莫夫哪容得如此侮辱,从此二人交情便永远破坏,但梵高内心却十分尊敬莫夫,后更作画献给莫夫)。

    2、赴安德卫普,去做当时有名的美术学校的学生,想获得一点美术教养的确实的基础,后因父亲忽然辞世而不得不中途放弃,幸得弟弟提奥拾起了父亲的接力棒,对哥哥梵高进行了长达一生的资助,而奔丧的梵高在居留一个月后告别家乡,前往巴黎,从此以巴黎为第二故乡,再没有踏上荷兰的故土。

   3、在巴黎师从画家科尔蒙教授,已是三十三岁中年人的梵高,专心揣摩古代雕刻的石膏模型,遭窃笑,终于不堪久留学院派的冻巢,退出画室。

绘画风格

    梵高绘画风格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其短暂的绘画人生中通过学习、观摩、借鉴,加上自身对绘画的理解,最后融合成具有鲜明自身特点的绘画风格,按照时间来划分可分为三个阶段:

    1、绘画初期。以写实为主,着重刻画下层人民的生活,如矿夫、劳工、农人等,在《食马铃薯的人们》中,他以阴沉的色调描绘了北方特有的阴暗污秽的农家内部,画中男女主人围着餐桌啖马铃薯,在经过一天的劳作以后,他们仅能以此酬偿一天的辛劳。另两幅同时期的代表作《博里纳日的煤矿》和《沼泽中的两个女人》则完全是米勒《晚钟》的风格,这便是梵高博采众长的佐证。

    2、绘画中期。画风热情奔放,颇有印象画派风格,代表作有《盛开的桃树,纪念莫夫》、《从蒙马特看到的巴黎风光》、《阿涅勒的公园之春》等。

    3、绘画晚期。在梵高的生命行将结束之前,在几经尝试之后,他终于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同时也确立了自己在绘画史上无可取代的地位,作品有为人所熟知的《罂粟地》、《瓶中的十二朵向日葵》、《星空》等。

感情生活

    梵高虽一生未婚,但其感情并非一张白纸,相反拥有多段情感经历,尽管它们都是以失败告终。

1、房东女儿

    1873年8月底,梵高搬至位于伦敦布里克斯顿区海克福德路87号的公寓,与房东太太厄休拉•洛耶及其女儿尤嘉妮同住。1874年,梵高向房东女儿求婚遭拒,深受打击,对画廊工作失去兴趣,对《圣经》日益产生狂热。(另一说为梵高爱上荷兰女子卡罗琳•汉尼贝克)

2、新寡的表姐

    1881年夏天,爱上新寡表姐凯•沃斯,求婚遭拒。

3、西恩

    1882年1月,梵高在海牙设立画室,向莫夫学素描和水彩画,并于1月底在寻找模特的过程中结识西恩,后者曾为妓女,其时有孕,且有一个五岁的女儿。西恩成为梵高的模特,梵高为她支付房租,省出自己的口粮接济她和孩子,并创作了多幅西恩及其孩子的画像,自己的绘画水平也得以提高,两人发展出恋情,1982年5月在写给提奥的信中,梵高首次正式介绍了西恩,提及为了持续救助西恩而和她结婚的愿望,后却于1883年9月初离开海牙,并结束了与西恩的关系。在梵高一题名为《悲哀》的素描画中,一女子伏在膝上哭泣,该女子便是西恩。(一说是抚育五个无父小儿的母亲,靠给画家当模特儿为生,后偶然为梵高所知,梵高慷慨地答应由他负担她家六口的生活费,如此一来,梵高的生活便穷困潦倒了,后父亲得知消息前来探望并要带梵高归家,对西恩表示理解和同情,也请西恩带了五个孩子到他们的家中一起生活,但西恩坚意辞谢,情愿回复到她模特儿的生涯。)

4、玛高特

    1884年夏,梵高与邻家女子玛高特•博格曼交往。但在9月中至10月初,在家庭和舆论的压力下,玛高特因对恋情绝望而服毒,自杀未遂,到乌特勒支治疗。梵高深受打击,前往探望并有结婚打算,但无果而终。

5、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

    1887年2月至3月左右梵高与咖啡女店主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交往,后者曾是出身意大利的模特,梵高在其鼓铃咖啡馆举办日本版画展,并为其作画《坐在鼓铃咖啡馆的阿戈斯蒂娜•塞加托里》,交往期间,梵高还将一些花卉画挂在她的店里,希望卖给顾客,两人的关系于1887年7月结束。

    热爱阳光,如火焰般燃烧自己的梵高,通过屡次放弃旧日的自己,像蝴蝶那样经过蜕变,成长为拥有独特风格的画家,若当初也如他人般守旧,终其一生地重复和模仿,如何能在浩瀚长河中留下名姓?相对于生前作品的曲高和寡,在现实生活中,梵高有两个朋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1、贝尔纳

    比梵高年轻十四岁的贝尔纳是梵高在巴黎师从科尔蒙教授时的同学,后者以象征派画家驰名,梵高在关于技术上、生活上的问题常常对贝尔纳吐露衷心,并在信函上称呼他为“我的亲爱的同志贝尔纳”。根据贝尔纳回忆,梵高在巴黎求学时“每天下午,学生散去之后,空阔的画室犹如他的修道院,他坐在石膏的古代雕刻之前,用了天使一般的忍耐,描写美丽的形。”梵高还曾多次以贝尔纳为模特,有次梵高为贝尔纳描画像,贝尔纳的父亲走来与梵高激烈争论,他叱责梵高,不许他再管儿子的将来,梵高立刻舍弃了贝尔纳的画像,飞奔出画室,自此不再访问贝尔纳的家。

2、高更

    梵高通过唐吉老爹(巴黎一美术商店的老板)认识高更,但三人中,仿佛贝尔纳和高更的关系更好一点,贝尔纳曾经徒步追从高更,在途中仅以卖肖像画度生活,只为能与他一起创作。通过作品也可看出三人关系:三人曾交换自画像,梵高作《自画像(献给高更)》、《高更的椅子》、《高更(戴红色贝雷帽的男子)》;贝尔纳画的是《带高更画像的自画像》,而高更则以《带贝尔纳肖像的自画像》与之呼应。

    终于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又仿佛花朵开到荼糜,精神状态极不稳定的画家用手枪向肺部发射,结果手腕把握不准,误中了股部,折腾两日方才死去,一朵向日葵凋谢了,但更多的向日葵被种植在梵高的墓前,梵高的父亲临死前曾说:“我觉得死比生容易,死虽然苦,但生比死更苦。”而潦倒一生,无人赏识的梵高死前则说:悲哀将永远继续了......

非常人,所以高于常人。姐姐博学,收益了。

TOP

这样的人不可学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