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疯子情缘一---一吻定风缘

  静生活在一个古老的小镇--墨城。两千五百多年的沧桑岁月给这座沿海小镇遗留了丰厚的历史文化沉淀。   墨城三面环海,一面连接内陆。一南一北两条长河宛如两条巨龙把这小城囊裹其中。市南的河流称墨河,市北的河流称横河。但是在执着的静的脑海中总觉得横河是红河的误传。有墨河必定得有红河,横河,完全没有来由嘛。   从小静就在幻想着一红一黑两条河交汇的水域形成的壮美景象。黑色的水如墨汁,红色的水如鲜血,慢慢交汇合拢融洽,水面形成一道黑红分明的水界限,而后合成一股如龙吟般的潮流浩浩荡荡涌向大海。但可惜的是,这一切只能在静的幻觉中自我描绘陶醉。墨河不黑,横河不红,都不过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淙淙,从漫水桥下流过。   正是这两条河养育了世世代代的善良百姓,也酿成了静一世的疯子情缘。   静的第一个疯子情缘应该追溯到七十年代初期。   那个时候虽说尚处于动乱时期,但那种打打杀杀的风气似乎并未波及这个民风淳朴的小镇,批斗,游街只是白天偶尔上演的一道风景线。夜晚的墨城温馨而祥和,特别是夏夜。不耐闷热的老老少少天一擦黑即挟着草席纷纷涌到街上纳凉,偶有芥蒂的邻居也会在街灯下团聚一起抡起蒲扇拉开了家长里短。   孩子们好似是没有功课要做的,每天推开饭碗就冲向了外边。逮蛐蛐、捉蚂蚱、逗蟋蟀,看成对成双的金翅龟捉对厮杀;捉迷藏、顶膝盖、打瓦、拾房子,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女孩子也没女孩子应有的文静,假小子一般满街疯跑。静呢,也就三四岁的模样,年龄太小自然是无人理会,只好被圈在祖母身边羡慕地看着大孩子打闹。疯够了,跑累了,操席上一躺片刻间进入了梦乡。夏夜的街道,孩子们的天堂。   静就是在那种氛围中长大,快乐无忧长大。   街道西侧聚集了纳凉的人群,空闲的东侧立即被一些善于瞄准机会的小商小贩瞅上了。为了挣个把柴米油盐钱白天不敢公然摆铺的商贩们趁着夜色纷纷出摊,晚上人多况且都是街坊近邻。摆设最多的就是廉价糖果和泥人针头线脑,几分钱即可满足贪嘴贪玩孩子的欲望。最令孩子们感兴趣的却是那水果摊,黄灿灿的杏,红彤彤瓤的西瓜,还有那老远即可闻见香甜味道的李子,紫里透红,在街灯下闪着诱人的色泽。   静的父母都是臭老九(当时对教师的污蔑称呼为低薪阶层)可谓是贫穷一族,况且还有一大家子老老小小需要供养,虽说也溺爱孩子但确实是无能为力。并且每天静几乎看不见他们的身影,晚上不是学习就是开会竟没时间呆在家里。下班回到家里时静已经沉睡在祖母怀里任由父母抱回家都不知晓。早晨静还在梦里徘徊父母已经走出了家门。那是一颗小小的李子在静的眼里抵的上一顿山珍海味,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诱惑力越大。   说不上什么具体时间,只是突然有一天街上多了一张陌生面孔-一个满身污秽破衣烂衫的疯女子。这对于每天波澜不惊的小镇来说无疑是一场刺激,而对于爱美的女孩子疯子零乱头发上那根红头绳才是吸引她们的所在。   疯子每天从街道上不知穿行多少次,要么低头郁郁而行,要么如风般飞奔而过。   一天疯子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道具-一个绣花枕头。   多了绣花枕头的疯子安静而又文雅,全然没有了疯子的影子。每天抱着枕头哼着小曲从街道上踱步而过。人们第一回看见疯子居然很漂亮,大大的眼睛中荡漾着母性慈祥的光辉,高高的鼻梁,高挑的身材匀称而修长,那随口哼出的小调在从未听过催眠曲的静听来简直是天籁之音。许多年后已为人母的静说起这一幕还动情的满眼泪花。   疯子的改变引起了人们的好奇与关注。一个个猜测传奇的故事 也就由此产生。人们在谈论疯子时不免唏嘘一番。   人们在感叹之余不免对疯子的枕头产生了兴趣。这枕头中不会藏着什么宝贝吧,亦或是这枕头本身就是一个宝贝,不然一个疯子怎么会突然之间回复了本性?不然这疯子怎么会寸步不离整日抱在怀里?不然这疯子为什么对每一个试图靠近的人戒备万分?   好奇心终于战胜了同情心。一天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猛然从疯子手中夺过枕头飞奔而去。疯女人一愣随即疯狂地呼喊起来,“孩子,还我的孩子!”声音异常凄厉。这时的疯女人异常可怕,随手抄起任意一件东西砸向围观的人群。起初是哄笑继而慑于恐惧的人们纷纷退却,只有少不更事的静愣在了当场,傻傻地看着疯女人。疯女人突然抓起一把水果刀冲向了静。静竟甜甜地笑了,伸出小手挪向疯女人。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人们紧张地注视着即将发生的惨剧,祖母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也许是那喊叫镇住了疯女人也或者是静甜甜的笑脸感动了疯女人,疯女人募地站住了,停止了风狂的举动,慢慢的蹲下身,紧紧地抱住了邻近的静。静看到了一滴泪珠从疯女人眼角溢出,晶莹剔透,滴落在静的手背上,暖暖的热热的。随即一串串泪珠扑簌簌而下。静伸出了小手,轻轻地擦拭着,神情是那么专注而认真。女人捧起了静的额头深深地吻了下去,眼眸是那么纯真像雨后的天空。女人从摊上抓起一把李子塞进静的手里站起身,扯了扯衣服,拢了拢头发,嘴角闪过一丝微笑转过身从容的离去了。   祖母扑了过来抱住了还目呆呆看着远方的静,心痛的呼唤着,“孩子,回来吧!孩子,回来吧!孩子你大声哭出来吧,奶奶在!”静的眼角有一颗泪珠滑落,无声无息。   也许就是那一吻后吧,静变了。活泼好动的静变的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呆呆地拄着下巴陷入沉思。祖母说,“这孩子的魂让疯女人钩去了。也许是前世欠下的冤孽吧!疯缘啊!” 故事二老冒
1

评分人数

:o17 :o17 这静也够命苦的了。 除了被疯子亲吻,还被白化病人亲!

TOP

故事的情节很吸引我。:)1 或许只有静那颗纯洁的童心才会换醒她吧。:)1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