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掘丘者】系列Ⅰ——血泪遗书——第四章 四一二,六人众(作者:恶魔猎手)

     话说我这一推开门,有三个人映入我的眼帘。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人影。因为屋内的烟气实在是太重了,弄得云雾缭绕般,仿佛人间仙境,根本看不清人。我定睛一看,他们有两个人躺在床上,另一个则站在地上。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我未来的室友吧。这三人闻开门声,同时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我进入屋内,顺手把门带上。站在地上那位看我进来,伸出右手,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看上去很友好,应该也看出来我是他的室友了。我也是懂礼貌的人,看他抬手过来,我也当即伸出右手。可不曾想,在握手的一刹那我就后悔了,这小子是故意玩我的吧,使那么大劲,给我手按的是“喀喀”作响。给我疼的差点叫出声来,不过作为男人,我还是忍住疼痛,故作笑脸,嘴里还不住地应声着:“你好,你好!”他“嘿嘿”一笑,开始向我介绍起了自己,听他说,他叫韩硕,从山东来的,我也报上了我的大名,之后我们又互相寒暄了几句。他又笑了笑,说自己有事,然后就开门出了寝室。­

    然后我又朝屋里的另外两个人走了过去,他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我心中暗骂,这俩老小子,真没礼貌哈,见了我也不说打个招呼,跟死人似的往那儿一躺。好,你不跟我打招呼,我跟你打去。边想着,我就边往里走去,越走发觉烟气越浓,弄得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我心想这抽的是什么烟啊,真够次的了。等到了近前,可以说基本上成盲区了。我拨开“云雾”,用手扶住一张床,然后靠过去,拍了拍床上其中一位仁兄,说“嘿,哥们,我叫龙贞宝,幸会啊!”床上躺着那位,听到我跟他打招呼,缓缓地坐了起来:“我叫曹子建,河北的。”说完又倒了下去。嘿,你真行,还有这样的人。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算了吧,去看看另一位吧。等我到了他面前,我才明白了什么叫“无入人之境”,烟熏的我是直流眼泪啊,难道抽的不是烟,是催泪瓦斯?我赶忙跑到窗台,把窗户打开,放放屋内的烟气。过了个三、五分钟吧,屋内清晰了许多,这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这烟这么大了,原来那哥们是拿报纸直接卷的烟叶抽的,看样子应该是已经连抽好几根了。我这人挺讨厌烟味,更不用说是这么浓烈的烟味,没想到有个这样的室友,咱寝室算是遭殃喽。我刚要过去和这抽烟的哥们打招呼,后边的曹子建对我说:“他,你就不要问了,是我老叔,今儿来送我,一会就走,不是学生。”我一听,可好嘛,这一看还不是哥们呢,是老叔呢,嘿。我跟曹子建的老叔打了声招呼,那边就“嗯”了一声,然后就啥话都没有了,继续躺在那抽。这叔侄俩,唉。忙活完他们几个,该忙活自己了,我按床位表上所写的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是个上铺。然后我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过了一会,他老叔也告辞了,屋内只剩我和曹子建俩人了。我这人就怕无聊,闲不住,跟这头闷驴子还没什么共同语言,屋里还就剩我们俩了,唉,生活真是一筹莫展啊,想不到我堂堂龙大少爷,就来了这么一个学校,这么一个寝室……正合计着呢,韩硕回来了,还跟我打了声招呼,我乐了,心想,这小子虽然虎点吧,但也总比那个闷驴子有意思多了,得了,正好他回来了,跟他唠吧。于是我就跟这个山东来的朋友侃了起来,说了说自己以前高中的趣事。­

    正说间,寝室一连进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看来也是我们寝室的成员。我们几个互相打了个招呼,很快地就唠起嗑来。从话语中,我得知了他俩:个儿高的叫刘喜,河南人;个儿矮的叫刘信宇,吉林人。这俩人一看就比河北那哥们有意思多啦,咱们四个坐在一起,像开座谈会一般,侃侃而谈。不多时,外面的天阴了下来,随即,下起瓢泼大雨,屋里也因此暗了下来。刘喜站起身来,正准备开灯,却听得有人敲门,便先行把门开开,门外站着一个人,因为屋内很暗,所以我们很难看清他的相貌,但是能看出他的轮廓。他外面身披一件雨衣,个子与我差不多高。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正想着呢,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光在那人的脸上一闪而过,紧跟着又是一阵响雷声,这雷声是那么清晰,感觉这雷就是劈在了寝室所在的大楼上。这场面就好像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吸血鬼亦或是一个邪恶的死神。那人由始至终一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刘喜见此情形吓得倒退了好几步,我想该是Hero出场的时候了,于是我站起身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颤颤巍巍地问道:“你…你是?”

:o1 烟气太重。

TOP

回复 2楼 的帖子

正是!

TOP

感觉这学校够烂的。:o13

TOP

回复 4楼 的帖子

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