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掘丘者】系列Ⅰ——血泪遗书——第七章 十年前的故事(下)(作者:恶魔猎手)

                第七章 十年前的故事(下)
     “儿子!快逃!!!”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喊声让方欲解手的子建吃了一惊。他听得出来,那是他父亲老曹的声音,赶忙转过头去,拿起一把手电筒向那片草丛照了过去。这个考古队使用的是强光手电筒,照射距离可达到800米以上,而且光线比较强烈,在可视范围内,清晰程度不比白天差多少,因此,远处草丛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子建看得真切,刚才空空荡荡的草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形陶俑,像极了秦始皇兵马俑里的兵俑。那人俑好似从地里长出来一般,手持一把黑漆陶剑,正劈向他的父亲老曹,而一起值班的其他几个考古队员早已被砍翻在草丛边。这一具能动的人俑把子建吓得瘫倒在地,身体不住地颤抖。子建意识里还是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快跑啊,子建!!”老曹使出全身力气,用手握住了那人俑的手腕,焦急地冲着子建大喊。子建勉强的用双手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但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脚腕子好像在刚才跌倒的时候扭伤了。子建又急又气,想逃想救都没办法动,用拳头不住地砸自己那不争气的脚。令人费解的是,那些在帐篷里睡觉的考古队员在这等嘈杂的噪音下居然没有一丝动静,就想睡死了一样。这下子可把草丛边的老曹急坏了。老曹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人俑引到远离儿子的地方,让儿子暂时处于安全。于是他努力挣开了人俑,赶忙往营地相反的方向奔去。那人俑看似沉重,不想其移动速度却是非常的快。老曹跑出去没两步便被人俑追上。只见那黑漆人俑手中的剑一挥,老曹便被砍翻在草丛之中。看到父亲倒下,子建是悲恐交加,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潜力爆发。子建一看脚不能动了,干脆用手,连滚带爬地向远方逃窜。那人俑砍倒了这么多人,还不罢休,朝着子建的方向刚要追赶,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不得移动半步。原来是奄奄一息的老曹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抱住了这陶俑的腿。那人俑眼中蓝光一闪,举起黑漆陶剑,朝老曹后心刺去……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山林。听到这声惨叫,虽然心里无限恐惧、无比沉痛,但是求生的欲望占据了脑子里的绝大部分,子建头也不回的拼死向前,也不知道自己是跑向了哪里,直至筋疲力竭,晕倒在地……
     “你们猜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哪?”子建向听得正入神的我们发出一个问句,还没等我们回答,他自己又继续说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石墓前!那石墓是一个方形的黄土窑的形状,土窑门洞的横梁上刻着几个字,是古篆字,我不认识,但是左边数第一个字我看得出是‘墓’字,与现在的相差不多。正当我疑惑之时,忽然间,从石墓的门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并正往门外朝我走来。我想要站起来,可是却依然无能为力。不多时,那黑影走到了墓门口。在阳光的照射下,我看得出那是一个年轻女人,身着古装,手里捧着一大碗水,但是脸部却被头发挡着。她走到我面前,温柔地问了我一句,‘您渴了吧?来,喝点水吧’。我点了点头,接过碗,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把嘴贴到碗边,刚要喝水,忽然发现碗里盛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白水,而是满满的一碗血水!!我大惊失色,吓得把碗丢到了地上,赶忙抬头去看那个古代女人。那女人缓缓地撩开了挡在脸前的长发,边撩边问我,‘怎么……不喜欢喝吗?’我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待她把整个面部显露出来的时候,我被当即吓晕了过去,在她长发下掩盖的竟是一张没皮没肉的骷髅脸!!!”说到这,子建躺了下去。没有结局的故事总是让人很不爽,于是我急迫地追问他:“那……那然后呢?”子建躺在床上,听我问他,便继续说道:“然后?嗯……然后,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了,听说是乡亲们觉得我爹他们好几天没回来,估计出事了,于是就去找我们,在离考古营地大约5里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发现了我,就把我救了回去。”“那营地里的那些人呢?还有你爹呢?”刘信宇问道。“啊……我爹,还有那些考古队员们,都……遇难了。”寝室内顿时安静了。窗外,夜晚簌簌的秋风伴随着雷鸣闪电跳起了舞蹈,瓢泼的大雨洗濯着空气中污浊的点点滴滴,而子建的话就像在给我们洗脑。
      半晌,刘喜问子建:“这……这是真的吗?”子建没有理会,躺在床上,依然是那个不爱说话的“闷驴子”面孔。这时候,那个黑雨衣又发话了:“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韩硕很不屑,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一笑:“哧!说啥都有人信,没治了。”“不!”黑雨衣打断了老韩,接着说道:“因为我也亲眼见到过鬼!!”“啊?!你也活见鬼?在哪见的?”老韩貌似在调戏黑雨衣。可是,黑雨衣义正言辞:“就在……我们学校!!!”
1

评分人数

继续关注:o18很多年前特喜欢看鬼故事,看完了天黑都不敢出屋。

TOP

呵呵,我也喜欢看这种灵异的,写这个小说之前也看了不少,后来自己有了个思路,就像试试,其实这种小说挺好的,尤其晚上看更有意境。 2# 花◆非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