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是故事就有开始7(终了)


时间在工作中奔流如水,在忙碌中变得简单,每天重复着朝起而作日暮而息的循环,日子如果细想起来挺没劲的,每天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无论是身在高层,还是象我们一样在社会的最低层,扫街的每天都拎着扫帚垃圾袋,护士每天都在扎针拨针,卖货的每天都站在那个柜台,而且如果你几次经过那里,你会发现她说的话都是一样的,我们在这样的简单里重复着,疏不知岁月就在这时将我们慢慢的苍老,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江白就是一个不喜欢平庸的人,他向往着一种变数大的生活。在他的脑海里总你捕捉不到的思想,如果你刚刚接受了他,却不知他又要变了。某一天江白突然对德兵说“哥们准备在年后离开这里,到南方去看看。生活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种体验,这种生活哥们也体会大半年了,说实在的,这种日子挺让我腻烦的,不过在这里结识了很多的朋友,也算是收获吧,特别是你,”
“你这一说,哥们还挺舍不得你的,这样吧,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喝两杯。”德兵露出了怆惘的神情。
在一个大骨馆里,二人对面坐下,服务员上了些酒菜,德兵将江白的空杯斟满,“你准备去哪里呀,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先去云南,我在广场一个变魔术的那里学了些变魔术,说白了就是懵人,我会带一些魔术道具,扑克呀什么的,在沈阳一天能弄个几十块钱,我想到了那里搞到一些生活费应该是没问题的,等安顿下来后,找个工作,感受一下那里人的生活。。”
“那样怎么行啊,路一定需要钱的,这样吧这包在我身上了,正好,我也需要一笔钱,我去搞来,我们一人一半。”
“你去搞钱,怎么搞从哪里搞?”
“还记得我们一起去广场的时候,我每天都带着你的望远镜吗?”
“你那不是在看美女吗?”江白呷了一口酒
“骗你呢,---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在我们弹琴的对面,有一家店铺挺火的,据我观察每天怎么也得收入几千的,而那家店铺共有前后两个门,平时呢开的都是前门,而后门只是叉着栓,栓上挂了一把锁,我只要进去把那个栓给打开,等他们晚上都走了以后,我就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德兵拿起杯撞了一下对方的杯,一饮而下。
“那里会有监控的,红外线的,现在防盗很高科技的,还没等你动手,那面警察就在外面等着你了,这能行吗/”
“这家有两个红外线感应头放置在前后两个门上,而它们是需要供电的,十二伏的电来自于墙角的那个公牛牌子的插排,公牛的你了解吗,”江白摇摇头,“它的每一个插排里都有一个保险丝,作为限流而用,如果电流超过了它的额定流量,保险丝作用自动切断电源。而这个插排里只这么一个用电器,如果断电了,也不会引起注意。---另外一个就是墙角上有一个红外线的摄像头,那个的角度是可以调节的,我只要将调到只照射天花板的角度就万事OK了,”
“听起来到是挺原满的,那她们的钱晚上不拿走吗?谁放在那啊?”江白的脸有一些红了。
“这家站老板是一个年青的女子,你想啊,她能带身上那么多钱吗,犹其是晚上,如果她真的带在身上,我倒更方便了,我直接想着,将她的包狸猫换太子就行了,可是她不带着嘛,----问题是,周一到周六,她都会把钱交给运钞车,只有周日,她好象每次都有什么事,匆匆的就离开了,我惊喜的发现她并没有保险柜,只有一个不太大的手提金库,锁在她身后的柜子里。----就看我们的运气了,看一看周日她收入多少?”
“还有一个问题,卷连门我们怎么对付?”
“那是懵人的东西,它不过两根钢筋顶在下面的两个洞里,我们只需一个结实点的翘板凭我们两的力量,足可以将其拉弯的。”
“听起来真刺激,但也够危险,兵你想好了吗?我总有不好的预感,不然—还是罢手吧/”江白试图劝阻他。
“你怕了吗?”德兵用了激强法。
“切,谁怕谁呀?但我搞不懂你搞钱,干啥呀?”
“我需要一枚戒指。”德兵淡淡答道。
“啊。什么戒指那么贵呀?算了,那是你的事,我不问了,不过作为哥们我得提醒你,在那两个女孩之间你得作出一个选择了,你不能再一脚两船了,知道吗?”
“知道,我没的选,这只是一道单选题。来干杯。”二人酒至酩酊。

依然忙碌的一天,依然小可德兵回寝路上,依然二人平行的走着,显得那么的平静自然,不同的是那天迎来那年的第一场雪,小可高兴的在溥薄的雪地上舞着,象一只蝶在风中蹁纤。路边的树上也象是刹时间开满了花朵,景色美得象画一样,而德兵小可也成了画中人物。
那天小可邀德兵看了一场电影,说是既然要投入,就得做恋人们必做的功课。电影的名字叫做《停不了的爱》,故事的内容大概是在一次慈善活动中,一个大陆女孩喜欢上了一个香港男孩,后来女孩就去香港找那个男孩,他们就相恋了,谁知造化弄人,那男孩患上了癌症,那女孩一直在病床前陪他到死的那么一个不离不弃的情感故事,男孩死了以后,女孩又回到了大陆老家,虽然在同一个地方,但心境却大相径挺。电影散场了以后,小可用面巾拭着还湿润的眼睛,挽着德兵的胳膊,“兵,这个电影让我想到了一首词,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词,想听吗?”
“当然!”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然相逢应不识。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两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小可轻声细语的背道。
“小可你最大的弱点就是,你总把别人的悲伤往自己身上想,这样容易伤了自己,”
“那是共鸣,也许你不会懂,兵,,--你认为什么叫爱情?”小可轻声的问。
“爱情这个话题被传唱了几千年,是人们永恒不变的追求,他的定义太宽范了,我想从一千个人的嘴会得到一千个不同的版本,因为每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
“知道汪厂长对爱情的定义吗?”
“不知道!”德兵摇了摇头。
“她说爱情就是过日子。”
“哼,我说了,每个人的感受不一样,那就是她的爱情。那你呢,你是怎么认为的?”兵反问。
“引用莎翁的一句话,爱情以微不足道的幸福来换取高傲的绝望,它是一分钟的迷恋,一个月的相恋,和一辈子的想念。每个人的爱情都只有一次。记住,只有一次。你应该把握那一次痛快淋漓。”小可抬头望着德兵。
这是德兵同小可之间的最后一次谈话,后来春节的时候,德兵也试着给小可打过电话,但对是一个中年妇女,德兵说是她的一个同事,过年了想问个好,可对方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德兵说对我就是德兵,对方接着说“德兵呀,我都听汪厂长说了,想听听阿姨的意见吗?”德兵说你说吧我愿意听。对方接着说“阿姨的意见是,你们两---不合适。不过我也得谢谢你每天护送我的女儿,在各方面的照顾,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好吗?”德兵挂了电话,从那之后,德兵再也没有见过小可。

一个夜滂沱的大雨将德兵和秋萍留在了一个破旧的宾馆内,二人接了吻,无限的激情在二人的体内肆无忌惮的燃烧着,几乎将二个人熔为了一块,可突然秋萍用力的推开德兵,“你喜欢我吗?”德兵说是,秋萍又问你会一辈子喜欢我吗?你会娶我吗?德兵骤然停止了动作,冷静下来“你这是要挟,用你的身体来要挟我的一生,事实上我不会做出任何承诺,未来充满了太多变数,我都不能保证我自己活得很好,怎么样能对其他人去负责呢,而我又不是一个善于欺骗的人,所以。。。。”“那总不能你什么都不说,没有任何表示我就把自己交给了你吧。”“那好,等我,过了这个周日。”“为什么过了这个周日呢?/”那一夜二人一个床上但什么也没有发生,秋萍很快的就入睡了,但德却思如海浪,久久不能平息。

德兵和江白抱着一电焊机向广场那家店铺走去,江白把鸭舌帽向下拉了拉,跟女老板说道“姐,我们是路边的铁栅栏维修人员,能用一下你家的电吗,我们可以高价给您电费钱。只要三五分钟即可。”“就三五分那,还要什么电钱,去吧,墙角那有一个插排。”在外面,德兵将电流慢慢的调大,看到电焊机上的显示灯熄掉了,二人相视而笑。

那个夜里江白弹唱的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平时德兵是不爱听歌的,也没有感觉,可是那天,他觉得那就是为他而唱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在没人问起,。。。。你问几时能一起回宿舍看看,看看我们的曾经,我们的过去,还记得那墙上的字迹,从那时起就没人能擦去。。。”觉得这不是一首歌,更象是一首道别诗,德兵抑止住心中的万般柔情,大声说“江白,好男儿志在千里,去吧,做一名中国的凯鲁亚克,等我们有钱的时候,一起开着切若基环游世界。”“好,一言为定。”

德兵手里握着刚刚买来的钻戒,来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身后却响起了警笛。后来他在一警察的监视下给秋萍打了最后一个电话“秋萍,我觉得我还没有考虑好,我还是没有忘掉小可,这样对你不公平。我。。。。对不起,秋萍。”秋萍没有想到过了周日的等待却是这样一个无情的回答。失声痛哭起来。
张彬彬陈述;玩火的结果只能伤到自己,轻则烧手,重则火灾,我的人能从很完好那里走出,心却结了一个疤,无法平和的疤。
张悔陈述;那是一段难忘的岁月,每当我听到卡朋特的昨日重现的时候,就会再次回到那个故事里,由于年代的久远,所有的事情显得都很模糊,有的时候真觉得那就是一场梦,要不我过生日那天我用像机给大家捏了几张照的话,我还真难以说服自己那就是真的。
小可陈述;在离开的时候心里怪怪的,虽然我心里想那个期限延长下去,但妈妈却说我的男朋友一定得是一个穿制服的,上一次是爱情抛弃了我,这一次是我抛弃了它。是啊,自古以来,地位之差是一个地法逾越的洪沟,象罗密欧是,梁山伯是,杰克也是,我很佩服德兵的冷静,BIRD AND FISH CAN FALL IN LOVE,BUT,WHERE WILL THEY BUILT NEST?在离开寝室的时候心里空白了一片,总觉得被什么挖空了一样,于是我在墙上写道;多年后重逢,隐约的伤感,憔瘁的面容,问君还能否忆起那辆当年与众不同的私家车。
秋萍陈述;我的等待换回了一场空,我能做到只有二点,一是杀了他,二是干干净净的忘了他,而我觉得后者更现实一些。
德兵陈述;我永远忘不了隔着铁栏见母亲声泪俱下的第一句话‘孩子你怎么走上这条路了呀,’可是爸爸拉过妈妈却依然‘爸爸相信你依然是一个正直的人,只是一时的误入歧途。想开一些,列宁说过没进过监狱的人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好好反思一下,爸爸在外面等着你回来!’我进来后就再也没有见那些朋友,只是接了江白的几个电话。那个岁月的故事被时间稀释得淡而无色,有很多人会把它说成是如一缕轻烟,或者是一场梦幻。而我却觉得它依然在发生,我们象看电影一样看着它,却做不了什么。爱情是什么,我不知道,而且永远的不知道。我看到了小可在墙上的留言,也想到了秋萍望眼欲穿的样子,我只知道这一切都会过去。
江白陈述;我离开了沈阳,先到了云南,下了火车先走一走熟悉一下地形,然后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前三天我什么都没做,只是看这里的人,看这里的城市,第三天我的衣服连同我和德兵一起偷来的钱一并的被别人偷走了,我就只好睡在公园了,在公园里认识了许多捡垃圾的人,他们个个过得很开心,每天都用换回来的钱买酒喝,还邀我跟他们一起喝,在公园里认识了一个朋友说是能给我找到一份工作,我就跟他一起到了广西北海,到了才了解,那是一个传销团伙,我让朋友在沈阳给我寄了三百元钱,只身我又来到了海南,想给他们变魔术,可言语根本不通,就放弃了那个想法,在救助站一个女孩给了一碗吃面条的时候,我想到了王漪,在我临走的时候她说要跟我走,说愿意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但我没有同意,告诉她如果有缘再见面的时候吧。后来一个北方老乡给我找了一个保安的工作,我算是安顿下来,到了这时我一无所有了,但至少我还有自由,想一想,我的哥们自己担起了罪名,还要在里面呆三年。想一想他说过要开着切若基环游世界,我不禁一声叹息。
高风陈述;这个故事结束了,意味着新的故事开始了,因为是故事总是要有开始的


1

评分人数

    • 年幼: 1 + 48 兑奖分 + 48 分

俺就是想看看结局。。

TOP

俺就是想看看结局。。
年幼 发表于 2009-11-19 13:24


却没道出看过结局的感受!!

最后,由心感谢你的到来。
我能感到你的诚!!

TOP

:o1你小子,同那小子一个样......还是遥祝快乐吧!

TOP

:o1你小子,同那小子一个样......还是遥祝快乐吧!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11

俺也是老大不小了..:o1

TOP

哦,别忘了,将那半裸的换了——哪么穿上莎丽也成:o1

TOP

俺也是老大不小了..:o1
年幼 发表于 2009-11-19 20:12

去。张冠李戴。区区可没说你哦:o17

TOP

去。张冠李戴。区区可没说你哦:o17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14

噢,俺又表错情勒?:o13

TOP

:o1你小子,同那小子一个样......还是遥祝快乐吧!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11



也许一个灵魂驾驭两个躯体吧!呵呵!
谢谢祝愿,THE SAME TO YOU!

TOP

这个应该是个真实的故事。

TOP

哦,别忘了,将那半裸的换了——哪么穿上莎丽也成:o1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19 20:12


我不冷!
我也不是印度阿三!呵呵:o8
1

评分人数

TOP

也许一个灵魂驾驭两个躯体吧!呵呵!
谢谢祝愿,THE SAME TO YOU!
懂诗的混子 发表于 2009-11-20 10:53

愿朋友用下国语。貌似重复了:o11

TOP

我不冷!
我也不是印度阿三!呵呵:o8
懂诗的混子 发表于 2009-11-20 11:17

去,理解错误,不懂诙谐:o1

TOP

这个应该是个真实的故事。
抛砖引玉 发表于 2009-11-20 11:00


谢谢,哥们给了这么高的评价!!

TOP

愿朋友用下国语。貌似重复了:o11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20 14:29


跟我俩装不懂,是不?
我是说:同样的祝愿送给你(我的朋友)

TOP

跟我俩装不懂,是不?
我是说:同样的祝愿送给你(我的朋友)
懂诗的混子 发表于 2009-11-21 08:23

呵呵,同道中人。问好了:o7

TOP

呵呵,同道中人。问好了:o7
行吟者 发表于 2009-11-21 22:36



同道,同道!!
问好,问好!!

TOP

写得很好~~欣赏!!

TOP

写得很好~~欣赏!!
轻衣 发表于 2009-12-7 20:30


不胜荣幸得到君的提笔!!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