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小妹的传说1

这里住着一个女孩,是一个性情孤僻,独来独往,深居简出的女孩。我们都叫她小妹。从我见到她时,她总是独处,没与任何人交谈过。浓密的秀发下面埋着一张白晰缺少血色的脸颊,空洞的双眼常执着的盯着某一点或是或一个方向(象是在凝想)。身边的朋友都不愿去了解这样一个不明出处的女孩,谓之可能患有心理上的痴患,也许是精神上的。由于我业余修的是心理学,专业的倾向迫使我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偷窥!一种兴奋混一丝罪恶在心里发生着化学反应,化学现象:无色无味,并升腾出一股强烈的浓烟。很幸运在怀远古玩市场以二百元的价钱获得一个七十倍的望远镜,比这还要幸运的是居然在她居所对面的楼里租到一间四十余平的房间。然后象老鼠一样从乐购里取出足够的粮食堆放于这个窄小的房间内。这样我认为基本准备工作已毕。然后我蜷缩于床铺上,并以被子的重力使我得到一份舒适安全感。奇异的梦迷离的呈现在眼前:她走在我的前方十米之处,我紧跟其后。不觉走出了很远,双腿已经是重如泰山,而她依然轻盈如飞。光线愈来愈暗,象是进入了深夜,突然市区不见了,周围是一片荒凉的坟茔。我的心里开始打鼓。她的脚步也开始放慢了,以使得缩短了我们的距离,惊悸的膨胀让我停驻在原地。这时我能够清淅的端祥她的轮廓:深蓝色的牛仔裤描出腿的曲线,米白色的棉服短至腰间,浓密的秀发披至背部。我的呼吸难以抑制得喘粗,因为她欲将头转向我,已经慢慢的转向我。。。我尖叫着从床铺上坐起:她转过来后直盯着我。我清楚的看到,埋在秀发下面的是一个苍白的骷髅!

      我踉跄的踱进卫生间向马桶里干呕了几个,但没吐出任何东西。只好用龙头喷出的冷水向脸面撩几下,以让我的思想与梦魇彻底的隔裂开来。后来我见到了黎明的晨曦,终于让我相信我依然活着,并没有随她走进荒凉的坟茔。

      对面楼的窗帘徐徐的拉开,望远镜的镜片里,她正在往洁白的内衣上一件一件的加上外套。最后加上的是能够绕出明显的曲线的深蓝色牛仔裤,和短至腰间的米白色棉上衣。我没能看到她的脸,始终的埋在浓密的秀发下面。正在我还狐疑的时候,她踱门走了出去。这是她少有的外出,我决定跟出去一探究竟。迅速的裹上黑色绒裤,亮布黑色棉夹克,黑色的围巾在脖胫上绕了二匝。外面的冷气很快的窜遍了全身,我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化作去雾状散开去,但她的前面却没有。大街小巷的跟出去了很久,她不愿做公交或者打车之类的,直到我的腿有些沉重,她似乎还很轻盈。这让我想到了昨夜的梦。我觉得有些害怕了。我一直在分析她走路是不用脚的,是不是在地面上漂浮?最后她在车如流水的马路上穿过去,我却没能。就这样她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觉得我有些饿了,应该回去吃点东西了。边走边在低着头寻思:为什么她穿着同梦中的一模一样,而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她这身装素,为什么这么冷的天她的前面没有一丝哈气?当她穿过街道时,自己没能穿过去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穿过大客车走过去的,对,她是在大客中间走过去的,我不断的庆幸,并没有跟至荒凉的坟茔,那样的话自己现在就成了一名鬼。当走到家的时候,我觉得花掉了三个小时,如此计算往返应该是六个小时,当我推开门往墙上一看,我再一次惊呆了:时钟依然停留在我出去时看到的时间,它依然强有力的滴达着。
1

评分人数

梦游 呵呵!

TOP

过来支持下楼主!!~

TOP

提读。言谢楼主支持!不然,此版会枯零了。

TOP

很有韵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