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月满轩尼诗》平凡的人也可以有爱情

《月满轩尼诗》居然不是法国人投资的,这是我最大的意外。庸俗地想一想,倘我要写一诸如《艳遇浏阳河》之类的本子,我一定会毫不客气地找他们头要个千八百万的,否则我傻啊。香港人还真是国际化,还真叫一个慷慨。  
    《月满轩尼诗》的片名,我其实是懂的。这是文艺女青年岸西,骨子里血浓于水的,附庸风雅的情怀。  
    戏里戏外的学友,都不是我喜欢的型。舞台上的所谓歌神,看得我都心疼,都一大把年纪知天命的人,还扮什么清纯,比什么猫王、杰克逊?舞台上的学友,通常会比较做作和矫情,还没听他开口唱,我便开始疲劳了,学友能成为“天王”和“歌神”,那只怪国人的审美情趣愈发低下和庸俗,加之无良媒体煽风点火,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学友在戏中的表现,一如我印象中的矫揉造作,颇不自然。一个胸无大志、不思进取的懒散青年,本没有资格收获理想中的美好爱情。也许他并不明白什么叫爱情,压根也并不懂得事业才是男人爱的资本,当一个失败的男人遭遇到一个失意的女人,这便是岸西要诠释的轩尼诗道上的绮丽爱情么?  
    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不管你胸中汹涌的爱意如何万水千山,汤唯都算不得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而随着剧情发展,你便会不得不不自觉地爱上,戏中那一个冷静倔强、孤独彷徨、重情重义、清汤挂面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爱情的缘起很简单,是俗套的“英雄救美”的老八股,而且这故事还发生在公交车上;她爱情的收束也很简单,是现实的力量粉碎了她关于爱情的美好向往。在每个女孩子的身上,也许都曾发生过或正在重复着类似于她这样的故事,只是结局各有各的不同。但她们学会了成长,这便已足够。  
    安志杰是我不熟悉的艺人,虽然据说他此前演过《少年阿虎》和《新警察故事》,还据说他女朋友是谢贤的女儿、谢霆锋的妹妹,挺风骚的那个谢婷婷……这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戏中爱莲的初恋男友。  
    血气方刚、习惯用一种方式解决问题的他打趴下了力不从心的老男人学友,他在角斗场赢了,却输在另一个更重要的战场。躺在地上的老男人学友说:“我会逗她笑,你会吗?”他的心一下子冰冷到南极,从此远走天涯。  
    张可颐是很女人的女人。我这样评价她,绝非是因为同宗之谊。《神雕侠侣》中的程英不过牛刀小试,郑少秋版的《上海滩》,让人记住了那个骄傲而倔强的女子顾清华,虽在娱乐圈三出三进,然而天生丽质难自弃,她再逃也逃不出戏。因为,她是荧幕上最好的“初恋情人”。  
    当年她留给学友一个美丽的背影,毅然决然的走了。过尽千帆之后,她又选择了回来。回来的理由,是因为和学友相处的简单和轻松。她很幸运,她遇到的是张学友,倘使换了我,她一定回不来了。  
    学友从轩尼诗道一路跑来,爱情的气息与芬芳,引导着他找寻的方向。从前那个蹉跎岁月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已开始变得稳健而自信。据说,这种力量,来自一种叫爱情的东西。  
    他忽然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坐着聊聊天。他说:“我知道你会在这里。”简单的一句话,胜过万语千言。那一瞬间,我顿时柔软起来,鼻端上翻江倒海,原来——平凡人也可以有爱情。  
    今夜月色如水,远处的轩尼诗道上,爱莲与阿来,可曾有相拥着一起走过? (来源:新华网 作者:张一一)

看了这一篇东西, 心里很不舒服哦!
正所谓戏,就是满足现实生活中,人们往往满足不了的梦,戏如人生,谁能保证戏里的桥段人生里没有?谁说失败的人不配拥有爱情?人生如戏,如果连电影全都只是反应人生现实的一面,那真的很不幸,没有人再相信天空是蓝色的,没有人再相信只要努力一定能成功,没有人再相信任何人都会得到真爱。

  爱情面前,没有等价的衡量,外在条件相配又如何? 人的一生能找的是这种外在条件相配的人么?如果是的话,怪不得现在有那么多的拜金主义了,呵呵!

       至于批评电影里的男主角,  戏里的演技可以有待进步,  唱歌的实力确不能否定, 幸庆该文作者是拿他跟猫王、杰克逊相比, 要不然应该会让人笑话吧!


        看电影就应该把心思放在电影的情节上,  把注意力放在电影内容与所要表达的意境上, 如果连这个也做不到, 我想应该不适合坐在电影院看电影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