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如此颓废2

我摘掉了左侧耳朵的天使蛋,于纹身店里洗掉了左手臂上的鸟衔玫瑰图,它们确实给我带过很糟的麻烦,曾经朋友酒后滋事中,我连同他们一同被带到刑警队,该死的队长怀疑我身上有命案或者抢劫之类,墙上挂着的十几根高压电棍差点全部搓到我的身上。以至把对面偷自行车那小子吓得把事全招了,供认不讳。我穿上了黑色的衬衫,和紧身牛仔裤。习惯性的把长发向后捋一捋。我突然想起了老水妖,想跟他聊聊,人生,琐事,什么都行,我很少言语,可我极愿倾听别人的故事。我愿意问十个人同样的问题,来得到自己的肯定。因为这十个人里总有一个人的观点跟我是一致的。于是我拿起鱼杆,驾驶太子125向河边开去。在喧闹的嘣嘣声中,大声唱着迈克尔,杰克逊的you are not alone ,也会在下坡的时候,双手同时松开手柄滑行,伸成翅膀状,好象那一刻我飞了。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没人敢保证第二天我不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那也的确让我感到快乐。我象是听到每个细胞分裂的声音了,如果再给我半斤白酒,我能直接把车子开到河里去,也许。我是说也许。使我遗憾的是老水妖和我等候的候鸟都没有出现。“也许这老水妖游到河对面去过真正的生活去了。”我这样想着,坏笑了一下。于是我对着岸边玉米地里扎成的草人说:“你知道我向往哪个城市吗?”
草人说:“不知道!”当然这句话是我自己扮演草人说出的。
我指着它说:“笨笨呐,让我告诉你吧,;加里弗尼亚的-----伯克利,传说中叛逆者的天堂。那里允许你另类,允许你不随波逐流。虽然有人早就断定,这类人会在孤独中死去。但那又怎么样?做一个麦田守望者又怎么样,做一名堂吉诃德又怎么样?他能得到一个氛围,一个营养圈。我知道我一生也到不了那里,那里简直远到了天边。那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
草人说:“不知道!”
我还是指着它说:“笨笨呐,看来没人能了解我,但这一刻你开始了解我了。我想做的事是----流浪!因为我很穷,所以我拥有一切。这个世界是我的。是一切放弃了所有的人们的,是一切穷得只剩思想的人们的。如果老水妖听这些话头会摇成波浪鼓的,虽然他告诉我他是农大的一名退休教师,但我并不在乎,我愿意看到他丧气的样子。他永远活在他的年代里,挨饿,挨批斗,下乡,还有打补丁的军装。我每次都听得很仔细,最后我说那真是个浪漫有故事的年代。他就丧气得可以。”
然后我在夕阳里做起了瑜珈,单足而立,双手合十于胸前。微风拂过脸面,远处飘来水妖的歌声。心情平静的时候可以听得到花的开放,和树摇摆着吮吸大地的汁液。此时我告诉自然我是来自另一个国度的使者。我感觉我的身体曲向了阳光照射的方向,我有了向阳性,如向日癸一般。所有有生命的生物以地面为基点箭指太阳,这是生命的象征。
离开的时候我说:
“再见了河流,再见了家乡,再见了桥和桥上看风景的姑娘。我知道我成了你的风景,但你不知道,你也成了我的风景。再见了老水妖和你那六十年代的故事。苦难年代的知识分子,我知道你从没跟这个社会合谐过,却教给我连你的学生都不愿教的课。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也许明天我就远去了,是的,我决定离开。所以难过,因为如老水妖说得那样,来生也许我依然孤独,但你们不在我身边。”
to be continued!
1

评分人数

奇材!!

TOP

支持!楼主真不错!

TOP

提读。问好楼主!

TOP

"在喧闹的嘣嘣声中,大声唱着迈克尔,杰克逊的you are not alone ,也会在下坡的时候,双手同时松开手柄滑行,伸成翅膀状,好象那一刻我飞了。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没人敢保证第二天我不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那也的确让我感到快乐。我象是听到每个细胞分裂的声音了"
看到这里,似乎触摸到了你的alone!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