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如此颓废5

5梦醒后我会想你的。

经过李翠在两者之间的沟通,夕阳的晚风中双多出一双足印。当我发现主动去牵她的手时,她并没有拒绝,我开始牵着她的手,直到手心出汗。然后她会抽出纸巾,为我把汗擦干,再重新将她的手放到我的手中。我们沿着二环经过熟悉的桥下墙壁,我们会在那里靠一会。听她为我唱的张宇的《小小的太阳》:“你象一个小小的太阳,有一种温暖,总是让我快要冰冷的心,有地方取暖,我是多么习惯的向你,要一点友善和许多依赖,修补我脆弱的情感。”她的声音甜美至及。水妖的歌声也不如此。我沉浸在她的天籁中,暗示性以为她歌曲中的对象就是我。她如此动情,眼含泪花,我将轻轻将其拥在怀里,说:“不该让一个可怜的姑娘承受这么多。请在爱我的时候说爱我,不爱我的时候离开我。你是自由的。”说完后,她将我拥得更加紧。然后讲述着她内心中放不下的包袱:“几年前,我的大姐出去北京打工,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小伙子叫小义,他对姐姐很好,姐姐说他是世界上少有的好男人,很快他们坠入爱河。后来同居了。后来姐姐把他带回了家乡。在那一起生活了半年之久,然后姐姐准备跟他结婚过日子,突然有一天,他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信。姐姐到了原来一同打工的地方找,没能找到, 又到他的身份证所在地找,也没能找到。姐姐伤心欲绝。投河自尽。为了爱情,为了他的狠心,为了自己的尊严。妈妈说,从此你们几个,谁也不许找外地的对象。妈妈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不想再失去你们。不想让妈妈死得早的话,听妈妈的话。”我轻轻抚着军萍的背告诉她:“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她抬起头来幽幽的说:“认识你,就象是一场梦。”

我郑重的告诉她:“我会给你一个美丽的梦的。”

沿着二环向南再转至村落里,在一片绿油油的菜田边,一起放起粉色的风筝。臂并臂的坐着,一块吃雪糕。望风筝。我说笑着如果她嫁给我,我会让她象她妈妈一样,为我生上四到五个孩子,如果不够就生上十几个孩子。等他们长大,我们一块吃雪糕,放风筝。而她说才不要为我生孩子,那样,我的怀里搂得将是孩子,而不再是她。

我骑上脚踏车,十公里之外的中街,专程为她取回一个炸鸡汉堡。只为:红尘一骑军萍笑,无人知是汉堡来。

我们一同躺在烈日中的百年老柳下,茵茵的草苹之上,仰望婆娑叶影,分享MP3中的左声道和右声道。所有的旋律都是爱的罗曼诗。

这一天,我花掉了两个月的工资,租了辆洁白的沃尔沃,机器盖上用红玫瑰缀成了心形。开到了厂院内,女员工们为之惊呼。付艳红激动几乎眼含泪水。我象是接新娘一样,将军萍接到位于中街路的一家法式餐厅。包房内除了两盏幽暗的七彩烛光外没其它光线。服务生为我们斟上来自法国的干红。我说:“音响里放出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然后你可以出去了。”

摇曳的烛光中,她的脸颊红润且亦幻亦真。于是我开口问到:“认识我还象一场梦吗?”

军萍回答:“从未醒过。”

我接着说:“这一切可都是真实的。在公历200081日真实的发生过。我没指望你能在未来的日子记得我,我不乎这些,我们只是电影里的一段情节,我只要你或者我自己今天快乐,因为这一天是你的生日。”

她摇了摇高脚杯中的酒:“我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这场梦太美了,我不愿醒来。”

我们选了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一同骑上脚踏车去拜访老水妖。这是我唯一一次来到他家,按照他留给我的地址。他蜷缩于阳台上光线很足的地方发呆,房间里的电视自顾自的演着。我的到来给了他莫大的惊喜,象是久违的老友。他给我一个西式的拥抱,我也用力的拍着他的后背。后来他指着军萍问起::“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竟不知如何作答:“是女性-----朋友。”

我参观他的房间时发现了像框里有一张少有的年青女人的照片,好奇的问:“这个人是谁?”

老水妖说:“那是我的妻子,三十四年前被四人帮迫害至死。从此我过上一个人的日子,一个人这样渡过三十四年。”他这样强调道。

我忍不住发问:“你是怎么样渡过无数的寂寞难耐的日子的?我是说如何心里承受得了?”

老水妖:“可以说我脱俗了,但在常人们眼中我是魔鬼。记得你在水边说过的话吗?享受孤独。你小子不错,没几个人能让我陈老师看得起的。我的妻子作了一次长久的离别,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再见。无比惊喜,有太多的话要讲。那才是真正的永远的相聚。有几次在梦里,我见到她了,她微笑着依偎在我的肩膀如从前。正当我要伸手抚摸她的时候,她消失无影踪。到了一个没有眼泪,没有恨,没有文化大革命和四人帮的地方。醒来后,巨大的孤寂浸着我,你问我如何渡过这样的日子?是啊,如何渡过?因为她在离开的时候,说。。。再见。为了这一句话。我在这里执着的守候了三十四年。”

长久的的离别是死亡,死亡是长久的离别。老水妖的爱人的道别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磁场。一如双卡式录音机同时按下了记录键和播放键。在某些特定的时候,周而复始的重放。他的妻子美丽且迷人。在道别的那一刻终止成了线段。而老水妖呈射线延伸至今。任何一道时间裂缝和时光机器也无法倒转回去。只有在梦里和大脑磁场中再次形成影象。只是并没有如碳水化合物般有触感。若干年前曾经被老水妖资助的贫困学生杜丽,并不在意这些想照顾他余生。却被老水妖的禁欲思想拒之门外。于是他们一块躺在床上讨论性与爱情的关系。杜丽试着说服老水妖:没有性的爱情应该是不完整的,缺憾的,而真爱一个人应该为对方付出些什么。老水妖表达自己的观点:没有爱情的性决对是不完整的,缺憾的,而真爱一个人应该为对方放弃些什么!他们就以这样的无性的方式同居了一段时间,后来杜丽搬了出去,因为她怀孕了。老水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雾吐成了妻子的形象,坚定的目光,和善的微笑,粗长的辫子从肩搭至胸前。

老水妖为我们翻出了老箱子中的六十年代流行的迪卡蓝和绿上衣。我和军萍穿上后合拍了照。

临离开时我觉得我应该对老水妖说些什么:“你应该学会---------忘记。”

他说:“我也试着问,苍天还要给我多少时间,让我忘了她,也忘了我自己!”

to be continued!!

好感人的爱情誓约{:1_257:}

TOP

{:1_253:}好文章

TOP

我们需要回归本真

TOP

忘却了,即意味着背叛!貌似同现今的情形,不搭界吧。

TOP

问好!期待下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