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虎妞(二)

虎妞(二)


                                                                  
                 
  定婚以后,虎妞开始缠着猪先生要登未来的婆家之门,试着了解一下他的家人,以便日后进门可以相处溶洽。再者虎妞好奇,很想看看猪先生的家和自己的有什么不同。

  猪先生招架不住,在一个朗丽的清晨,牵着虎妞走在回家的小路上,乡野的小径开满鲜花,蝴蝶嬉戏追逐,鸟儿在肩头歌唱,在枝头飞舞,雁子送行一程一程。虎妞雀跃,时而蹲下身子与花悄语:“我要去见猪的家人了。”时而抚逗叶尖的蜻蜓,大喊:“我要看到猪的生长之地了。”时而凑到猪的身边,笑嚷:“我有小弟,小妹,我也可以做姐姐。”

  猪先生望着眼前的虎妞,心中喜忧掺半,喜的是虎妞不弃自己家境贫困,没有一点公主的骄傲之气,懂得爱自己的家人,并诚心去拜会。忧的是不知虎妞看到现实状况,能不能接受。这个每天在宫中长大的公主,不知人间的饥苦。如果看到难以接受,会不会立刻转身,甩袖就走,亦或打自己一个耳光,洒泪而别,猪先生心中七上八下。

  小径的尽头被山阻挡,山的那边就是猪的家园。虎妞急切奔上山顶,望远处朦胧的村庄雏形。心激荡,笑盈面,幸福四散。越走越近,迈进山村,虎妞停止飞奔,脚步越来越慢。不是村的贫寒落寞,那在虎妞的眼中如画家的得意之作,自然亲近没有一点距离。虎妞担心的是,自己能否让猪先生的家人满意。猪先生微笑上前,拍拍虎妞的肩膀,拥着她前行,让虎妞感觉到安全,找到依赖。

  一座院落出现在他们面前,木柴的篱笆上开满紫色的牵牛花,中间有一扇对开的木门,木门虽旧,却无一丝尘垢,轻扣柴扉,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谁啊?是哥哥吗?”门被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打开,这位姑娘身材高窕,略黑的鹅蛋脸上嵌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眉淡细长,嘴薄小巧,唇红若花瓣。纤而细长的手指上沾满泡沫,赤脚穿着一双草托,脚上泡沫一片一片。虎妞和她视线相交,小姑娘害羞的后退要跑。猪先生一把拉住妹妹,捏着她的鼻头,:“我家调皮小猪妹还有害羞的时候,不必在意,这是你未来的嫂子,一家人不必拘礼。”虎妞微笑着说:“妹妹好,你如哥哥所言,画中美女游尘间。”小姑娘拉着虎妞的手走进院中,院的四周空荡荡,地上只有一个红色的木盆,盆中堆满白色的泡泡,盆边的地面,黄色的圆圈一点一点,如平静湖面的点点涟漪。空中拉着两根粗麻绳,绳子上蹲着几只蓝灰的山雀。

  穿过大院来到两间茅草搭建的主房。大开的房屋里,对门端坐着猪爸,猪妈,这边立着一位身体粗壮戴眼睛的男孩,他脸方眼圆,嘴巴厚宽,头发微卷,眉浓鼻尖,只是脸上表情木纳。虎妞急忙上前施礼,“爸妈在上请受虎妞一拜。“猪爸爸站起身说:”免礼,路途辛苦,到里屋休息一下吧。“这时猪妈妈过来,拉着虎妞,仔细打量一番,看看她的芊芊玉手,看看她娇嫩红润的脸,“走,带你参观一下我们的厨房。”跟随猪妈妈脚步,虎妞看到一间斜靠屋角用几根木杆搭建的一间简易小房,屋顶上堆满杂乱的枯草树枝,还有几枝懒惰偷睡的鸟儿,一扇破旧门上挂着一个笑咪咪的灶王爷画像,推开门里面一片黑暗笼罩,虎妞直立不动,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碰坏厨房里的东西,适应一会借炭 火的红光,看见黑东东的小房里有一个泥巴堆的灶台,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煤球炉,在炉子的左边有一个三条腿的木案,那一只残缺的脚,用砖来补救。案板上方的墙壁挂着一口黑色的大铁锅,这边挂着围裙,扫案板的小扫把。案板上摞了厚厚的一摞碗还有一堆圆形的盘子筷子和勺叉。靠里边黑暗的角落里堆放着一片土,土里掩埋着葱,土豆红薯和萝卜。虽然简陋但很干净整洁。猪妈妈笑嘻嘻的看着虎妞,说:“午餐就交给你了。”虎妞看看角落那几样普通的蔬菜,为难地看着猪妈妈,猪妈妈耸耸肩挥挥手让她自己想办法。

  虎妞愁眉苦脸的走到土堆前,对着那些蔬菜说:“唉!无荤不成宴,无肉不成席,就你们这几种单一普通的蔬菜,让我如何做丰盛的午餐啊?”青绿的萝卜歪着脑袋眨着好奇的眼睛看着眉头紧锁的虎妞。淡赤的红薯托着圆圆的下巴瞪着她,滚圆的土豆努力向上探,也想穿过黄土安慰一下现在苦闷的公主。看着看着虎妞的扭曲面部慢慢舒展开来。她微笑着拿起萝卜、红薯、土豆来到小木房旁的竹管旁一一清洗干净,口中哼着小曲熟练的把萝卜切成细丝,一会儿又改刀切成片状,块状,还有圆形的。细丝的萝卜放在一个碟子里放上盐和一些香油拌匀后,在上面撒上房外的野香菜,一盘精美的萝卜丝做好了。虎妞又把片状、块状的萝卜放到鸡蛋面糊里搅拌,放在一边备用。把红薯切成菱形的块,在上面均匀的洒上淀粉,又把土豆切成条状,把葱、姜、辣椒分别切成丝、条、块,一切准备停当后,打开炉火开始炒菜了。片、块、条状的萝卜、红薯、土豆一一放入滚烫的油锅中炸透,又分别放在大小不等的盘中,条状的土豆又在端出时回了一次锅,白嫩油亮的炸署条在阳光下闪耀。片状的萝卜加入大料酱油在慢火下煨制出锅后形如牛肉,块的萝卜看上去似一盘诱人的红烧肉。虎妞在锅中放入凉油,加入甜果熬成糖稀,又把菱形的红薯放入在火热的锅中翻来覆去地滚动,一盘香甜诱人的拔丝红薯就做好了。端到桌上满满的可以与满汗全席媲美,猪妈妈瞪红了眼睛,猪爸爸看了点头,猪妹妹和猪弟弟看到后忍不住,伸手抓住一块拔丝红薯,但还未送入口手被烫的红里透明,含混不清用因烫而不断外伸乘凉的舌头说“唆唆、、、、好吃,好吃!”猪先生幸福地看着虎妞傻傻地笑个不停。

  经过这次考核,虎妞被猪家认定为合格的猪家长门媳,责令猪先生非她不娶。

这歌曲虽然不知道什么名字,但是却听到了快乐2字。

TOP

呵呵,有意思!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