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虎妞(三)

    虎妞(三)

                    


  时间穿梭,虎妞和猪先生相恋了三年,猪先生感觉自己一时一刻无法离开虎妞,清晨的阳光让猪先生想到虎妞甜美的微笑,鸟儿晨练的声音飘入猪先生的耳朵,猪浅笑仿佛那是虎妞柔和的呼喊声。饥饿的狗狗跑到床前伸舌猛舔主人陶醉的脸,猪先生幸福的抱紧床边的它,口中喃喃:“妞妞别走,妞妞我爱你,嫁给我吧,我离不开你噢,妞妞!”臂弯紧收,“汪汪、、、、、”狗狗凄厉挣扎的嘶鸣声唤出梦中的猪先生。猪先生暗下决心,今天无论用何种技艺,一定要让虎妞答应嫁给自己。巧妆打扮的猪先生让自己成为一位绅士,请白鸽帮自己传信,并在鸽的口中放入一枝露珠饰点载满爱的红玫瑰。

  闺中,眼望粉纱面润红,人在床中心早行。翠竹窗传来笃笃的敲击声,妞慵懒的从床上移下,玉足探入红荷中,轻移莲步,伸纤指顶起竹帘,白鸽把玫瑰送入美女手中,让妞嗅其味,思其意,淘气的在屋中飞旋不让妞拿到足上绑缚的信笺,虎妞玩心顿起,轻提气,足上旋,人离地面,如仙空行,人舞裾翩翩。白鸽嘟嘴,虎妞轻笑取笺。展开映入眼帘一画面,月高悬,藤荡叶摆,幽幽林间一湖面,湖边玫瑰铺地毯,湖中天鹅颈交缠。虎妞把糖放入鸽口,让其速回还。人坐镜前抚镜自怜,睛亮情闪福溢满,唇红肤晰爱流转。身着公主白纱裙,头戴公主的银冠,足蹬水晶鞋。镜前左顾右盼,轻扫黛,脂染颊,乌丝如缎披肩,坐立等待日落西山

  时间如蜗牛一点一点移动,调皮的阳光累的开始闭眼。云被霞染红色片片,房间开始有点暗淡,妞的心激烈跳动,激动欢欣还有偷喜,种种情感一一袭上心间。月亮慢慢揭开面纱露出一角,妞无法等待,拦裙入怀急急奔到密林边,喘息站立稳住身心,细心抚平裙摆细小折纹。高抬头,深吸气,脚上抬,莲步轻迈。萤火虫两边站立,绿色荧光为虎妞的浪漫约会增加气氛,蓝色的湖面红色宝石闪烁游动,粉红的玫瑰铺满湖岸,猴子握笛奏爱之浪漫曲,蝶一反常态,与月亮齐力,从天而降如飞舞的片片晶莹花瓣。猪先生立在锦鲤围成的求婚舞台。手拿红色玫瑰,娇艳的玫瑰花心里璀璨闪亮,虎妞在朋友的簇拥下,走上舞台,白色的虎妞公主,黑色的猪绅士,彩色的舞台,蓝色的湖面,晶莹的花瓣,漫妙的笛声。鹰长鸣一响,彩色的舞台上猪先生单膝跪地,花举起,仰目盼:“嫁给我吧,美丽的公主,做我的新娘,明天会一片灿烂辉煌。”朋友们拍手共贺:“快!快!快!嫁、嫁、嫁、、、”虎妞目闪泪滚,头不由自主点动,猪先生取出花心中的璀璨的星,戴在虎妞的无名指间,慢站起,轻拥吻,抱虎妞潜入郁金香花围。朋友们识趣四散离去,湖畔宁静,月亮微笑悄隐。只有那调皮的柳树,伸长枝条窃听让人颊红的私语。

  荧火虫打扫离去,密幽的树林间,一道暗绿的阴光向湖畔移近,周遭安静中含着一丝让人发颤的阴冷。柳树突然打了个哆嗦,延伸的枝条木然退回,郁金香面含,粉色的脸蛋因冷而惨白一片,深陷甜蜜中的虎妞和猪先生没有一丝感觉。那暗绿的光越靠越近,在水光的比照下,才看清他们的真容,原来是一群无事闲逛的街痞--髭狗,这群街痞被眼前热恋美景击溃,嫉妒之火引出心底那黑暗的狱囚,摇晃着来到郁金香花围,指着虎妞和猪先生大骂:“无耻之人未婚在此月明之夜偷偷相会,快滚,再不滚小妞将成为我们的盘中点心。”虎妞闻听此言一跳而起,挥手给了髭狗一记耳光,“小子你也不看看你在何地,在此和虎王之女争斗,想不想活了。”此言没让髭狗撤退,反而带来了一场激战。原来髭狗曾是本地的暗蛇,因为虎王的到来,让他们隐藏山野,四处游荡没有定居之地。听到虎王,群起而攻,虎妞必竟是女生难敌四手,猪先生此时挺身而出,虽然知道自己不是髭狗对手,但不能让心爱的人受一丝伤痕,猪先生不还手只用自己宽阔的胸膛把虎妞裹在其中,不管身体承受了多少剧烈的疼痛,只把心爱的人守护,眼镜被打飞,口裂齿碎,鼻血四射。只到这时虎妞才想到呼救,引颈呼出虎之哨音,髭狗们听到心颤抖,知道后果的严重,想到虎王一个个吓得四散逃奔。

    髭狗离去后,虎妞胆怯站起,猪先生也在虎妞的扶持下摇晃站立,四处摸索找到自己只有一个镜片的眼镜,不顾自己身上的疼,单目上下打量虎妞,看满身血迹的虎妞伤到何处,细心察探下才放心没有一丝伤痕,安心的猪先生微笑着倒下,再也无法站起,只到虎王带人赶到,才将混身是伤的猪先生带回静轩堂,传医生救助,确诊只是皮外伤,小心养护即可。虎王率人离去,虎妞一步不离,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猪先生,在虎妞的泪水中,在猪先生安慰调侃的话语里,感情递进,伤口日渐复合。

    虎王打听到髭狗的居住地,带着满腔怒火奔去将其移为平地。虎王被猪先生的爱情力量折服,不再把虎妞拢在自己的臂弯,决定把她交给那个为她可以牺牲一切的猪先生,便挑了一个黄道吉日托媒婆邀请猪之家人一起协商,定下两人的结婚日期。

这个配乐得用华山论剑

TOP

情景交融。待区区慢慢品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