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46---这世界没有童话

韦韦摸着苏华的头,“傻瓜,他也是同情你啊!”可这个解释并没有令苏华满意,相反她哭得更厉害了,整个人伏在韦韦的肩膀上抽抽噎噎,“韦姐,你说咱比别人差哪了?怎么就过得不如人家哪?”

    “别傻了,兴许人家跟我们一样只是她们不说而已。”韦韦用手理着苏华的头发,“这就是命,认命吧!你看楼下棋牌室那些做小三的,抽烟喝酒骂脏话,钱伸伸手就来了,就说你苏华吧,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怎么样,他就是不喜欢你,你会哄吗?会骗吗?男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你说给我听听!”

    “可她们看中的是他的钱啊!”苏华垂下眼帘,她被韦韦说中要害了。

    “你以为男人都傻子,有人对他百依百顺他给的乐意,”苏华刚要争辩就被韦韦给打断了,“你哪,你看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两眼冒火花,能给个好脸色就不错了,学着点别整天缺心眼,把钱骗到手才是真的,你这样苦了谁啊,还不是你和孩子,”韦韦看苏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叹了口气:“姐也是为你好才这么说的。”
“可我是跟他从年轻时一起走过来的呀!”苏华痛苦万分,“吃了多少苦才有了今天,如今有钱了为什么一切就变了哪?”

    “实在不行就离了吧,找个单身的会疼人的,凭你苏华这样还怕找不着吗?”韦韦心疼苏华,“不要像我一样。”韦韦黯然地说,她年轻时也是个美人,“七年之痒一点也不假,前一天孩子过生日双方父母还在一起吃饭的,第二天他就跟别人双宿双飞了,这么多年我一个人把孩子领大,前几天他相好的不知道从哪要到我电话,非要见见我,说总听他说我有多好多好…”

    “你可千万别去啊,往你脸上泼硫酸就惨了…”苏华惊骇道。

    “你怎么跟我想的一样啊?”韦韦诧异,复又叹了口气,“我哪敢去啊,苏华,没用的,这些男人嘴上说你多好多好,可他们心里,没你!”

    苏华止住了哭泣,她在想男人的话:你很好可我就是不爱你。男人太狡猾了,一巴掌就打到女人心里,把她们打趴下。

    “这孩子大了我也老了,一辈子就这么过去,苏华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可得千万想清楚了!”韦韦用自己的切身体会劝导苏华,苏华摇了摇头,“我丢不下孩子。”

    “唉。”韦韦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苏华就像当年的自己,而自己就是苏华的镜子。

    手机响了,电话里卢经理火急火燎:“苏华,赶紧将昨天盖章的那份文件送到房管局,打车去,回来报销!”完了又补上一句,“回来就坐公共汽车吧。”

    苏华擦干眼泪,出租车司机是个女的,车经过一个棋牌室,苏华看门口停着很多辆出租车,“啊,这里出什么事了?”苏华好奇地问。

    女司机看都不看,“打牌哪,这些人的老婆都以为男人出去挣钱了,哪知道他们在牌桌上坐着哪,赢了就说是收入,输了就说今天运气不好没搭载到人。”

    “这些开棋牌室的人也真是的!”苏华想到的是这些始做蛹者。

    “利字当头,”女司机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儿,“她巴不得天天爆满哪!最受欢迎的是那些小三,平时没事就在来消磨时间,没日没夜地打(牌),出手还阔绰,但只要男人电话一来,牌一推就走!人家靠这个吃饭哪。”

    “那…老板娘没意见?”苏华很惊讶。

    “有什么意见,老板娘上去替她打,她每个月‘送’给棋牌室的不知道多少哪,这些钱哪来的,还不那些男人身上的,老板娘拎得清。”

    司机的话让苏华绝望了,活了三十年却被告知这世界上没有童话。

                                                                        (未完待续)

兔年大吉

TOP

人,无钱不成。可有了钱,真的是不好说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