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3---自闭症

办公室,韦韦站在楼上喊:“苏华电话!”苏华去财务科交物管费,手机忘带了。

    “喂,”苏华接起来,是婆婆:“舅舅60岁生日啊…5点半…我5点半才下班…”苏华迟疑着,韦韦摆摆手示意苏华早点走,苏华鼓了个嘴巴,“好吧。”

    “你舅舅啊?”韦韦问。

    “他舅舅,我舅舅还在外地哪!”苏华回答,“真不想去。”

    “去吧,人家都喊了就别摆身段了,再说你要不去,他兴许带那个小狐狸精去。”韦韦在旁边撺掇。

    “他敢,别说她现在回老家去了,就是她在只要他杨飞敢这样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苏华气呼呼地说。

    “你还能把他吃了!”韦韦笑。

    “哼哼,也许。”苏华意味深长地说。

    晚上人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了,苏华看见杨飞的表姐李静也来了,但不和苏华同桌,席间苏华回了几次头都没和她的目光对上,李静不是忙着和左右讲话,就是忙着给孩子喂饭,让苏华好不郁闷,只好一个人落寞地夹着菜,在杨飞所有的亲戚中,她和李静最对味,和杨飞每次吵架也都是李静在里面做好人,就在大家忙着敬酒的时候,李静挨过来了:“某人,最近怎么样啊。”

    “还能怎么样啊,糊着过呗。”苏华嘴上叹气,心里却高兴,李静还没把自己给忘了。

    “谁家不是这样,想开点。”李静劝,“现在钱也有了,日子不愁过。”

    苏华摇摇头:“我只想要一个爱我的人,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又犯傻了不是,”李静点了点苏华的额头,“别说傻话。”可苏华心里却在想,要怎么别人才能相信这是她的真心话?!

    “杨飞最近怎样?”李静问。

    “老样子!”苏华黯然。

    “再等等吧,也许年龄再长点就好了。”每个人都用这句话宽慰苏华,苏华苦笑,“我最近身体越来越差,我真的怕我等不到了。”

    “快过年了,说点吉利话!”其实李静也很心疼苏华,她知道苏华有今天都是被气出来的,“其实杨飞还算是不成熟的,要换了我们家那位肯定做的天衣无缝,还能让我知道!”苏华被她逗乐了,两人咬着耳朵不时吃吃地笑。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想,可是那些半夜叮咚叮咚响个不停的短信,那些杨飞挂掉不敢接的电话让人不气也难啊,”苏华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们家怎样?前段时间听你姨妈(也就是苏华的婆婆)说你们两口子吵架?”

    “别提了,反正苏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李静也表情严肃了。

    “至少你家那位没犯原则性错误。”苏华叹了口气,不是亲身经历过又怎能体会!

    “咦,杨飞怎么先走了?”李静问。

    “哦,有人请他吃饭赶场子哪!就是阿祥啊,和杨飞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个!”苏华的婆婆赶紧过来解释,经她这么一提苏华想起来了,曾经到家里来找过杨飞的。

    散了,苏华和李静约好改天聚聚。

    第二天公公过来和杨飞说点事:“杨飞,有烟吗?”

    “你是送人还是…?”杨飞问。

    “自己抽!”公公说,“几包就够了。”抬眼看见转角柜上拆封的软中华,“这个行吗?”

    “你全拿去吧,”杨飞笑,“假的。”

    “你怎么知道?”公公诧异。

    “抽不出来啊。”杨飞表情略带得意。

    “啊,谁送你的?”杨同海心想送人还送假的。

    “阿祥!”杨飞回答。

    “这小子,这么多年还这个德行,这么有钱还抠门,亏他干得出来。”公公很鄙视。

    “他啊,现在忙着生二胎!”杨飞点了一根烟,苏华象征性的在空中挥了挥手表示厌恶。

    “有两个钱就穷折腾,他第一个生的不是个男孩吗?难道还想再生个女孩?”公公也点了根烟,苏华就不好说什么了。

    “哪啊,第一个是男孩,但听阿祥自己说是自闭症,等于废人一个,现在到了上学年龄没一个学校肯收的。”杨飞感慨,“钱多有什么用。”

                                                            (未完待续)

自闭症是一种身体与生理障碍,不是一般人认为的心理病。根据国际在线于2005年底的文章报道引述,孤独症可能与超常智力拥有某种关系。就文章所说,孤独症可以使人更具创造力。文中又指出,一些名人诸如牛顿、爱因斯坦等都是孤独症患者,并引用某学者说,他们的孤独症可能归咎于他们的高智商。

TOP

孔雀近来作品多产哦。辛苦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