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6---有纪念意义

“高总高总。”卢经理拉开椅子请他入座,这个时候卢经理的气焰就低了。

    高总先撒了一圈烟,然后徐徐地吐了个烟圈:“一年已经结束了,目前市场形势还不错,新的一年的工作方向是…”总结性发言讲过以后,高总话锋一转:“今年的经营方向有所改变,要实现从服务型物业到创收型物业的转变,已经有这样的先例,有的物业公司做的好的还上市,今年就有一家深圳的上市公司到扬州来买地皮,搞房屋投资,那块地本来我们公司很有信心拿下来的,结果一哄抬价格上去了,我们就没有这个能力竞争了…”高总说出那块地皮的具体位置,苏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的事,那块地皮的位置就是苏老师曾经的家。

    会议结束,在众人眼巴巴的目光中,卢经理终于甩出了一句:“到我办公室来拿年终奖金和工资,一个一个来,韦韦先。”

    韦韦出来便喊了苏华的名字,苏华进去,卢经理拿出一个信封,苏华收下,签了字转身就走被卢经理喊住了:“苏华,”苏华站住了脚,“苏华你给我注意了,再这么下去,哼哼,”卢经理冷笑了两声:“年终奖给你都是照顾你的,看在你家庭这个情况的份上…”苏华头嗡的一声大了,不知道怎么出来的,连韦韦在她后面喊:“苏华,苏华,晚上聚餐啊?”她都没理。

    第二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晒各自拿了多少奖金,“苏华,你拿多少啊?”许师傅问。

    “2000,你哪?”苏华回答。

    “4500,韦韦哪?”许师傅把脸向韦韦。

    “我啊,比你多一点。”韦韦含蓄地笑,但究竟比许师傅多多少韦韦始终没有透露,这让三人的关系有了一丝的间隙,往年大家都直言不讳的,后来听说朱队长拿了7000,连刚来两个月的小赵都拿了1800,算下来苏华最少,而且是比别人差远了,苏华没吭声硬把这气给咽下了,新年值班表出来,年三十到初七放假,大家互相拜了个早年,第二天就散了。

    三十这天,苏华在家搞卫生,撩开窗帘,苏华和杨飞的结婚照“唰”一下跑到眼睛里了,苏华犹豫了一下,杨飞最近倒是天天在家,但苏华知道那都是暂时的,等那女的一回来指不定又走了,想了半天,苏华还是把结婚照又挂上了。叮呤呤,电话:“苏华,晚上和杨飞一起过来吃饭吧!”是婆婆,中国人过年讲的是团圆,是热闹,但苏华心里却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又要和杨飞做秀了,“好吧!”苏华勉强答应了,总得有人高兴啊,尽管没有人管自己高兴不高兴。

    中国人过年都这程序,吃团圆饭-看春晚-放烟花爆竹,苏华和杨飞各回各房间,苏华领着孩子睡,应了小沈阳的一句话:眼睛一闭一睁,年就过去了。初一的早上,苏华窝在床上,现在人都用短信代替了拜年,手指钦的瞬间这个程序就完成了,唯一的几个电话是打给父母、许师傅和韦韦的。

    “韦韦啊,新年好啊,祝你今年打牌场场赢,从年头赢到年尾。”苏华说。

    韦韦乐不可支,说她别的她不乐意,说她打牌赢钱可真说到她心里去了,“也祝你啊,能够早日幸福。”同样的,她也知道苏华需要的是什么。

    苏华电话打给许师傅:“许师傅,新年好啊。”

    “新年好新年好,拜年哪?”许师傅回答。

    “哪有人家跑啊,躺床上哪,睡懒觉!”苏华无奈地说。

    “我们也是啊,亲戚都在乡下,今天没地方去,就拉着你师娘来看房子!”许师傅的电话里传来劈里啪啦的爆竹声。

    “房子?什么房子?”苏华一头雾水。

    “我们拆迁的房子快砌好了,今儿反正没事做,就来看看,以后就要住这里啦。”许师傅愉快地说。放下电话,苏华感慨,如今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了,住进了商品房,左右邻居老死不相往来,大年初一看房子,倒不失为一种有意义的纪念方法。

                                                                       (未完待续)

加油!!

TOP

提读。问好孔雀!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