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7---错误

初二回娘家,杨飞倒是给了面子,虽然吃过饭就走了但这多少让苏华心理上得到些安慰,苏华把桌子搬到院子外面晒太阳,表姐表妹、堂姐堂哥、伯伯婶婶、姑姑姑夫围着磕瓜子,拉家常---农村过年都是这样。

    远远有人喊:“他大婶子,洗澡去啊?”

    婶婶想了想说:“今天才初二,浴室不一定开吧,还是年前洗的!”完了又感慨,“现在洗澡太贵了,去年5块,今年都涨成8块了,还是城里人好啊,家家弄个浴霸,在家洗不冷还省钱,多惬意啊。”

    堂姐趁机发话:“赶明儿拆迁了把房子好好装一下,咱也能像城里人那样舒舒服服享受了,对,厕所也要好好弄弄,你看这家家户户搭个茅房像什么样子,以后就是抽水马桶了,闻不到臭味,也不用担粪了。”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不说还好,一说就苏华就想上厕所了,起身向茅房走去,看见墙壁上印着小广告:专打拆迁家具吊顶,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呵,还有人专发拆迁的财。

    又坐下,听大伯说话,“隔壁村有个好佬,知道要征他们家那块地了,就提前把土给卖了…”

    “卖土不是犯法吗?”姑姑惊讶。

    “是犯法呀,这土能卖嘛,那是国家的,村里干部拿他也没办法,上门找他他玩失踪!”大伯说。

    “那他可发了。”姑夫一脸羡慕。

    “要你就干不出来,话说话回来,像他这种无赖有几个啊!”大伯送了顶高帽子给姑夫,姑夫自然很受用,大家都相互恭维着,过年嘛就是要说好话,说吉利话。

    苏华无聊起来,站起身抬眼看见大伯家的平房上加了半截墙,“大伯家砌房子了?”

    苏平抬了抬眼皮:“早就砌上了,后来村里不让盖就半拉子留在那了,看拆迁时怎么说吧。”

    “哦。”苏华看着那半截墙出神,窗户的位置都留出来了。

    太阳渐渐西移了,亲戚也都散了,一地的瓜子壳,母亲拿出扫帚簸箕,苏华突然伤感起来:“以后拆迁恐怕就没有这么热闹了。”

    “是啊。”母亲不再说话,午后的阳光突然变得很没劲,苏华看母亲用扫帚仔细挑出那些掉落在缝里的瓜子,头顶上刚好有一只喜鹊飞过。

    苏华推车准备回家,儿子疯玩去了,母亲说:“别找了,把他留这玩两天。”

    “不行。”苏华想都没想就回绝了,“寒假作业还没写好哪。”

    “也不差这两天,我做主了。”母亲看苏华还在犹豫,催她:“快走吧。”

    “不要了吧,我还是把他带走吧。”苏华骨子里挺倔的。

    “苏华你什么意思,我说让杨洋在这住两天你非不答应,怕我亏待他咋的?”母亲生气了,苏华赶紧打住:“那好那好,今晚就住下,明天我来接他回家。”苏华作出了让步一个人走了,推开自家的门,一屋子冷冷清清,杨飞没回来,儿子又不在家,这家都有点不像家了,苏华随便吃了一点就躺下了,想看电视遥控器又不会使,“悲哀啊,儿子不在连电视都不会开。”苏华自嘲,就有点怨了,屋外爆竹声声,热闹非凡,而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却被母亲给强留下…惊讶,苏华竟然连自己的母亲都恨上了。

    正百无聊赖,手机响了,一条短信:用小沈阳的话说“咱发短信不能在乎钱儿,我总觉得吧,人这一辈子就和发短信一样地,手一按一松一毛钱钱就没了嚎~手一按不松好几十毛钱就没了嚎~你说这都大过年了,你一条短信都不来,我还得搭一条,哎呀妈呀,你也太抠了,祝你新年快乐嚎,嘿嘿。短信是苏华的网友发来的,一个很好的小男孩,苏华会心一笑。

    “谢谢!”苏华回复他。

    “你在干吗?”小男孩问苏华。

    “无聊。”这确实是苏华现在的心情。

    “你去发广告传单吧,这样就不无聊了。”小男孩调侃。

    “也许是太空虚了。”苏华这样回答,空虚和无聊已经成了苏华的口头禅了。

    “男人就喜欢女人空虚,这样他们才有机可乘。”嘿,这小子看得还挺透的,苏华一边警觉自己的负面情绪,一边意识到把孩子放在妈妈那儿确实是个错误啊。

                                                                                (未完待续)

男人就喜欢女人空虚

TOP

瞧这个年过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