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59---重男轻女

到家丢下车钥匙,苏华就准备下楼打车了,就在这个时候苏华的手机响了:“露露啊,新年好!”

    “苏华你在家么?”露露问苏华。

    “在啊!”苏华回答。

    “那我到你家坐一下方便吗?”露露的语气让苏华觉出了不平常,苏华随即答应了:“来吧。”也就放弃了去妈妈家接儿子的想法。

    露露还是第一次来苏华家,所以苏华早早地就站在路边等了,连续开过去三辆出租车都不是,最后一辆犹疑着在苏华面前停下,苏华一眼认出了在车里付钱的就是露露。

    “今天怎么有空啊?”苏华打趣。

    “上去再说吧。”露露跟在苏华后面回了家,苏华掏出钥匙打开门,她进去东瞧瞧西看看确定家里没有人才一屁股坐下。

    “说吧。”苏华给露露倒了杯茶。

    “说什么?”露露还在装傻,苏华笑而不答,手捧着茶杯慢慢地喝着,眼睛看着露露。

    “好吧,我们吵架了,我想离婚。”露露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真的想好了?”苏华听露露说离婚又不是第一次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露露的身体跟筛糠似的,“你知道他干什么吗?他拿刀砍自己,要不是他弟弟及时把刀夺下来,真的要出事啊。”露露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拿出烟颤抖着手点上,苏华并没有制止,而是默默地拿来了烟缸。

    “又说要跳楼,要不是他妈死死的抱着他的腿,他可真跳了,”露露战战兢兢地吐出一口烟,“苏华,是真的,你没看他当时那样,几个人拦都拦不住,他爸爸上去拉他,被他一胳膊抡沙发上去好长时间才缓过气来,这样的人,我能跟他过一辈子吗?”

    “当初真是瞎了眼了。”露露又补了一句。

    “呵呵,如果当初知道,你我现在会这样吗?就是不知道哇!”苏华感慨,“露露,我也没什么好劝你的,想好了,真要离就好好离,别闹人家鸡飞狗跳的,这大过年的,人家父母也不容易。”

    “你以为我想啊,他在外面赌博,输了几十万,几十万啊,又不上班在家赖皮狗似的呆着,听我说要离婚他就发疯了,还说我们都瞧不起他,”露露两眼发直,“苏华,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当初他和女朋友都谈了八年了,硬被我给抢过来,亏心啊,他女朋友还是我好朋友哪,如今人家倒好了,找了个老公把她当宝贝似的,我哪,”露露狠狠地掐着烟屁股,“从她面前走过去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她在笑我,报应啊。”露露又拿起一支眼,点了几次都没点着,气得把打火机给摔了。

    “露露你也别想太多,别人过的也不一定都好只是她们不说而已。我能劝你的就是,要过就好好过,实在过不下去真要离婚也没什么,不是有个女作家说过吗,离婚就像一次截肢手术,会痛但是会活下来。”苏华的话说了等于没说,完全没有给露露任何实质性的建议,不过苏华知道,能作出决定的只有当事人自己,“你比我强,怎么说你妈还给了你一套房子哪。”苏华叹气。

    “这个确实,说起来我弟弟还是硬赖下来的,那会刚实行计划生育,还被罚了款哪,现在我妈能给我一套房子,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露露说得嘴干端起茶杯。

    “我弟弟也是啊,当时我爸爸是在厂里拿工资,说要降一级,还要扒房子,幸好我姨夫是生产队队长,象征性的扒了间牛棚了事,说到底还是重男轻女。”苏华忿忿不平。

                                                                 (未完待续)

辛苦了。

TOP

重男轻女可不应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