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0---蛋糕

正说着露露的电话响了:“妈。”看样子是露露的妈妈打来的,因为离得近,苏华都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你在哪?”露露妈妈问。

    “一个朋友家!”露露回答。

    “什么样的朋友?男的女的?”天下的母亲大概都是一样的。

    “朋友就朋友吧,你问那么多干吗?”孩子都讨厌家长这种问讯式的讲话。

    “好,那你现在回来,我有话说。”露露母亲态度很强硬。

    “有什么事啊?”露露跷着腿,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有什么事,”电话里露露的妈妈很生气,“人家把孩子都送来了!”

    “妞妞?他们怎么把妞妞送去了!”露露一改刚才洒脱的样子,“妞妞怎么样了?”

    “被你们吓都吓死了,你这个死丫头,赶快给我回来。”

    露露一听就急了,“妞妞哪,让她接电话,我要跟她讲话。”

    “她睡了,你什么时候来,我跟你爸等你。”露露的妈妈给她下最后通牒。

    “我不回去,”露露一狠心,“错又不在我。”

    “我们也没有怪你的意思,”露露的妈妈一看硬的不行来软的,“你先回来再说,不要把话落在人家嘴里。”

    “我有什么可给他说的,他又去告状了?”露露气上加气。

    “人家父母来的,就说希望你们能好好过日子,听话,你先回来,回来再说!”露露的妈妈听电话里半晌没动静又催促了一下,“你爸爸气着哪,你知道他身体不好,这会刚从床上起来站我旁边听哪,让他穿衣服又不肯。”

    “爸怎么不穿衣服啊,不穿衣服会受凉的。”露露急了。

   “你快回来,你爸说你今儿不回来他就一直等。”露露看妈妈说了狠话,也没辙了,但嘴上还是不甘示弱:“等一会。”

    挂上电话露露苦笑,一直在旁边不作声的苏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回去吗?”苏华问。

    “恩。”露露恩了一声算是回答,之后便沉默了,只听见房间的钟滴滴答答,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毫无征兆露露突然捂住脸哭了起来,苏华手忙脚乱地拿来餐巾纸,垂手站在旁边不知道如何劝慰才好,露露渐渐止住了哭声,眼睛红红的看着苏华,“苏华,你说我是不是不孝啊,当初我父母就看出来了,非不同意我和他结婚,是我,我跟我父母说,你们不要仿碍女儿的幸福,这个婚你们同意不同意我都要结,如今却又闹成这样,我真是没脸去见他们。”

    “别傻了,哪有父母真的生孩子的气的。”苏华在旁边好言相劝。

    “对了你和杨飞现在怎样?”露露话锋一转问起了苏华。

    “你都看到了,”苏华的家里冷冷清清,和过年的热闹气氛成明显的对比,“不过他最近倒是…”苏华苦笑:“…天天回家了。”

    “哦,”露露起身把香烟收进包里,“我走了。”

    “去哪?”

    “我妈妈家。”露露说。

    “有话好好说,别和父母吵。”苏华叮嘱,“我送你下楼。”

    “别送了。”露露客气。

    “反正我在家也没事。”苏华反身把门关上,冬天的晚上冷的要命,苏华和露露并排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就送到这吧。”露露站在院子门口。

    “送你上车吧,这边打不到车,得到马路上。”苏华坚持。露露拿出烟来又要点上,“少抽点吧,什么时候都别跟自己过不去。”

    “恩。”露露很顺从地把烟又放回去了,站在马路上,苏华一边留意来往的车辆,一边不放心地问:“真到你妈妈家?”话正说着露露电话响了,露露讲着电话坐进了出租车,在车窗里朝苏华挥了挥手,“有事给我打电话!”苏华冲出租车开的方向喊了一句,不知道露露听到没有。

    回去的路上,苏华吹着冷风,突然想起露露刚才问她的话,才猛然警醒,露露问她杨飞在不在家,是问她们家好不好住!露露的房子要三年以后才能拿到,就好比一块蛋糕,你可以尽情想象它的美味,却吃不到嘴里,这是一件令人多么痛苦的事啊。

                                                                       (未完待续)

支持!!

TOP

提读。辛苦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