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1---离婚

躺在床上,苏华辗转反侧,想起第一次和露露出去吃饭的情形,聊着聊着露露说:“我想抽支烟。”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苏华大惊失色。

    “就最近,觉得心里烦。”

    “这不太好吧,”苏华犹豫,“这是西餐厅,我还没看到有女的抽烟。”

    “那我去厕所。”露露站起身就走,留下苏华一个人不知所措,等了一小会露露还没来,苏华不放心,推开厕所门,露露正用手赶着空中的烟雾,一边又狠吸了一口,呛得自己直流眼泪。苏华默默地退了出来,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今天露露点烟的姿态熟练多了,但这从生涩到熟练中间经过了多少东西?“你真的能感同身受吗?”苏华这么问自己,“也许吧。”她又自己作答。

    杨飞是早晨才回来的,苏华正好拉着他去妈妈家接孩子,车走了一条新铺的道,路边是簇新的房子,“呀,这房子砌的可真漂亮。”苏华车里看见不禁赞叹。

    “哦,我哥他们的房子就在这!”

    “你哥买新房子了?”苏华惊讶。

    “不是,拆迁的!”杨飞回答。

    “拆迁?你哥哪来的房子拆迁啊?”

    杨飞自知说漏了嘴赶紧闭上嘴巴,那一瞬间,聪明的苏华就明白了。

    “他们可能是怕我知道以后心理不平衡,但我恨的却是他们有事不告诉我,根本没把我当一家人。”初七值班时苏华气愤地对韦韦说。

    “现在不是知道了吗,想开点。”韦韦觉得苏华有点小题大做。

    “不一样。”苏华兀自钻牛角尖,同时委屈地说:“其实婆婆刚给了一套房子我心里正感激哪,这一来…”

    “什么时候的事,没听你说啊。”韦韦很吃惊。

    “就前两天,来要了我和杨飞的身份证。”

    “那他哥那套是…?”韦韦想不明白。

    “杨飞爷爷的,我早该想到,婆婆拆迁有房子为什么爷爷拆迁的时候没有哪!”看韦韦不明白的样子,苏华补充道:“我婆婆和杨飞爷爷是一个厂的,宿舍分在一起。”

    “你知道了又能怎样?”韦韦冷笑。

    “不能怎样,就是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外人。”苏华很无奈。

    “苏华不是我说你,凡事别往深处想,难不成人家还要来找你商量。”韦韦对这个烦人的小妹妹已经失去了耐心。

    “他们就是都给他哥我也不能怎样,我要的只是他们把我当成一家人,凡事不要隐瞒大家共同商量,我要知情权。”苏华说。

    “可能吗?”韦韦冷笑。

    “不可能。”苏华自己回答。

    “那不结了,”韦韦劝苏华:“别老跟自己过不去。”

    苏华无限伤感:“原以为父母是最亲的人,到最后连一套房子都不肯给,而婆婆,吵闹了这么多年她却不动声色地把房子给我们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韦韦知道苏华为什么难受了。

    初八,正常上班。

    “许师傅,我今天有事要稍微早点走哪。”苏华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没事,过年嘛。”许师傅挺能理解的,“年轻人活动多。”

    “不是,婆婆说晚上请亲戚吃饭,喊我们早点过去。”苏华解释。

    “哦,那更要去。”

    苏华提前一个小时就走了,一家三口到达的时候婆婆正系着围裙忙得热火超天,亲戚朋友都没有来,电话响了,苏华从无聊的杂志里面抬起头看了看,没有接,婆婆擦了擦手,走到电话旁边,拿起听筒放在耳朵上,“恩,恩,什么…离婚了!”婆婆偷眼看了一下苏华,压低了声音,“我现在不方便讲电话,晚上打给你!”

                                                                       (未完待续)

TOP

唉,无语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