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2---非常恐惧

苏华继续把杂志翻的稀里哗啦,婆婆低头炒菜,杨飞忍不住说出了苏华最想问的话:“谁,谁离婚了?”

    婆婆犹豫了一下:“李静!”

    “啊,”苏华和杨飞同时叫了出来,“什么时候的事?”依旧是杨飞在问,苏华一言不发。

    “今天下午三点,已经办了,协议。”婆婆似乎不愿意多说,所以话中多有停顿。

    “是不是小倪外面有人了?”小倪是李静的丈夫。

    “没有,”婆婆将头摇的像泼浪鼓,“两人都没有。”同时又奇怪杨飞:“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要不然为什么闹离婚!”轮到杨飞奇怪了。

    “性格不和吧,两个人都犟…”婆婆感叹。

    “刚谁打电话来的?”杨飞问.

    “你外婆,嘘,等一下人来千万别说,你舅妈是个要脸的人。”婆婆赶紧叮嘱。

    “外婆怎么说的?”杨飞依旧穷追不舍。

    “也没怎么说,就刚一会能说什么啊。”婆婆一再不愿意提到像是怕苏华听见。

    “估计条件还行,不然李静不可能(离婚)。”杨飞断言。

    “孩子李静应该不会要,”婆婆猜测,“小倪可能把房子给李静了,不然没那么快。”婆婆长叹一声:“小倪也忒小气,这么多年从来没给李静买过一样东西,当然李静也不缺这么点,她每年开店那么多钱哪;李静也不好,在家从不做事,有了孩子就把你舅妈接去了,小倪一个月给你舅妈1000块钱,今年李静提了两个条件,一、生活费从1000提高到1500;二、每天晚上到李静的房里坐三十分钟,陪她说说话。小倪一句话就回死了:‘不可能。’两个人就谈崩了。”婆婆各打了一板子。

    “小倪也是,就在乎那500块钱啊,说起来还在政府工作呢,这第二条是什么意思?”杨飞忍不住好奇。

    “两人不睡一起很多年了!”婆婆压低声音,苏华心里苦笑,她和杨飞何尝不是。

    “等下人来千万别说啊!”婆婆不放心又叮嘱了一句。

    “知道知道,”杨飞不耐烦地说,“再怎么说这事都是女的吃亏,男的要找太容易了,找个外地的年轻的,哪怕就是养着给她点钱让她在家带带孩子、打扫打扫卫生,女的想再找个年龄相仿门当户对的,悬!”杨飞砸砸嘴:“现在就是这个社会。”杨飞的话让苏华联系到了自己,哦,你杨飞就是把我当保姆用啊,苏华一口气堵胸口了,假装起身寻孩子到楼下去了。

    孩子在书房里,苏华推开门惊讶地说:“你在家啊!”

    杨飞的嫂子点点头:“一直在。”这很符合她的个性,杨飞的嫂子是那种非常冷的人,苏华就没看过有什么事能激怒她的。

    孩子们出去玩滑板了,苏华在屋里走了几圈还是没忍住,“刚在楼上听妈讲,李静离婚了。”

    “是吗,妈怎么知道的?”杨飞的嫂子夏青问,依旧波澜不惊。

    “好象是外婆打电话来的。”苏华说。

    “我最近这段时间忙,还想着忙完了喊她出来聚聚…”夏青沉吟了一下,“要不要我们两个把她约出来…”

    夏青的话还没说完苏华就直往后退,“不要!”看见夏青错愕的表情苏华赶紧解释:“我怕这事,平时都是别人安慰我,现在让我去安慰别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这个时候我觉得还是不要去打扰她吧,人家都这样了,反正我不想打这个电话。”苏华说了一大堆理由,她也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对离婚这事非常恐惧。

    “吃饭了!”婆婆楼上喊,说话之间亲戚都到了,苏华和夏青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

                                                                                                  (未完待续)

别恐惧。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区区已经看着恐惧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