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6---比杨飞强

苏华转身走进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拿起手机给隔壁的杨飞发了条短信:“请你尽一个老公的义务。”听得那边房间手机响,然后是杨飞按手机的声音,“叮咚”,苏华打开一看,杨飞说:“我很累。”有什么碎裂的声音,苏华忍住眼泪回过去:“我们离名存实亡还远吗?”在冰凉的枕头上苏华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苏华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苏华赤脚在黑暗里走啊走,前面有张椅子,上面躺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苏华,那是你的孩子。”苏华将孩子抱起来无限温柔,她低头看怀里,孩子的脸粉粉的,嘴唇红嘟嘟的煞是可爱,众人都拥过来看,孩子的面容突然塌陷,“他死了。”众人惊恐地倒退,只剩苏华抱着冰冷的尸体,苏华喃喃地说:“希望没了。”

    苏华睡过头了,头也疼的厉害,坐在办公室回想昨晚的梦,苏华想这是不是一个隐喻,孩子代表苏华心中仅存的希望,孩子没了,希望也随之破灭。一天浑浑噩噩,晚上,苏华下班,儿子下来接她:“妈妈,爷爷奶奶来了。”推开门果然见两人在客厅说话:“妈,你们怎么来了?”

    “顺便从这经过就上来了。”公公回答。

    “苏平你知道吗?”婆婆神秘兮兮地说,“李静复婚了!”

    “真的?”苏华大跌眼镜。

    “这还是夏青的功劳,”婆婆面带骄傲,“她班都没上,又是找李静,又到小倪单位找小倪,两边说好话,好的是两人在外面都没有人,这就好劝一点了,小倪说‘我也不想离,不想孩子从小就失去母亲,’李静这边刚分开也难受的很,两边一说,哎,好了,小蔡昨天还给李静买了块手表,浪琴的,破天荒头一遭啊。”

    公公接上话茬:“小倪说要不是夏青他和李静可真分了,其实也不为事真分了多冤啊,小倪啊对夏青感激得不得了,说还是我们这家人好啊,别人听后不闻不问,躲都来不及谁出来多这个事啊。”苏华听罢是又高兴又羞愧,高兴得是李静两人又和好如初,羞愧的是自己什么也没做,婆婆走后她就迫不及待地打了个电话给李静,没接。

    一直到第二天苏华上班李静依然没回过来,苏华沉不住气了:“莫不是怪自己?”就按了条短信发过去:“某人,怎么不接我电话啊,没事离什么婚,被你吓死了,下次可不许这样了。”想想不妥,又把它改成:“某人,忙什么哪,打你电话又不接,你离婚我都没打电话真抱歉,昨天听妈说你们又复合了,下次可不许这样,害我们为你担心。”

    短信发出后不久,电话来了,苏华接起来,李静说:“昨天没看见你的电话。”

    苏华“哦”了一声,就问她怎么回事:“你不还劝我吗,怎么最后你给离了?“苏华纳闷。

    “唉,这不是一时冲动嘛,我提的条件他不答应我就火了,当然我也不是傻子,他把房子给我了,不然我才不会同意。”

    “真的?那小倪还是不错的,”苏华由衷的赞叹:“比杨飞强。”

                                                                                   (未完待续)

TOP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