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67---我帮你问问

“杨飞最近怎样?”李静问。

    虽然苏华有倾诉的欲望,但这时候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总归不好,她就含糊其词地说:“还行吧,对了,我听说是夏青到小倪单位找他…”

    “是的,”提到夏青李静的语气也不同了:“夏青把他约出来,没说两句一个大男人倒哭了,说他舍不得我,说想想我今后一个人就觉得可怜,我呸,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对我好过,这时候倒装上了,弄得夏青回头把我数落了一顿,她说人家小倪挺好的,说是我脾气太大,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家是个人,到别人面前又是个人…”这点真说到苏华心窝上了:“跟我们家那位一样,人前装样子,人后真面目就露出来了,我给说谁谁都不信。”

    “对,”李静说,“我就恨他这一点,表里不一。”李静是个爽快人,但碰上这样的阴招还真就无可奈何,“我想想算了,为了孩子,这两天没见着孩子,心里真就难受。”苏华想不到大大咧咧的李静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看来孩子真能改变一个母亲。

    “不过折腾一下也好,这两天是不同了,”李静说小倪,“没事就到我房里坐坐,还摸摸我的头,哎哟,”电话里李静一副很恶心的样子:“真让人受不了,我跟他说‘你还别动手动脚,你搞搞清楚,我们现在是非法同居,这房子现在是我的,我什么时候想把你赶出去就赶出去,’他又过来搂搂我肩膀:‘要搞成这样干什么?’…”

    苏华哈哈大笑:“你不是要这样吗,规定人家每天三十分钟,人家就来了。”

    “哎呀受不了受不了,”李静声音旋即又黯然,“终归舍不得孩子,我儿子说,‘妈妈,你真的要把我们赶出去吗,要是我走,我就把我喜欢的东西都带走,’我就逗他:‘你喜欢什么呀?’‘爸爸,妈妈!我把爸爸妈妈都带走。’”李静吸着鼻子,像快哭了,苏华赶紧打杈:“哎,那你们复婚了没有?”

    “没有!他倒是催着哪,我说还要再想想。”李静说。

    苏华急了:“还想什么啊,人家给个台阶就下吧,还拿捏。”

    “话不是这样说,”李静辩解,“他让我把房子再转到他名下,怎么可能哪,我才不上当好不容易到手的。”

    “那是该考虑一下,转成他的名字还有没有你的份哪?”苏华问。

    “就是不知道啊,要是找个懂的人问问就好了。”李静说。

    “我倒认识一个律师,我帮你问问啊,一会再跟你通电话。”苏华挂上电话翻开通讯录,上次她和杨飞闹矛盾的时候,朋友帮她介绍了一个律师,正好现在派上用场了:“徐律师您好,我想跟您咨询个事…”

    “请问你哪位?”徐律师问。苏华介绍了自己,徐律师恍然大悟:“你就是上次某某介绍的苏华吧。”

    “是的,”苏华转入正题,“我想跟您咨询件事。”

    “你说。”

    “我有个表姐前阵子协议离婚了,现在经人撮合想复婚,有个问题想请教您,就是离婚时男方将房子给了女方,现在男方提出复婚时将名字再改过来,这个可不可以哪?”苏华虚心请教,这方面不是专业人士还真不懂。

                                                                    (未完待续)

支持!

TOP

回复 2# 抛砖引玉

没说明白“支持”啥

TOP

回复 3# 行吟者


    支持她创作啊。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