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88---爷爷,我来看你了

杨洋一转身跑了,手里拿着个迷你播放器,一会放抽屉,一会又从抽屉里拿出来藏柜子里,苏华跟在他后面好奇:“你搞什么啊?”

    儿子一本正经地说:“我把我的播放器藏起来,万一被爸爸偷了去。”苏华心中霎时荒凉一片。

    第二天杨飞回来,杨洋理直气壮地问:“爸爸,你为什么把我们吃的花生偷到外面去?快说!”一副审问犯人的口气。

    杨飞一边看电视一边回了一句:“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苏华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放,两眼直视杨飞:“你再说一遍。”杨飞哆嗦了一下,没敢吱声。

    “我告你杨飞,以后你再敢把家里的东西拿外面去,我跟你没完。”苏华咬牙切齿,“有种你试试。”

    “知道了知道了。”杨飞很不耐烦,苏华心灰意冷。

    下午苏华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这个星期回不回来?”

    “不回去,约好了给杨飞的爷爷扫墓。”苏华说。

    “都有谁去啊?”苏华的母亲问。

    “我们一家,他哥一家,加上杨飞他爸爸,怕清明人多所以提前去。”苏华解释。

    “哦,那行。”苏华的母亲答应着,挂了电话。

    “你还给他爷爷扫墓啊?”韦韦很好奇。

    “恩,杨飞的爷爷以前一直是我照顾的,有感情。”苏华停下打字的手指,“我最后悔的是,那天没去抓爷爷的手,那时候爷爷已经昏迷了十多天,不吃不喝,相当于就是在等死,早上上班前我照例去看他,他还是没反应,光是大口大口喘气,我问临时请的护工‘爷爷怎么样了’,他说还是老样子,爷爷想是听见我的声音突然拗起了身子,手朝我伸过来,我想去,韦韦,我真的是想去握着他的手,但上班时间来不及了,护工说‘你快走吧,有我在没事’,九点多我接到电话说爷爷去了,那天假如我去握握他的手,去跟他说两句,我本该这样的,爷爷对我那么好…”苏华捏着纸巾哭的不能自已,“我知道他一定有话想对我说,我知道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苏华趴在桌上嚎啕大哭,韦韦过来抚着她的肩膀,安慰苏华:“爷爷会知道的。”

    “可是我不能原谅我自己。”苏华说。有人进来了,苏华赶紧擦掉眼泪。

    那天晚上苏华就梦见了爷爷,爷爷从生龙活虎到生病,跟放电影似的又演了一遍,到最后行将离别苏华泪流满面,这一哭就把苏华哭醒了,她兀自不能自已,在枕头上又嘤嘤地哭了好半天,一看时间:七点,想发个短信给杨飞,想想杨飞此时正睡在别人身边苏华就恨恨地作罢了。

    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杨飞的短信主动找上门来,“爸爸让你星期六扫墓时把车库里的纸钱和冥币带上。”

    苏华想不出有什么话要说的,就把爷爷这事给说了,“我昨晚梦见爷爷了,心里很难受。”

    “这没什么,我也经常梦见,只不过是个梦而已。”杨飞这个说的还有点像人话。

    星期六,苏华、杨飞、杨洋加上杨同海四人向墓园进发。

    一路上有卖纸钱、金箔的,有卖花的,苏华手将袋子抓得紧紧的,里面全是纸钱,还有即将烧给爷爷的冥币。

    杨飞的哥哥杨跃已经到了,站着等,夏青蹲着描墓碑上的字,墓前面放着个铁桶,是一会烧纸钱用的,等夏青描完后,大家按辈分大小磕了头就开始烧,夏青往桶里丢纸钱,苏华丢冥币,杨跃负责拿着棍子搅拌,杨飞无所事事。杨洋跑前跑后样子很兴奋,突然安静地坐在一边,继而抽泣起来,“怎么了怎么了,小乖乖?”苏华问。“我想老祖了。”杨洋拿袖子把自己的脸擦成了小花猫。

    “嘿嘿嘿。”杨飞不哄反笑了起来。

    苏华心里挺安慰,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一点儿不像杨飞那么冷血。纸钱烧完杨跃一家就先走了,杨飞领着孩子跟在后面,苏华和杨同海低低地说了一声:“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听见一行脚步声走远,苏华扑通往墓前一跪:“爷爷,我来看你了。”

                                                                   (未完待续)

电脑太卡了。我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别太得意的睡觉不着啊.哈哈。

TOP

真个“清明时节雨纷纷”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