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拆迁90---欲言又止

韦韦不在办公室,最近她总是很忙,苏华抓了个空,问:“韦韦,你最近忙什么啊?”

    “我妈家装潢,你说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回去行吗?”韦韦说。

    “你妈家装潢了?”苏华无比讶异,要知道在农村,没有什么大事一般不会装潢房子,通常都是谁家结婚啦,或是翻建,所以苏华很纳闷,“莫不是你们那儿也要拆迁了吧?”

    “还真是,”韦韦笑,“被你猜中了!”

    “真的?!”苏华想不到竟然被自己说中,她随即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房子有你的吗?”

    “别提了,”韦韦一脸沮丧,“我知道没我的,但家里装潢了姑娘不帮忙行吗,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我帮家里搬了几块砖头,村里人看见了就开玩笑‘姑娘这么卖力,是不是想要房子啊 ’,我妈回得更好,‘我家韦韦姿态高呢,她自己说不要’,从头到尾没听他们提过房子一个字,一张口就说我不要,就是没我的份好歹还做个形式啊,问都没问。”韦韦非常生气,“感情好又怎么样,小时候我弟弟和我多好呀,这个时候指望他站出来说一句,缩后面去了!到这个份上人人都自私了,房子全给他多好啊,我呢,一个人离婚还带个孩子,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为我考虑考虑。”

    “农村的这个重男轻女的思想真是害死人。”苏华深有同感。

    “难做人,做人难啊,家里忙成这样做女儿的不回去不行,回去帮忙又疑心我要房子,难哪。”韦韦长叹。

    一个拆迁冷了多少人的心?!

    “不提这些事了,提了就闹心,”苏华翻翻日历,“哎呀,今天居然是我儿子的生日,晚上带他出去庆祝庆祝。”

    “真的!”韦韦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了,“恩,晚上叫上杨飞,一家人一起出去吃个饭。”

    “提他干吗?”苏华的脸立刻由晴朗变为阴霾。

    “傻瓜,平时没有借口,今天正好是个机会。”韦韦说。

    “韦姐你还不知道我,”苏华气极,“我是不看到他还好,看到了就一肚子火。”

    “你呀,就是实心眼,别人都知道把他绑在身边,你倒好,还往外推,听姐的话打电话喊他一起出去吃个饭,你就是不为你自己还得为孩子啊,孩子就不想有个爸爸,一家三口甜甜蜜蜜的。”韦韦劝苏华。

    “韦姐,你说的我都懂,关键是…”苏华觉得难以启齿,“每次他出去第一句话就是‘我没带皮夹’,大到吃饭,小到一瓶矿泉水都要我付钱…”

    “啊!”这下韦韦觉得真不好说什么了,她很没底气地劝苏华,“算了,就当为孩子。”

    苏华想了想还是给杨飞打了电话,等她电话放下韦韦关心地问:“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白吃白喝他会不去!”苏华没好气地说。

    晚上约在一家火锅店,服务员把菜单递给苏华,苏华礼貌地转给了杨飞,杨飞老实不客气,说了一连串的菜名,苏华皱了皱眉头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打坐下起杨飞就开始挑刺,从环境到菜的口味,苏华一直隐忍着不发,杨飞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大汗淋漓,许是吃的太快,杨飞脱掉了外套,苏华朝杨飞看了好几次,欲言又止。

                                                                                          (未完待续)

欲拒还迎!!

TOP

调料貌似增添的过少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