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爱情最美,个人首推沈从文,以为三三是下底上最幸福的女子,古往今来,追求幸福者如过江之鲫,而能得又能将幸福实实在在的握在手上的,几人?最近在看《西南联大的爱情往事》,感受那个炮火纷飞的时代,感受文人的铮铮傲骨,更兼乱世涌动的才子名媛的情事,民国,真是一个盛产故事的年代。

    故事的开始就非常戏剧化,只有小学文凭却被聘为大学讲师的沈从文狂热的爱上了校花张允和,一个是从湘西大山走出来的年轻人,一个系出生名门的大家闺秀,全然两个世界的人,可民国是怎样的时代哪?一个新旧交替的年代,一个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年代。

    一封封热情火辣的情书狂风暴雨般地向张允和席卷而来,沈从文在信里写道:“三三,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美丽......”而张的反应很冷淡,不仅一封未回,还带着一沓子情书去见了校长胡适。面对一封封可以当作美文来读的情书,连胡适都忍不住替沈从文说话:“他顽固地爱着你。”张兆和倔强地回答:“我顽固地不爱他。”

    还是沈从文胜了,顽固的张兆和被他的热情所融化,在最后征求张父的意见时,沈从文对张兆和说:“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父极开通,在他欣然认可之后,沈从文接到了张兆和的电报:“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于是便有了湘西水路上沈从文给新婚妻子写的那几十封信,信中说:“___梦里来找我吧,我的船是黄色的,船主的名字叫做"童松柏",桃源县人.尽管从梦里赶来,沿了我画的小堤一直向西走,沿河的船虽万万千千,我的船你自然会认识的.这地方狗并不咬人,不必在梦里为狗惊吓.___为了只想同你说话,我便钻进被盖中去,闭着眼睛.你瞧,这小船多好!你听,水声多幽雅!你听,船那么轧轧响着,它在说话!它说:"两个人尽管说笑,不必担心那掌舵人.他的职务在看水,他忙着."船真轧轧地响着.可是我如今同谁说去?我不高兴!___三三,我今天离开你一个礼拜了.日子在旅行人看来真是不快,因为这一个礼拜来,我不为车子所苦,不为寒冷所苦,不为饮食马虎所苦,可是想你可太苦了.”

    其时天寒地冻,水上不能行船,船停在曾家河,这一夜沈从文睡的不好,被冻得多次醒来,无法正常入睡之后他擦亮火柴,一次又一次地看时钟,想到不长的假期将要因此被一点点耗掉,心里无比焦急---在途中耽搁的时间越多,在家的时间就会相应的减少,情急之下,他买了几斤鱼,和水手们沟通感情,“这几斤鱼把船弄活动了”,文中的沈从文是如此的小孩心性,而这些书信后来被汇编成集,就是《湘西书简》。因张兆和在家中排行老三,所以沈从文称其三三,或三姐,而张兆和喊沈从文二哥。

    据张兆和的二姐后来回忆,她有次去看望沈从文:“沈二哥说:‘莫走,二姐,你看!’,他从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掏出一封皱头皱脑的信,又像哭又像笑对我说,‘这是三姐(张兆和)给我的第一封信。’他把信举起来,面色十分羞涩而温柔。我说:‘我能看看吗?’沈二哥把信放下来。又像给我又像不给我,把信放在胸前温一下,并没有给我,又把信塞在口袋里,这手抓紧了信再也出不来了。我想,我真傻,怎么看人家情书哪,我正望着他好笑。忽然沈二哥说:‘三姐的第一封信---第一封。’说着就吸溜吸溜哭起来,快七十岁的老头儿像一个小孩子哭得又伤心又快乐。”这事过了没多久,沈从文去世了。

    我们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痴情的男子,他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无论二人中间产生了多少隔阂、猜忌,甚至连三三都怀疑两人相伴一生究竟是幸抑或不幸,可他留给我们的那些美丽的文字,那些美丽文字中倾注的真挚感情终究不会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湮灭,它们历久弥香,让人感叹、着迷。

张兆和还是张允和????!

TOP

爱情,的确最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