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蜗牛小姐20---张姨

“一点豆角,还有点青菜和几条黄瓜,反正也吃不掉,与其老在地里,不如拿去卖了。”蜗牛小姐从电话中都能听出妈妈开心的心情。

    蜗牛小姐不由地想起来回家路上的喇叭声:“十元五斤,十元五斤。”但她不敢说,不想母亲的这点快乐再失去,“那你也不要这么晚啊,你看天都黑了,还有人买菜?”

    “嘿嘿,”妈妈干笑了两声,“这卖菜哪有这么巧啊,就剩一把青菜没人买,拿回家又舍不得,一直等到现在,终于卖完了。”妈妈如释重负。

    “以后别等了,实在卖不完就拿回家自己吃。”蜗牛小姐嘴上说,她也知道妈妈是不会听的。她还想跟妈妈讲早上假 币的事,但张了张口,没有说出来。关于调动的事更不会讲了,妈妈肯定不会同意,她是这样的母亲,只想自己的孩子安份地围在自己身边。于是蜗牛小姐很潦草地结束了谈话:“我要做饭了,你也赶紧吃饭吧。”那边妈妈啊啊的应着,“什么时候再回来啊。”电话里妈妈又问了一句,蜗牛小姐已经收了线。

    随便吃了点什么,蜗牛小姐还是觉得堵的慌,就拨通了阿远的电话,“在哪哪?”

    “和几个朋友喝茶,你要不要过来?”

    “好啊,什么地方?”

    “老步行街第一个叉路口左转,叫闲云工作室,我们就在那儿。”

    “好的,我一会就到。”蜗牛小姐说着,便开始穿鞋。

    晚上还带着一点点的凉,蜗牛小姐在开满车灯的海洋中,方觉自己每天宅的太深了,其实在城市里,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啊。

    地方很好找,蜗牛小姐将车停在门口,推门进去,里面不大,一眼就望到了头,中间摆着一张四方桌,有几个人围坐着,“蜗牛,你来了啊。”其中一人站起身来,正是阿远。

    “什么蜗牛啊?”众人不解。

    “哦,喊惯了。”阿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来,我跟大家介绍下,这是我朋友,姓夏,夏青。”

    “大家叫我小夏就好了。”蜗牛小姐腼腆地说。

    “不是叫蜗牛嘛!”其中之一大声地说了句,蜗牛小姐向他望去,看见了一张偶像剧上的脸,嘴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地笑容,若是丽丽在肯定会花痴地说:“太帅了。”“这是李明。”阿远拍了这位说话的肩膀一下,“典型的暴发户啊,这工作室就是他的。”

    “什么暴发户,说的我跟土财主似的。”李明酸了阿远一句,自己也不由地笑了。

    “就你这孩子最贫。”一个女性悦耳的嗓音让蜗牛小姐不由得循声望去,她看到一位五六十岁左右的女性(蜗牛小姐最不擅长的就是看人的年龄,所以她通常会将时间段放的很宽),梳着齐耳短发,穿深红色的旗袍,立领,领下栓着一对琵琶扣,外披一件月牙白的对襟开衫,她伸出手来,翘着小指端起一杯茶,白净的手臂上套着个水汪汪的镯子,蜗牛小姐从未看过人老了还如此好看,不由地看呆了。

    “这是我姨妈,姓张,你叫她张姨就好了,”阿远为蜗牛小姐介绍。

    “张姨!”蜗牛小姐乖乖地喊了声。

    “把我都喊老了,直接叫我的名字我最喜欢,”张姨拉过蜗牛小姐的手,“来,坐在我旁边。”蜗牛小姐乖乖得坐下。“就叫我张玲。”张姨说,蜗牛小姐哪敢喊,她便抬起眼望着阿远。

    “张姨就是个老顽童。”不光李明这么说,大家都点头认同。“看来张姨平时经常和他们在一起,”蜗牛小姐心里这么想着。

                                                                                                                           (未完待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