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凌晨的五点三十分雪花肆虐
站在窗口,听着雪落的声音
回首心酸的过往,碌碌无为
不会阿谀奉承,不会溜须拍马
不会阳奉阴违,不会随波逐流
数年如一日,无所作为
黑夜问我,你除了写诗你还会什么?
是啊,这个缥缈的梦想
经历多少的讽刺与践踏
有人对我说,低下你的头颅
学会顺从
又有人对我说,放弃你的梦想
学会适应
我说,我的头颅只会低给感恩,正义,真理
我的梦想,坚硬的可以矗立,柔韧的可以弯曲

返回列表